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袁徐袁】对等关系 (一)

* 今天徐景熙生日?掏出硬盘文,有一更算一更,随便看看。

* 冷cp自给自足。可能会忍不住夹带喻王喻私货。


————————

【袁徐袁】对等关系

 

1.

 

袁柏清出道的时候,微草刚痛失一冠,上上下下厉兵秣马一片要与蓝雨不死不休的气势。

而他从一开始就是完完全全作为方士谦的徒弟被培养的。微草训练营里玩治疗的几个小年轻,每每都在治疗之神前来视察时摩拳擦掌,团队友谊赛里恨不得将全团血量都奶到溢出。

 

袁柏清也很紧张,一场打下来配给他的四个dps被对面打爆,八只眼睛或同情或埋怨的凑在电脑的间隙中望着他,他坐在座位上手心出汗,抬头就看到方士谦严肃的表情。

 

“为什么输?”这是方士谦每局都会问治疗选手的话。

 

袁柏清想了想,先将队友配合和走位问题拎出来说了七七八八,看着这位欢脱的副队长越来越凝重的神色,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在微草的职业生涯怕是要完了。

 

“都是他们的问题,那你呢,跟上你dps的走位难道不是治疗选手的首要职业素养么?”

“我不觉得,我认为技能cd情况不好掉血严重时,回头找治疗应当是dps的职业素养。”袁柏清破罐子破摔,干巴巴的对这一局的失败做出点评。

 

“那你为什么选择守护天使?我觉得这局用牧师会好一点。”方士谦道。

“我用牧师肯定输得更快。”袁柏清无奈道。

“为什么?”方士谦问。

“因为我牧师玩的更烂。”袁柏清实话实说,神情绝望。

 

当晚,袁柏清躺在微草训练营宿舍的小破床上,望着天花板跟自己下铺一个玩剑客的小伙伴道别。微草的治疗位竞争很大,几个小伙子气势汹汹,无一不是冲着治疗之神的名号来的。袁柏清觉得自己远没有方士谦的天分,最开始进了微草训练营也想着锻炼之后去个中游队伍发展他就很是满意了。

 

“我可能这次暑训结束,就找个队伍出道了。”袁柏清对着掉血严重不回头找治疗非要蛇形走位的剑客选手刘小别道。

“蓝雨已经明确表示不会要我,”结果刘小别的语气更绝望:“人生都失去了目标。”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袁柏清就被战队经理从训练室拎走,十分梦幻的在经理室看到等着他的王杰希和方士谦两人。

“你决定了?”王杰希抱着手臂问对面翘着二郎腿的人。

“决定了,就他了。”方士谦答着话,转头看着刚好到了门口的人,笑着朝袁柏清挥手道:“来来来,小柏清,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

 

“为什么?”王杰希问。

 

为什么?袁柏清也无数次的想过这个问题,也问过很多次。彼时已经是他师父的方士谦总是一边搂着他的肩膀,一边没个正形的回答什么骨骼清奇八字相合面有异象。

 

直到第七赛季结束,治疗之神放下神格光荣退役时,袁柏清才偶然听到方士谦对王杰希说:

“知不知道我当年为啥选小袁?因为他那种绝不背锅的气势和对自己实力很有B数的心态,跟当年的我简直一模一样!”

 

2.

 

徐景熙出道的时候,蓝雨第六赛季一冠在手,整只队伍上上下下一片锣鼓喧天。喻文州带着吵闹的黄少天往训练营里一站,一眼望过去都是崇拜的晶亮目光。

 

蓝雨原本的治疗选手早就报备过退役的申请,黄少天要来了训练营里玩治疗的名单,就拉着喻文州来找灵魂语者的接班人。人气极高的副队长跟训练营的后辈们签名合影闹腾好久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看了一会儿闪着眼睛道:

 

“徐景熙是哪个?”

 

“是我,副队长。”徐景熙在角落里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吓得一个哆嗦,连忙举手,却看到黄少天原本兴高采烈的表情黯淡三分,心里正狐疑着,就听黄少天嘟囔道:

“居然不是个妹子?叫这名字居然都不是个妹子,我们蓝雨还能有妹子么?”

 

“你你你,就从你开始吧。”黄少天还是指着他道:“来跟我打一局。”

 

大约依靠单挑来挑选治疗选手,蓝雨也是独一家了。打过一轮,按照时间排序,徐景熙在黄少天手下坚持的最久,虽然至今为止他都觉得副队长当时因为自己不是妹子而内心抑郁没有发挥出全力,以至于直到正式选手的合同放在他面前时,他还心虚的考虑要不要让黄少天再试一次。

 

徐景熙很快就发现了蓝雨挑选治疗选手的手段的意义,他手握有着联盟第一防御力的守护天使账号卡,团战中的主要任务其实只有两个:勾引对面,和配合队长的索克萨尔勾引对面。

 

“治疗量和治疗手法是可以培养的,但是抗打击能力是需要天赋的。”蓝雨基石喻文州队长亲切的拉着他的手如是说。

 

徐景熙很快发现,蓝雨对他的要求不仅仅是手里账号的抗打击能力,还有心理上的抗打击能力。因为即将出道而在暑期被扔到网游里跟着战队抢boss的新人治疗,在眼睁睁看着对面一队的魔道学者朝他呼啸而来,自己背后的喻队小号不慌不忙的刚刚开始吟唱死亡之门时,一瞬间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感。

 

徐景熙至今觉得他的网游首秀不应该那么惨淡的收场,虽然他起码用胸口挡下了八个熔岩烧瓶,但是如果没有脚下那突然升起的一团神圣之火,可能他还能再扛三波扫帚糊脸。

 

当然让他更痛心的是,喻队似乎根本没想把那个死亡之门读完,自己血量马上就要见底的时候,身后的术士已经飘飘然离去,朝他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些挫折都不算什么,徐景熙坐在主城复活点的台阶上看着荣耀大陆晴朗的天空,现实中搓了搓自己有些颤抖的双手,既然目标是成为蓝雨的治疗,那留给世界的只能是扑街的身影。

 

正给自己灌着毒鸡汤,突然身边白光一闪,出现了一个牧师的身影。徐景熙仔细一看id,这不就是刚才对他落井下石放神圣之火的那个么?

 

3.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微草治疗袁柏清和蓝雨治疗徐景熙的第一次交流,是坐在空积城的台阶上完成的。那时候他们都还满心忐忑,对前途一片迷茫。前者还没能学会走出方士谦的影子追求自己的风格,后者还没能接受身为治疗经常不受团队保护的残酷现实。

 

“你怎么也死了?”徐景熙看着坐在旁边的牧师问。

“没跟上王队的移动,被后面扑上来的术士抓住了。”袁柏清的角色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牧师腿那么短,跟不上正常吧?”徐景熙心里揣摩着叫王杰希王队这么顺,对方应该是职业选手了。

“在你们蓝溪阁是正常的,在我们微草队里,这是十大重罪之首。”

“是我们蓝雨,我也是职业选手。”徐景熙道:“下赛季就出道了。”

“这么巧?”袁柏清的角色都专门转过了脸:“我也下赛季出道,我叫袁柏清,双修治疗。”

“走方士谦前辈的路么?”徐景熙感叹,报上自己的名字:“徐景熙,守护天使。”

 

“你为什么不回到战场去?”

天空已经飘过好几片云彩了,两人的角色却都坐着没动弹。游戏里模拟的清风吹得牧师长袍卷起一角,守护天使的披风也随之飞扬了起来。

“回去也是死回来,我需要缓缓手。”徐景熙道。

“你呢?你怎么不回去?”

“我需要缓缓眼睛。”袁柏清答道。

 

4.

 

虽说同样是第七赛季出道,但是徐景熙一上来就坐稳了主力治疗的位置,跟着蓝雨在常规赛里一场不落的摸爬滚打,遇到弱队时偶尔能以一拖三表现抢眼,遇到强队时也曾被霸王连拳或者伏龙翔天直接送出战团。而袁柏清则是乖乖做着方士谦的替补,时不时还出现在团队第六人的位置上,配合脑回路一直不太正常的正副队长玩一出“怕了吧,我们还有一个治疗”的论持久战。

 

而两人的关系也从见面先招呼一个神圣之火的对手,进化到了还不错的朋友。

 

同期出道,又在微草和蓝雨这样相爱相杀的两支队伍里,担任着一模一样的治疗位置,就连电竞之家这样的杂志都毫不吝啬版面的专门放了一篇他们两人的对比分析,从选手性格操作特点到身高体重星座爱好,两人的照片挨在一起,衬个红色底子四舍五入就是结婚照了。

 

“原来我们是‘身肩微草传承的双修治疗’和‘手握蓝雨命门的守护天使’么?”袁柏清在QQ语音那头笑的无奈,翻杂志的声音隔着耳机传过来。

“不,我们是‘用生命在奔跑的双修治疗’和‘拿头颅堵枪眼的守护天使’。”徐景熙道。

 

“你看起来还挺阳光的,和名字不像啊。”袁柏清笑着说。虽然有了私交,但是蓝雨和微草这赛季的比赛两场都靠后,赛季开始两个月了,二人还没真正见过面。

“我需要留个小辫子来搭配我的名字么?”一直平头板寸的徐景熙笑道。

“说不定还挺好看的。”袁柏清说。

 

徐景熙盯着自己给电竞之家的那张照片,清秀的面容配着极短的头发,是有些违和。虽然很多人说他是名字起得太中性了所以反而越长越秀气,但他心里却想着G市长大的男孩子长他这样的不是一抓一大把?远的不说,你看看喻队和黄少,也都不是粗犷一路的,怎么到他这里就又要名字背锅。

 

“第十三轮你们过来客场啊?”徐景熙翻着赛程表确认着:“有时间的话,请你吃个饭呗?”

“好啊好啊,我听说王队那里有一份你们G市名店的单子,我去要来看看。”袁柏清兴致盎然。

“你确定我请得起就行。”徐景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道:“你们王队的口味不会也像走位一样飘忽吧?”

“应该不会吧,王队那份好像是黄少天前辈分享的,应该地道靠谱。”

“哦,那个啊。”徐景熙撑着头道:“你不用费心要了,那是喻队整理的,我们人手一份,我这就传给你。”


-tbc-

评论(25)
热度(250)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