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The Echo (5)

 * 悲伤氛围日常狗带,希望我下一更能长点志气

5.

 

贡献了极多话题的一届全明星周末在荣耀粉丝的依依不舍下按部就班的落下了帷幕。从各地赶到S市的职业选手在结束后的第二天纷纷飞回了自家战队的所在地。全明星周末虽然是荣耀联盟的盛事,但是对于各战队来说,比赛胜利才是他们最终追求的东西。从这个角度上讲,全明星周末这种宣传性活动,为之后一轮有重要比赛的战队增添了很多实质上的负担。

 

王杰希侧靠在临窗的飞机座位上,经济舱狭小的空间让他不可避免的感到拥挤。原本按照战队的意思是要给几位重要的首发队员购买头等舱机票的。但是全明星赛一般都是全队出动,甚至王杰希还会专门在微草训练营里带上几个有前景的好苗子一起来观摩一下,希望那种大神云集的场面能够更多的激励后辈的成长。因而不想显得自己有什么特权的王杰希拒绝了战队管理的安排,和大家一起坐着经济舱来回。

 

放在桌板上的资料笔记因为飞机的颠簸而让人看得有些晕,王杰希掐了掐眉心,向后靠着闭眼休息了半分钟,又低了头继续看着。

 

虽然当了多年的微草队长,但是王杰希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梳理资料的人,尤其不擅长手记什么战术思路。治疗之神方士谦在队的时候,经常调侃王杰希只会写“王”字,连“杰希”都写不好。这也与王杰希天生比较跳跃的思维有很大的关系,虽然肩挑微草队长的重任,但是王杰希说到底还是一个个人风格远胜团队风格的人。虽然联盟有说法说如果战术大师能评5人,一定有他的一份,但王杰希自己对这个观点一直不屑一顾。

 

他的战术思路?第五赛季以及之前微草的战术都不归他管,他只负责头脑风暴的提意见,和努力让自己成为团队战术的一部分。到了后来,也不过是身居其位的责任使然,再加上一点点的近朱者赤吧。

 

王杰希把面前的本子翻到了第一页。他自己的笔记无视了本子的横线潦草而随意的铺陈着,还夹杂着一些人鬼不分的简笔画图。但那页的边栏里,却写着端端正正的三个字——王杰希。

 

手指轻轻拂过,那笔划圆润却力透纸背,当真是字如其人。

那是喻文州的字,喻文州那只葱白修长的右手执笔,写的他的名字。

 

王杰希觉得喉咙有些发紧。轻轻咳了一声,嗓子里的异物感却没有消失,大约是那晚突然又抽了两口烟还吸了太多冷空气吧,他没有在意,又看了自己名字一眼,翻回了后面正在写的一页,随手记下两条思路。

 

两周之后,微草客场对蓝雨。

 

蓝雨的资料早就在王杰希的电脑里堆积成山,这个赛季没什么人员变化的蓝雨可能是联盟中王杰希最熟悉的队伍了。但这却让备战变得很艰难,不论如何布置都如同左右手互搏一般无力。而蓝雨的主场更是各队的噩梦,喻文州一定会将主场用图吃的透透的,挖好无数陷阱等着对手来踩。而黄少天的剑刃也永远精准的等在陷阱旁边,只需要一个机会便能斩断一切。

 

让英杰上场试试吧。王杰希心里想着。合上了手边的资料。

 

一般战队对新秀都会从比较容易的比赛开始安排,慢慢成长。但是一方面高英杰从本质上讲是被自己雪藏了一个赛季,技术实力已经能够与蓝雨这样的强队首发抗衡;另一方面,双魔道的组合也许能够为他们的团队赛带来点不一样的打法。

 

出其不意?王杰希淡淡的想着那张笑容温和的面庞,苦涩的摇了摇头。

 

---

 

“少天,来帮我看看。”

另一架飞机上,喻文州架着电脑捧着笔记,神情认真的看着屏幕中的两个身影。

 

“队长你……”黄少天掀起头上写着“吃饭叫我”的眼罩,一眼看到喻文州面前的魔道学者,眉头皱起刚要说话,喻文州却抢先道:

“估计一下高英杰的技能加点。”

 

“哦。”黄少天把刚才没说出口的话憋了回去。喻文州的面前放着王不留行的技能树,上面已经圈圈点点写了不少东西。

 

“虽然高英杰是作为王不留行的接班人培养的,”喻文州道:“但是我感觉他的技能选择还是有自己的风格。”

“这里,伤害表现来看,扫把旋风应该是满阶。”既然是说正事,黄少天也认真了起来。回忆着高英杰在新秀挑战赛的表现,来回拉了拉喻文州屏幕上的视频,仔细计算着技能之后的血量差异。

“王不留行的加点更偏向于移动技能和控制技能。”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手边的技能树道:“高英杰应该更偏重于攻击,尤其是近身的爆发。魔道学者不可能舍弃移动能力,那他的控制能力应该就会有所削弱…”

 

“灵活,高近战爆发,要是这样的话,还真挺针对我。”

一番讨论之后,黄少天抖了抖手里推演出来的魔道学者技能树。想起了什么,看着喻文州道:“怎么这个时候研究高英杰…你觉得王杰希会让他上场?”

 

“嗯。”喻文州轻声应道,在笔记上刷刷的记下两笔。飞机的轻微颠簸丝毫没有影响他记录时的沉稳。又看了看屏幕里的身影:“差不多了。趁着全明星赛的冲击,直接让他与我们这样的战队交战,可以延续一个新人的自信和冲劲。我猜王杰希会这样打算。”

 

“上哪场?”黄少天双手在面前的桌板上灵动的敲打着。

“擂台赛吧,擂台赛首发。”喻文州转着笔沉思道。

“你有什么想法?”黄少天问。

“既然是要练新人,那在单人赛比较随机的排兵布阵上,高英杰会对上谁都不一定。擂台赛的话就比较稳妥,不论是遇上比较强的对手小输一局,或者挑下一人继续,都能够有很好的锻炼。”喻文州缓缓道:“而且擂台赛一直是微草必争的两分,王杰希应该会在他和高英杰之间加上一个经验丰富的选手,根据高英杰的表现进行战略上的弹性安排。所以高英杰上场的话,极大可能是擂台赛首发。”

 

“团队赛呢?微草从来没有双魔道的团队赛尝试,直接以这样的阵容对上我们是不是太过危险了?还是只让高英杰打个第六人?”

 

“不好说。”喻文州捏着笔尖写了几个字又涂掉,顿了顿,还是犹豫的合了本子道:“我倾向于双魔道首发。”

 

“王杰希他…”喻文州喃喃道:“未必要和我们硬争团队赛的五分。”

 

黄少天绕着耳边的一撮头发,他的战术素养也是极高的,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喻文州的意思:“也是。微草的团队在方士谦退役后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就算全盛状态打我们也未必能赢,多做点尝试输了也就是常规赛的五分而已,影响不到微草这种队伍的季后赛席位,只要没有疏忽就能轻松的从某只小战队上讨回来。”

 

“是这样没错。”喻文州轻叹道:“而且双魔道首发就算我有所准备也不可能提前知道他们内部的配合打法,说不定是一招险棋。”

 

“那擂台赛呢?如果高英杰首发,我们上谁?”黄少天问。

“于锋吧。”喻文州道:“高英杰的操作水平已经很高了,但是缺陷在于正式比赛经验以及角色的纸面实力上。于锋的话,应该拿得下来。”

 

“你说,王杰希会不会想到你能猜到他会让高英杰上场?”黄少天望着尚在思索中的喻文州,还是没忍住的问了句。

 

“他?”喻文州平静无波的应了声,却又低了眉勾起一个细微到难以察觉的笑容道:“他肯定想得到…甚至包括我能做的应对估计也都会被梳理出来。微草的小魔道学者很可能这两周都要加练对战狂剑士呢。”

 

“况且就像我说的,微草要真上双魔道,对我来说更多的也只能临场应对。”喻文州缓缓道:“临场指挥是我的弱点,他又怎么会不清楚…”

 

黄少天皱着眉头看着喻文州,眉目温和的男人已经将脸偏向了窗户的方向。云层之上的天空蓝的透亮,阳光更是无遮拦的映在喻文州秀气却轮廓鲜明的侧脸上。对于男人来说算是纤长浓密的眼睫在脸颊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嫣红的嘴角依然勾起,却带了三分自嘲的笑意。

 

“但这是蓝雨的主场。”

正要转开目光的黄少天听到喻文州声音,平静却笃定。

 

---

 

元旦之后的B市,用变本加厉的雾霾迎接了从S市归来的微草战队。

 

从宿舍的单人床上醒来,王杰希摸着床头柜上的水杯刚喝了一口,就觉得嗓子被割开一样的疼痛。冬日的清晨雾蒙蒙的,泛白的日光从窗棂中渗进房间,没有一丝暖意。但房间里的暖气却开的很足,人造的热源尽职尽责的蒸发了空气中的水汽,王杰希皱着眉头去将加湿器的档位调到了最大。

 

甩了下有些昏沉的头,照常穿衣洗漱,收拾了前一晚摊在电脑前的资料,抱着水杯掐着时间去食堂吃饭。

 

嗓子的疼痛没有随着清醒而稍微缓解,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王杰希皱着眉头打了两份粥,小口小口的勉强抿了下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给队医打电话。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一向是队里严密监视的重要项目,只要还算能扛,他就不想让大家一惊一乍。

 

早饭吃的慢了,一向早到的王杰希来到训练室时,所有队员都已经坐在电脑前一丝不苟的做着手操了。

“队长!”“早上好!队长!”众人看到王杰希,都连忙致意问候。

王杰希笑着点了点头,站在电脑边击掌让大家都看过来,却在刚开口说了一个字时连自己都有些惊讶——

“我…”沙哑的声音从声带里挤出,离他最近的邓复升表情一变就要开口。

“咳…没事…先听我说…”嗓子干涩撕痛,王杰希喝了口水,挥手示意自己没事,缓慢道:

“下一场…对蓝雨,个人赛,肖云,亦辉,小别;擂台,英杰,复升,我;团队赛,亦辉、英杰、复升、我,柏清用牧师,小别第六人,我们主攻。”

 

“英杰,你的对手很可能是于锋,自己多看视频多练习,尽全力就好,压力不要太大。”王杰希道,整个训练室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所有队员都端坐着一动不动的望着他,满是关切。王杰希心里叹息,众人对他的依赖和关心让他很是感动,但同时却也免不了忧虑。

 

又交代了几句,王杰希坐下打开训练软件,邓复升连忙偏头过来问道:“队长,身体不舒服么?有没有去队医那里?”

 

“嗓子有点疼,不碍事。”王杰希道,却已经觉得喝水都艰难。

 

邓复升定定的看着王杰希,叹了口气道:“你多注意,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然而王杰希的嗓子发炎一直却都没有转好的迹象,连带着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挨到第三日,终于被队员们劝着去看了队医。

“扁桃体化脓。”微草的队医严厉的看着自家俱乐部的队长。递过来一根体温计。

“我没发烧。”王杰希抬起撑着的脑袋。

“量!”队医看着面前人眼角的血丝厉声道。

 

“38度。”队医冷冷道:“马上挂水停训,我会上报经理。”

“我不能停训。”王杰希疲惫而沙哑的嗓音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平静:“下一场对蓝雨。”

 

“能不能不由你说了算。”队医拍了拍墙上的制度,埋头填着病例道:“微草战队的训练标准可是白纸黑字写着,请队长带头执行。”

 

“我…”王杰希还想争辩。陪他过来的高英杰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队长!”性格内敛的少年语气难得强硬了三分:“队里还有副队长,有柏清前辈…”

顿了顿,高英杰却似乎是鼓起勇气道:“…还有我…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指示认真训练的!”

 

“我不管你们的事。”队医看着电脑道:“但是你的情况我已经上报了,扁桃体化脓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你的身体挂四天水一定就好了。”

望着坐在椅子上气色很不好的男人,队医叹息一声还是劝道:

“不要对自己太苛刻,王队,到头来得不偿失。”

 

被迫停训的王杰希躺在自己的宿舍里,紧紧搅着眉头看着队医精准的将一根针扎到自己的左手里,然后拿来一个板子,用医用胶带把他整个手臂固定了起来。

“我虽然固定了,但是你也尽量别动。”队医道:“你的手太金贵了,这要是跑针了肿起来,我的饭碗可能就保不住了。”

 

“不能滴快一点么?”王杰希皱着眉看着吊起的药袋以极缓慢的速度一滴一滴挤着。

“你想要白天还能偷偷自己做点基础训练就不能。”队医冷冷道。


评论(28)
热度(153)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