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34吻】平日快乐 (叶王,甜)

【叶王】平日快乐


趁一切都在原地各自美好,

致敬这人生。

祝他们平日快乐。

----------------

 

“今天加班么?”叶修用肩膀夹着耳机,一边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打着字。

“应该不,有安排?”王杰希的声音在那边传来,伴随着纸张翻动的响声。

“前几天孙哲平推荐了一家川菜馆,说很正宗,去试试?”

“正宗的话,你能吃得了那么辣?”

“哥偶尔也想挑战下自我嘛。”

“.…..行吧”

 

叶修和王杰希,作为曾经荣耀职业联盟的两位顶尖大神,如今都已经退役快十个年头。叶修退役之后在自家公司的支持下带着一群小年轻创业做起了专供各类电子竞技的训练软件,有时也做几个独立游戏,收入不高但是兴趣不小。而王杰希则是留在了荣耀职业联盟管理青训相关事务,当然数年过去,联盟运作的电子竞技比赛也早已经不止荣耀这一款老游戏了。

 

两个人的感情也无风无浪的走过了十多个年头,从具体哪一天开始的却是二人都说不上来,只记得大约是第九赛季到第十赛季之间夏休期的某一天。

叶修的表白是极不正经的,彼时他正带着兴欣一群人围追堵截着王杰希和他身后的野图boss,而没解封的魔术师风采不减的飘忽着走位,眼看就要飞远。叶修不知是怎么急中生的智,大喊了一声“王大眼儿哥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么?”,结果在兴欣一众人呆滞的动作下,王杰希的操作却丝毫不乱,还是游刃有余的拽着boss就脱离了兴欣的包围圈。

 

等到中草堂找了个角落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杀完了他们最伟大的队长抢来的boss后。王不留行倒是悠然飘回了兴欣众人的所在地。

“刚那句,当真么?”王杰希挂着耳机隔着屏幕问那个坐在树下花里胡哨的散人角色。

“当真啊。”叶修笑着回答,声音却还是怎么听怎么不正经。

 

但那时,野外场景里的风吹起散人红色的围巾与魔道学者深蓝的斗篷,两人角色一坐一立,一区账号卡常见的两张系统脸相互凝视,从那没什么光彩的角色目光里,却硬是看出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海誓山盟。

一辈子什么的,轻飘飘的。

 

因此不论是王杰希还是叶修,早就记不得那是几月几日,更没兴趣像一般情侣那样算他们在一起了多少天,顺便还过几个纪念日。他们两个人都是闲不下来的主,明明做职业选手时的积蓄加起来早就够混完一辈子,但是二人偏偏过着忙起来一星期见不到几面、所有的对话几乎都发生在早上刷牙和晚上睡觉时的日子。

 

所以,如果哪天两个人能在对方身边安安稳稳过完没有其他事的24小时,那这天就该是纪念日了。

 

“我应该赶不及回家。”王杰希掂量了一下手上剩余的工作道:“你发个餐厅定位我到时候直接过去。”

“我今天没什么事。”叶修问:“要我开车去接你么?”

“不了吧,下班高峰期在B市开车,我怕到了餐厅就该吃早饭了。”王杰希笑道。

 

叶修很快发了定位来,王杰希看了一眼倒是方便坐地铁。赶忙又梳理了一番剩余的工作,将有些可以稍微延后的安排到了明后天。即使如此,等他按部就班做完手头工作后一抬眼,也已经是快七点半了。

 

王杰希一边收拾着东西出了联盟总部的大楼,一边给叶修去了个电话,那边却是半天才接了起来。

“到哪里了?”王杰希问,他也不想让叶修等太久。

“我也才刚上地铁,这挤得哥手机都拿不出来。”叶修在电话那边道。

“那估计我们到的时间差不多。”

“如果换乘的时候我能胳膊腿都完整的上地铁的话。”

 

王杰希成功被叶修那边阴阳怪气的吐槽逗笑了,挂了电话拢了拢衣领,就汇入到了拥挤的下班人潮之中。

 

等到挤得头脑发懵的从地铁上被吐出来,在约定的地点见到叶修,两个人寒风里哈着白气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有些困惑的神情。

 

“怎么人这么多?”叶修看了看那一片排队等号的人,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翻开手机看了日期,语气稍微有点复杂的叹息道:“哦……”

“怎么?”王杰希问。

“今天是情人节。”叶修摊手道:“小年轻都出来约会了。”

这下轮到王杰希有些无奈了,他和叶修是很少过这些节日的,往年玩荣耀多的时候,按照系统活动时间,还能记起来几个节日。而近期年关将至,两人都是快忙成瞎子,却是连游戏都好几天没开了。

 

“那怎么办?排号么?”王杰希问,此时也注意到了餐厅等位的人潮中大多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女孩子的手很多都被男生抓着捧着,一张张脸亲密而快乐,散装或者成束的玫瑰花放在一边。

“算了吧,怕你饿坏了。”叶修笑道,贴上来很是自然地整理了一下王杰希被地铁挤得歪到一边的围巾:“随便吃点?”

“情人节啊,就随便打发我?”王杰希倒是不饿,此时有个由头就心痒痒的想要闹腾一番叶修。

 

叶修愣了一下,看着王杰希那双平日严肃清冷的眼睛里笑意满盈。直奔四十而去的男人早就脱掉了最后一丝属于年轻人的青涩,但是只那双眼睛,神采飞扬间几乎还能看到第三赛季横空出世的青年,带着时间磨不去的惊艳,使得叶修每每看向那双眼睛时,都仿佛瞬间回到二人初见时的怦然。那时候年轻的斗神和魔术师,都以为心底陌生的悸动只关乎于征服对手的渴望,却没想到岁月轮转着打磨掉了浮于表面的争强好胜,露出内里的本质,却是明晃到惊世骇俗的一见倾心。

 

叶修知道王杰希并不在意情人节这种日子,但这不妨碍他有些没来由的内疚。可能还做职业选手时聚少离多习惯了,到了现在能够每天睡在一张床上二人就已经很是满足。生活从曾经的异彩纷呈走向现在的平淡无奇,两人似乎都接受的坦然,而他们的感情夹在当中,也是看起来不温不火的平凡着,不知不觉就缺失了挺多浪漫与激情。

 

“那我给叶秋打电话问问看能不能在哪里搞个包间?”叶修笑着就要去掏手机。

“还是不了。”王杰希见他真要认真,皱了皱眉道:“麻烦他不好。”

“能被他哥麻烦是他的荣幸。”叶修很不在意的说着:“况且能讨好了我的杰希大神,我不介意麻烦死他。”

王杰希笑了起来,他虽然没出声,半张脸也埋在围巾里看不到嘴角的弧度,但那神情骗不了人。他还是挡了叶修掏手机的手,回归了最初的提案:“沿着街走走看哪家有地方,就随便吃点吧。”

 

因为是情人节,即使已经到了寒冬腊月,街上的行人却仍旧很多。叶修抓着王杰希的手,硬是十指纠缠了放在自己的羽绒服口袋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亲密的挨在一起,走得旁若无人。他和王杰希穿衣风格这么多年都差别极大,此时王杰希敞着银灰的长款风衣,系了同色系的针织围巾,配上一直保持极佳的身材,在拥挤的人流中都很是瞩目。而叶修则是裹着X宝爆款羽绒服,围巾没带就只是将衣领立起,一年四季的牛仔裤搭运动鞋。但王杰希也一点不嫌弃叶修,最开始两人同住时王杰希还会在置衣时按照叶修的尺码多买一件,渐渐也就懒得管他。只要偶尔需要收拾的场合有一两件穿的出去的衣服,平日里就随他舒服了。

 

此时二人紧靠着漫步在街头,说是要赶紧找地方吃饭,两人却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冷风吹得脸颊生疼,但是胸腔依旧温热着,对方的温度被攥在手心里,在叶修的口袋里,圈养出别样的温存。

 

刚走出去一个街口,叶修突然一拉王杰希的手,左顾右盼道:“哎你等下我?”

“干嘛?”王杰希不解。

“给你买朵花啊。”叶修笑着走向街角一个临时的买花处。

鲜红的玫瑰花被独立的包装着,在零下的温度里与娇艳欲滴相差甚远,包装纸也是普通的款式,看起来颇为简陋,但价格却远比平时高出了好几倍。

叶修也不会挑,随便拿了一支付了款,回头就连着包装一起插在王杰希另一边的衣服口袋里。

 

“这么敷衍?”王杰希挑眉看他;“叶修大神就算原来的工资低了一点,也不至于抠门到只买一朵玫瑰吧?”

“一朵够了,就是个意思。”叶修笑道:“真拿花的数量衡量我的感情的话……”

王杰希正等他说点好听的。就见叶修挑起一个他无比熟悉的表情慢慢道:“那怕是连这一朵都没有了。”

王杰希默默注视了一下某人十几年如一日的嘲讽脸,突然就觉得时间对他们二人如此宽容,似乎一切都往前走了,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二人最后找了个很家常的小破馆子,消毒餐具的塑料外封拆下来,里面的碗碟都看着像没洗干净的一样。最后剩下的一张桌子离墙太近,王杰希和叶修两个大男人愣是没办法把自己塞到桌子边,只得稍微往外挪了一挪,两人并排坐下,就望着店外川流不息的人潮。

 

叶修从自己口袋里拿出餐巾纸,把王杰希的那一副餐具细细擦了一遍,环顾着边找老板边问他:

“要不要给你拿一次性筷子?”

“不用,”王杰希很是随意道:“我有那么讲究就不会这么多年都还跟你在一起了。”

“呵呵,”叶修哪里能输在这种垃圾话之下,反唇相讥道:“不知道某些人的袜子是怎么从床上沙发上甚至地板上,自己干干净净的走到阳台挂在晾衣杆上的。”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将口袋里那株玫瑰花取了出来,放到二人面前的桌面上。花已经有些凋零了,暗红色的花瓣边缘卷曲着泛了黑色,仅有的两片叶子也掉了一片,落在包装袋的最底下,只那花茎上尖刺依然看着精神。

 

“这花快败了,真不吉利。”王杰希道,他的手又被叶修抓了去,此时正在桌子下被那人的指甲蹭的发痒。

“花总有败的一天。”叶修也是闲聊的语气,原本蹭着王杰希的手却握了起来:“不高兴的话,明天给你换个假的。”

 

两个人点了两荤一素,这小店虽然环境不行但味道却真不算差。很是地道的酱菜色香味俱全,让叶修和王杰希两个B市人颇为满意。

王杰希偏头看着叶修饭菜鼓鼓囊囊塞在嘴里,吃得心无旁骛,嘴角不由得就抿了笑,从桌边取了瓶可乐起了盖子,插了吸管放在叶修面前,笑道:

“看你这么喜欢,何必还要找我吃什么川菜?”

叶修从碗里抬了头,撇着嘴把饭咽了下去才道:“这不偶尔想换个新鲜的。”

“你真能吃辣了?平时没看出来啊。”王杰希问他。

“一般般吧,没在H市时候那么不行。”叶修笑道:“何况你不是挺喜欢的。”

 

两人挤在桌子的同一边,背靠着小餐馆有些老旧的内墙,确实不怎么施展的开,夹菜盛饭间胳膊肩膀总要碰到一起。

“还是面对面好。”叶修道,端着自己的碗稍微向外让了一点:“这么多年不看着你的大小眼儿,饭都吃不香。”

王杰希已不是因为这种话炸毛的十九岁,脑回路却还是如当初一样跳脱,突然就冒出一句:“这样也好,看得是同一个方向。”

叶修微微一愣,从这没头没尾的一句里品出了不少山高水长与君同往的缠绵来,筷子一放伸手搂住王杰希的腰,收获了那人毫不留情的瞪视。

 

等结了账从饭馆里出来,叶修追着王杰希给他把从那店里蹭出到背上的墙灰拍打干净,又挽上那人道:

“打车?地铁?”

王杰希也不喜欢坐地铁,但是看着一步一挪的车流还是皱着眉头道:“地铁吧,早点回去。”

“这么着急?回去干嘛啊?”叶修贴着他耳边笑,语气暧昧。

“让你过个情人节。”王杰希表情丝毫不变,词句间的暗示却昭然若揭。

 

即使到了快九点,两人回家的地铁仍然满满当当。王杰希挤到角落里靠着墙站着,叶修就几乎贴在他面前。王杰希的双眼皮在年轻时候就很明显,到了现在的年龄更显得深邃,左眼也依然看着很大,可这事却莫名让叶修很是欣慰。

“时间过得真快。”叶修看着眼前人轻声感叹着,声音在地铁的嘈杂里有些发虚:“放着你刚退役那几年,微草王杰希怎么能这样光天化日乘地铁,怕是能被粉丝挤得下不去车。”

“光天化日不是这么用的。”王杰希皱眉笑他,又补了句:“我现在也经常被挤得下不去车,没什么两样。”

 

他是真不怎么在乎,叶修也一样。还当职业选手时是万千宠爱,走到哪里都少不了被认出来,然后随着退役时间越来越长,模样跟着年龄增长也有了变化,直到记得他认得他的人越来越少,除了年轻时留下的心底一份傲气和还不错的存款数字,他们也终于变成一个B市地铁上普普通通的上班族。

但是这过程却没什么失落感,不论当职业选手时还是现在,他们二人本身对于生活的关注都没什么变化,说白了,不过就是——

 

眼前事、身边人。

 

而当二人如普通情侣一般在情人节的夜晚一起暖融融地吃完了饭,从地铁站走了两三步回到暖气供应良好的家里,身边人已经靠上来缠绵索吻,眼前事也就该顺理成章。

 

王杰希的嘴唇还有着从寒夜里带回的冷,但回应叶修的舌尖却依然热情,他们都太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曾经是为了比赛,而后来就变成了习惯。但是在彼此面前就没了这个必要,这不是说叶修和王杰希私下里会多么狂热,只是冲动也好,惯常的理智也罢,都不再有约束,可以依照喜好随心所欲地展现给另一人。

 

“不知道还能让你闹多久。”王杰希在叶修一手拉扯着催促他脱掉毛衣,一手已经顺着中年却未见发福的腰向上摸去时,抬眼望着天花板呢喃着。

“嗯?”叶修的动作停了,偏了头在他侧脸上深深吻着,唇瓣就挨着皮肤说道:“闹到我闹不动了为止。”

“不嫌腻?”王杰希脱了自己的上衣,任空气拂过肌肤,留下战栗细碎的小点,笑着看叶修道:“毕竟你偶尔都想吃川菜了。”

“这可不一样,不能乱类比。”叶修笑,在王杰希的锁骨间留下一个淡淡红印:“你的话,我再玩整个下辈子都不会腻。”

 

没了年轻时彼此的撕扯征服,二人现在的拥抱更多的是对归属的确认。从浴室出来后叶修将王杰希按在床上,胸膛贴着后背,他不知道自己那么剧烈的心跳隔了男人后背的骨肉,能不能如实传达到另一人的心尖上。二人沉默了挺久,王杰希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沐浴液清香,和叶修身上的一模一样,短短的头发没有吹干,叶修用手指流连在那发间,挤出水滴落在枕头上。

“每次这样抱着你的时候,”叶修的声音都有些不稳:“我就觉得我还是当年那个二十七岁的小年轻。”

“二十七岁不小了。叶修前辈。”王杰希的笑意闷在枕头里。

“是啊……”叶修很是感慨,手指一寸寸抚摸着王杰希的腰:“真的不小了,以至于我现在都有些后悔。如果早点表白,是不是能早点和你在一起?”

 

“我觉得不行。”王杰希翻了身分开腿,让叶修跪坐在他腿间,半眯着眼睛注视着他不知不觉已经爱了很久的男人:“再早点可能我就不会答应了。”

“那你不就亏大了?”叶修挑起一个笑容,熟练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某些用具。

“是啊……”王杰希仰着脖子感受着叶修的动作,乌黑晶亮的一双眼睛别了开,却也止不住笑意道:“真的会亏大了。”

 

身体的碰撞可以诉说很多东西,于是等叶修造访了那只属于他的秘处后,王杰希就再没开口说过什么。叶修在床上总是要忍不住调戏他一二,那扬着尾音的,夹着喘息的好听声音,细细落在耳旁,在王杰希诚实的低声沉吟间,吐露着撩拨或称赞的辞藻。

 

王杰希迎合地主动而热烈,叶修说的没错,每到这个时候,他们二人都还像身处在荣耀第九赛季的那个夏日里,纠缠了如同当时B市室外灼热的温度一般。他其实并不清楚这样美好的性爱二人还能拥有多久,王杰希在扭着腰搅紧身后,随即又忍不住叫出声时想着。

但只要他和叶修依然在一起,感情或生活,总有能让他不会因失去这些而惋惜的替代品。

 

“情人节,你也挺拼。”叶修在最后低喘着气留在王杰希软热的身体里,拨弄着王杰希被汗水打湿的额发笑道。

“难得特殊一次,你不也偷偷没带套么?”王杰希道,嗓音还裹着情事后的慵懒。

“我是明目张胆的。”叶修从他身上翻下来,手指绕在刚被浇灌的后处搅着正缓慢溢出的体液。

“其实我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没啥特殊的。”叶修突然很是感慨地说了一声。

“但是吧……”他歪了头看着呼吸尚不平稳的王杰希:“就是拿什么惊天动地来,我也一天都不想换。”

王杰希笑了笑,勾着叶修的手指没有说话。

 

 

二月的14日和15日,对叶修和王杰希来说,几乎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和每个月的14日也都差不多。他们不会因为什么节日而兴奋不已,也不会因为只是普通一天而活得粗糙怠慢。

他们关于生活的一切起伏都只装在另一个人的眼中,无视境遇变迁,沉淀成独一无二的情感,驻守在时间的长河里,将每一天都变得特殊,也将每一天都变得平凡。

 

第二日,叶修出门稍早些,王杰希只来得及在洗漱前让叶修留下一个印在嘴角的轻吻。

昨天买回来的那朵将死不死的玫瑰花被随手扔在桌上,而牛奶面包拼凑的简易早餐边,新放了一朵纸叠的玫瑰。王杰希把那小玩意儿拿在手里打量着,一边用嘴叼着吸管喝牛奶。

 

家里普通打印纸叠出来的纯白色川崎玫瑰,却相当精致,一处处折痕都干脆而恰到好处。那毕竟是叶修的手啊,王杰希心里颇有些骄傲的想着。虽然叶修已经年过不惑,但是那双手依旧灵巧而稳定,王杰希几乎能看到他深爱的手指尖仔细捻过白纸,留下深深的折痕,而叶修的神情应当是无比专注的,仿佛世间万物都被排除在外,他的眼底心中都只剩下手头在做的这一件事,不论这件事是曾经的荣耀比赛或是眼前简单的折纸。

 

“玫瑰收到了,谢谢。”王杰希掏手机给叶修发了消息,很快就叮的一声收到了回复。

 

“收到了就好,这朵可不会开败。”

 

 --END--



题目及灵感来自孙燕姿《平日快乐》,吐血推荐。

二汪我写得可认真了,打个折给你算6000字吧,么么 @丧犬 

 

 


评论(30)
热度(458)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