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魏喻魏】仲夏夜 (也许是上)

* cp很淡,太难写了,瞎jb写。

——————————————————————————


“叶神。”

叶修刚结束早间的训练,在兴欣战队各人的电脑边巡视了一圈,回自己显示屏前一坐下,就看到一条消息。

职业圈里叫他叶神的人不少,但是他qq常年免打扰,叫他叶神还有消息提示的就不多了。叶修瞟了一眼对话框。


索克萨尔。喻文州。


喻文州那边没有下一句,但是叶修却挺清楚自己这个后辈想说什么,他甚至知道喻文州那个句号之后的沉默不是因为有别的事岔开没来得及继续打字。

新一期的《电子竞技周报》还摊在一边,关于兴欣的报道虽然所占篇幅不大但是信息量足够,喻文州卡在这个时间点上突然私聊他,所指向的话题内容不言而喻。


叶修正要懂装不懂问句怎么了,就看到那边变成了正在输入。于是他等了一下,那边的输入停下,对话框上又变成了索克萨尔这个名字,然后继续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叶修笑了笑,弹烟灰的手正好碰到也凑过来灭烟的另一只手,他瞄了眼那人的显示屏,术士角色正停在一处他们研究好的练习跳跃的地形上。

叶修回头看他刚打开的对话框,那句叶神孤零零的还飘着,对面还显示正在输入。

叶修有些无可奈何,喻文州绝对不是欠缺语言表达能力的人,此时居然来来回回的一句话斟酌多久了?叶修正想着要不要嘲讽一句对方的手速,就见对话框终于多了一行字——


“能让我见见魏队么?”


简简单单八个字,居然让职业圈左右逢源的现任蓝雨队长思考再三,叶修斜眼看了正叼着烟噼里啪啦不知道干什么的魏琛一眼,心想这人也真是挺厉害的。


“你直接问他呗,要手机号么?”叶修回道。

那边这次却回复的迅速多了。

“魏队恐怕不想见我,我想今天直接过去。”

“过来H市?容我提醒你今晚蓝雨还有比赛。”叶修有些惊讶。

“比赛完的机票,明天就回来。”那边打字,停顿了一会儿又打出一句:

“叶神,拜托了。”


叶修一阵头大。喻文州的人情啊,他还真不想欠。随手查了一下荣耀职业联盟的赛程表,蓝雨下轮的对手是明青战队,确实也没什么压力,而再往后则是好几轮与强队的比赛,恐怕喻文州身为队长也不能这样擅自离队。叶修掂量了一下,其实他对喻文州和魏琛的关系也没多少了解,但是就有限的信息来讲无非是些战队传承上的纠葛,说穿了也是蓝雨的自家私事,


叶修和喻文州关系是很不错的,于是他思索了一下还是回复道:

“行吧,你到了来嘉世俱乐部对面的兴欣网吧找我。我和前台打个招呼。”

“你到了估计也很晚,就别订酒店了,我跟老板娘说一声,这边有空房收拾一间给你就是了。”

叶修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


“谢谢,麻烦叶神了。”喻文州在那边客客气气的回复着。


于是当天晚上,例行的训练结束后吃完饭,叶修将陈果拉到一边。

“老板娘,晚上收拾一间房出来行么?”叶修说道:“我有个朋友要来。”

“谁呀?”陈果很是随意的问了一句。

“哦,喻文州。”叶修道。

“什……!”陈果的惊呼被叶修挡住,她也是聪明人,眼神立刻就往魏琛那边看。

“就住一晚,明天就回去。”叶修还是简单的交代着。

 

叶修饭后就没跟着大伙回上林苑,久违的在兴欣网吧里随便找了台机器上着网,等到十点多才在收银台接到带着口罩斜背着双肩包,胡乱套着一件黄色卫衣的现任蓝雨队长。

“至于么?还要打扮的像个十六岁的小少年。你以为老魏能吃你这套?”叶修看着面前人与平时差别极大的装束简直要愣住。

“走得急没时间回俱乐部,卫衣还得亏是少天带了一件,要不我就穿着蓝雨队服来了。”

喻文州的声音在口罩后一贯的温软平和。

“少天为什么不跟你一起来?”叶修无所事事的问着。

“他嘛……”喻文州只是轻叹了一声,就又抬着那双乌黑的眼睛望着叶修,没了下文。

 

叶修倒也不想多问,领着一路无话的人到了上林苑,在自己房门口敲着门,就听到里面大嗓门的一句:“谁啊?抢boss呢!门没锁自己进。”

叶修无奈看了眼身旁神情平静的后辈一眼,也扬声道:“老魏,你出来,有人找你。”

 

“能有什么人找我,还非要……”魏琛的声音颇为不耐烦的刺啦啦响起,随后是座椅挪动的声响和越来越靠近门的脚步声。

 

“谁呀?”房门打开,魏琛叼着根烟探出那张一贯胡子拉碴的脸来,一眼看到叶修身后跟着个小年轻,即使口罩遮了半张脸,那眉目神情却都有些熟悉。

 

“魏队。”喻文州摘下口罩,轻声道:“是我。”

 

魏琛整个人明显一怔,迅速看向叶修,后者递来一个不关我事的推脱神色。

三人间的空气瞬间凝固起来,魏琛脸上的惊讶神色还未褪去,眉头稍皱了皱,语气倒是先稳了下来。

“比赛刚打,没复盘队长就溜出来玩儿,蓝雨现在就是这样管理俱乐部的么?”

再没看喻文州一眼,魏琛转身进了房间,将手上的烟狠狠灭在烟灰缸里,然后默不做声的开了窗通起风来。

 

“我就想,来看看魏队。”喻文州倒是以他一贯平和的语气开了口,内容却很是诚实,如同他还是面对战队队长的那个十六岁少年:“不是溜出来玩。”

 

魏琛还是没理他,倒是一把扯过正一脸看好戏神情的叶修按在他的座位上,狠狠道:“帮我把这个boss抢了,术士会玩么?”

 

“勉强比你们俩加起来差那么一点。”叶修吐着他该吐的垃圾话,收获了魏琛一连串的滚。

 

喻文州在一旁跟着笑,笑声不大也不尖锐,听起来就像蓝雨发布会上时一样克制,但那里面的乐趣是饱满的,裹着独属于这人的温雅,他是真的开心。

 

魏琛倒是有些烦躁,听着喻文州的笑声,盯着那人,这小鬼和他印象里相差无几却又千差万别。

他记忆里活生生的喻文州是沉默而有些冰冷的,那不怎么符合年龄的稳重背后是眼角眉梢都堆满的锐利和坚韧,但是他又有些恍然,其实他对喻文州的印象能有多深呢?二人对战之前,他几乎没怎么留意过这位未来的蓝雨队长,而他们比赛之后,魏琛的脑海里就只有最后喻文州向他鞠躬后抬头时的那个眼神,不卑不亢却狂热而炽烈。

 

到了后来,他留意蓝雨的比赛时,从各种电子屏幕上看到的喻文州,早就是温润如玉沉着冷静的蓝雨基石了,举止优雅得体的与他期望中想要培养起的那个蓝雨队长分毫不差,少年的锐气和掩不住的疯狂早不知藏到了何处,只有眼底的坚定仍然不改当初。

 

“走吧,”魏琛在心底叹了口气,将口袋里的烟盒跟打火机随手丢到了桌上,扫了喻文州一眼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门:“比赛完没来得及吃饭吧?请你吃个夜宵去。”

 

喻文州看着那背影抿深了嘴角,偷偷将魏琛扔下的烟盒装了,和正操纵着迎风布阵抢boss的叶修告了别,就疾走了几步追上了那等在楼梯边的身影。

 

---

 

“想吃什么,随便点。”

魏琛领着喻文州去了他们兴欣常吃夜宵的一处小店,抓了店里脏兮兮的菜单就扔到了喻文州面前。

 

这小店离兴欣很近,但对于两个沉默的人来说还是显得远了。H市的初秋虽然白天里还有些热,但下了几场雨后,夜晚先一步凉了下来。大城市的晚上也依然嘈杂繁忙,一路上魏琛双手插着兜踩着路灯的光走在前面,喻文州就跟在他身后,也不说话,就看着身前人的影子随着光线的变化拉长又缩短。

 

“想什么呢?赶紧点菜。”魏琛伸手在喻文州眼前晃着。

“那就西红柿炒鸡蛋和青菜豆腐汤吧。”喻文州回了神,抱歉地笑了笑。

魏琛瞪了他一眼,伸手把菜单从那双干净秀气的手里抽了回来。

“我虽然没你这个联盟大神富,但是请你吃二两肉的钱还是够的。”魏琛烦躁的扫过面前的菜单,挥手喊来了服务员。

“回锅肉,辣子鸡,番茄炒蛋和青菜豆腐汤。”魏琛扬着着菜单道。

“魏队…我…”喻文州抬眼正要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吃辣。”魏琛道,将菜单递回给服务员,叮嘱道:“都不要辣椒啊,一点都不要!”

 

服务员有些无语,记菜名的手顿了一下道:“大哥,辣子鸡不放辣怎么做?”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厨子。不过你们店厨子水平挺高的,我相信他,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魏琛道。

“麻烦了。”喻文州也在一旁眯眼笑着对服务员点了点头。

 

“你还是一点都不吃辣么?”服务员嘟囔着离开后,魏琛手指难耐的搓了搓,偏头问着对面的后辈。

“因为每次说自己能吃一点的结果都是被辣哭,就不敢说了。”喻文州笑道,将口罩拉下来往口袋里装。

“正常,”魏琛目光在喻文州脸上游移了一下道:“我在G市的那几年…也不怎么吃。”

喻文州没有回话,魏琛盯着他装口罩的动作,突然很是感慨道:

“也是没想到,有一天你们这些小崽子,出门都要怕被人认出来了。”

 

“是啊。”喻文州的语气倒是不轻不重的,一说到荣耀,两人之间的氛围瞬间微妙了起来。

 

服务员刚好卡在这时候上了菜,那盘辣子鸡里原本红艳艳的干辣椒和花椒换成了绿色的甜椒,很是不伦不类。魏琛倒是不甚在意,夹了一口鸡肉嚼着,表情颇为无所谓的看着喻文州,一双眼睛深深的,却没什么笑意。

 

“原来青训营的那两层小楼,改成食堂了。”喻文州捧着小店里寡淡的招代茶吹了吹热气,忽然开口道:“白斩鸡做得特别好,连王杰希都喜欢。”

魏琛安静的吐了鸡骨头,又夹了一筷子鸡蛋。店里到了这个点,已经没什么客人,只有几桌还摆着些残羹冷炙,但围桌的人已经端着啤酒杯闲聊许久。喻文州的声音很轻,响在这市井小店里几乎显得飘忽。

“第六赛季拿到冠军之后,俱乐部原本有意向要迁址,想离天河体育场近一点。战队这边我和少天都不是很支持,再加上一些粉丝的因素,就没有迁。”喻文州道:“可能很多老粉丝跟我和少天一样,觉得蓝雨最初建立的地方,对战队来说也是一笔精神财富吧。”

喻文州慢慢吃了块豆腐,接着道:

“但是俱乐部确实有点挤了,所以之前的那栋楼整个挪给了青训营,然后买了紧挨着的一栋写字楼。”

“青训的宿舍条件比最初的选手宿舍都好太多,台风天都不停电了。”

“暑期的时候感觉半个G市的孩子都想来玩电脑,所以现在有蛮严格的入门测试。”

说到这里,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嘴角弯出弧度,语气却挺遗憾:

“可能我这样的选手,再也没有从蓝雨训练营走出来的机会了。”

 

魏琛依旧没有评论,期间动了动嘴角想说什么,却最终只是夹了一筷子甜椒,皱着眉头嚼了嚼道:“这辣子鸡换了辣子,果然就不是辣子鸡了。”

喻文州倒是笑了起来,摸着衣服口袋,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抽了一根出来,用桌上的打火机不怎么熟练的点了,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对面因为他的举动而神情复杂的人。

 

“魏队,”喻文州道:“蓝雨换了队长,她也还是蓝雨。”


-大约tbc-

评论(22)
热度(125)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