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Falling (3)

*王的研究纯粹是胡扯的。

——

3.

 

“我们俩就这一辆车。”

等到了大家放摩托车的地方,王杰希才发现喻文州让他一定要把车骑过来是因为确实不够。徐景熙不会骑摩托车,于是宋晓带着他。然后黄少天要带卢瀚文。郑轩倒是一个人,但是如果王杰希和喻文州都没车骑的话就不好办了。

 

“你技术好么?”王杰希拿着头盔有些怀疑地望着喻文州。

“呃……”喻文州迟疑,“两轮的和四轮的技术差不多。”

“那我来吧。”王杰希想起今早喻文州的那一脚油门,此时很是干脆,长腿一跨就坐在了前面。喻文州似乎也没被他这种明显的态度打击到,自然地上了车,却被王杰希转头将头盔罩在了头上。

“你戴吧?”喻文州连忙去卸那个头盔。

“不用,我技术好得很,保证没事。”王杰希笑道:“我嫌戴着闷。”

 

摩托车嗡一声启动,王杰希加速前喊喻文州最好还是抱着自己,随即就感觉到身后那人毫无芥蒂地贴了上来,一双手臂也牢牢圈住了他的腰。

王杰希身体的血液很不争气地就想往身下聚,他一时很想问喻文州是不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抱一个基佬,但终究还是没好意思问出口。

 

王杰希一路平稳却也风驰电掣的带着喻文州回了宾馆。路上行到少人的街道,不知怎地兴致来了还让喻文州抓紧他表演了几个飘逸的提速过弯。喻文州贴在他背上,一贯温温的声音夹了兴奋“诶诶”地笑着叫唤,搞得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得比在美国参加一些业余级别比赛时还要快。

 

“很帅气。”最后几人都将车骑到宾馆的后门放进了停车区。喻文州从后座跳下,将头盔挂到车把手上后很是真心实意地称赞王杰希,“要是我带你的话,可能这会儿还在半路。”

 

“不会的。”王杰希拨了拨自己的刘海,“我早就会让你靠边停车了。”

 

两人说说笑笑回了房间,一开门就看到王杰希的一堆东西还摊在地上没收拾。喻文州踮着脚尖跳方格一样越过那堆小仪器和标本袋,坐到自己的床上就开始扒身上那件沾满了烤肉味的短袖。

王杰希正坐在地上整理着东西,抬头想跟喻文州说话,就看到那人跟住在大学寝室似的毫无防备,半身赤裸着双手已经拉着自己的裤腰,眼看马上就要脱裤子。

 

“等等!”王杰希连忙喊。

“怎么?”喻文州困惑,不过他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于是从一旁抄起浴衣挂在臂弯,笑道,“忘了忘了,让你为难了。”

“我不为难的。”王杰希原本还有点尴尬,此时看喻文州很不在意的样子,跟着就调侃上了,“你要不介意我看,你可以继续脱啊。”

 

王杰希趁着喻文州洗澡的功夫,把自己乱了一天的行李总算收拾好了。等他自己也冲掉一身烤肉和木炭灰味儿,裹着浴巾头发滴着水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喻文州脸上挂着一张面膜,正靠在床头上记着什么。

 

“你还补水啊?”王杰希看着那被白白一张面膜贴着脸的人道,“现在的直男们这么与时俱进了么?”

喻文州似乎是想笑,因为那张绷紧的面膜很快出现了几道褶子,不方便说话只得含混道:“是美白。”

“……”

王杰希简直要笑出声来,估计“为时已晚”的表情已经直白挂在了脸上,因为喻文州很快又道:“别笑,我白回去很快的。”

“是么?”王杰希有点不相信,在他的认知里,晒黑成喻文州这样的,很难再补救回来了。

“体质原因吧,每年夏天休假回国宅在家里就会白回好几个度。”喻文州道,“大约是天生丽质。”

 

“有照片么?”王杰希突然好奇,“你没这么黑时候的样子。”

“呃……”喻文州想了想,从枕头边掏出手机,“可能没有这几年的,我很少拍照。”

“诶!有叶修前阵子发给我的。”喻文州像是翻到了什么,自己的语气也很是怀念,“要看么?”

王杰希点头接过喻文州递来的手机,就见屏幕上似乎是他们比赛之后,叶修那个混球也一身正装,胳膊搂着一个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却赫然是学生时期的喻文州。贴身的黑色西装和浅蓝领带,将明明还有几分稚气的男人衬得格外优雅。不知道是不是学生期较闲的缘故,那时候喻文州到看着没现在这么单薄,不过眉宇之间也没有此时那么浓重的学者书卷气。

 

“挺帅。”王杰希笑着递回手机道,“不敢看了,要心动。”

“嘿嘿,”喻文州好像也不介意王杰希这样说,面膜盖着他也看不到表情,笑声中倒有些被同性认可后的悠悠自满,“那时候追我的人很多。”

王杰希一听这话,没忍住接着贫:“有男生么?”

“有,可多了。”喻文州道,语气听不出真假,“你小心点,别被我迷住了。”

“呵呵。”王杰希在这等挑衅面前丝毫不落下风,把没干的头发左右一甩笑道,“是你别弯了才对。”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会儿嘴,喻文州忍不住要说话,于是一张面膜全皱了也就没再敷,揭下来后倒是从床头柜里摸了摸,架起了一副半金框的眼镜。王杰希伏在一旁的桌子上写自己的考察计划,思考间一抬头,看见带了眼镜的喻文州,那本就浓重的斯文气息此时过了头,森森然透出了点斯文败类的倾向,不由噗地笑了一声。

 

“怎么?”喻文州抬头,那眼镜片还闪着光。

“老花了么?学问家。”王杰希笑问。

“远视。”喻文州有点调皮道,“所以你平时离我远点,要不我看不太清。”

 

王杰希也不是来旅游的,埋头到文献资料和他先前的一些笔记里就是一个多小时没抬头,后来隐约听到身后喻文州轻悄悄起来转了一圈,发出了些不满的声响,而后就是一阵清香传了过来。这味道王杰希倒很是熟悉,花露水嘛,果然他回头就看见喻文州手伸在后背上蹭着,一脸无可奈何。

 

“被蚊子叮了?”王杰希关心道。

“不知道,感觉不仅仅是蚊子。”喻文州道,“刚只是痒,这会儿还有点疼了。”

 

王杰希野外考察,对付这些问题自然是专家。东南亚气候潮湿植被茂密,昆虫种类多到王杰希他们的对门实验室提起来都会学术的热血不住沸腾。王杰希估计着喻文州是被什么有毒的小虫咬了,于是连忙凑了过去。

 

“能让我看看么?”王杰希还是客气了一番。

喻文州此时还披着浴袍,估计里面也是一丝不挂的,即使没有那方面意思,王杰希多少也会觉得有些逾越。

没想到喻文州听了他的话连连点头,转过身就将浴袍往下一扯,露出曲线漂亮的一整片脊背。他脖子上挂着条红线,不知拴着什么。白色的浴袍挂在没有赘肉的腰间,少被日晒的皮肤明显白皙而细腻,遮了一半的腰线让王杰希这个天生基佬简直有种看GV前戏的感觉。

王杰希一边告诫自己将视线聚在喻文州右背鼓起的一处小包上,一边无奈道:“我学过自由搏击哦。”

 

“所以?”喻文州笑得似乎也没什么禁忌。

“所以您长点心吧,我要是起什么歹念,你肯定跑不掉的。”王杰希慢慢说着,手指就去按喻文州背上的那个小包。

“胀痛还是刺痛?”他按着中间问,“旁边红的这片也疼么?”

“胀。”喻文州道,“旁边痒,不疼。”

 

“看起来没什么事。”王杰希道,跑到一边从箱子里翻出一管药膏,用纸巾沾水把喻文州先前蹭上去的花露水擦了,然后用指尖涂了一点自己的药膏上去,“就是普通有点毒性的虫子咬了,看起来也没过敏。帮你上了点药,观察看看。只要一会儿不扩散不加重就一点事儿没有。”

“谢谢王大夫。”喻文州一脸真诚回头。

“这管送你了。”王杰希没理喻文州,倒是把刚拿的药膏放在他床头,“我们实验室人手一箱的灵丹妙药,专治各类叮咬。”

 

“是专业设备了。”喻文州拿着那管子仔细看,一边把浴衣套了回去,末了又随口问道,“我都没问王大夫来这边是做什么考察的。”

 

王杰希看着文质彬彬的男人,露出一副“你真要问?”的表情,而后一脸木然缓缓道:“做野生豆科金花车梨生长环境对花粉萌发和花粉管生长的影响因素分析,比对植物根茎叶花果的性状甚至花粉粒所含基因序列,与我在美国的先期研究相结合,找出人工培育物种的改良方案。”

 

“……呃”,喻文州显然有点懵,不过很快耸肩坦白,“果然听不懂。”

“那研究目的是什么呢?”喻文州作为科研人员的好奇心却是挡不住,职业病上来了就要问人家研究目的和意义,“能不能讲简单点?”

“就是怎么让这种树,长得更快,活得更久,木质更好。”王杰希笑道,“最后能,卖得更贵。”

“哦!秒懂。”喻文州极其配合地做出了然的夸张表情,“就是觉得最后一项似乎是唬我的。”

“直觉很准。”王杰希低低笑道,“不愧是‘直’男。”

——

参考文献:

刘峻蓉. 云南优良红色梨授粉品种选配的研究[D].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04.

评论(5)
热度(164)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