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叶王】当局者 (甜饼一发完)

* 给小伙伴的叶王。(小伙伴不吃我喻王周叶,我还哭着给她产粮,我真的是真爱)

* 不是本命的糖,加点盐不要紧吧,结尾还是齁甜的。

* 一句话喻黄喻预警


————————————————————————

【叶王】当局者 (一发完)

1.

 

王杰希盯着震动的手机,愣愣的看了三秒,还是按下了通话。

“喂?大眼儿,你接到联盟关于世邀赛的电话了么?”叶修轻快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接到了,上边问我要不要当队长。”王杰希道,叶修一如既往的态度让他内心有些愧疚。

“你怎么回答的?”

“还没回复,我还在想,上面说会有个领队来全权负责,感觉沟通是个很大的问题。”

“嘿嘿,你跟我不会有沟通问题……”

 

嘟——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大眼儿,干嘛突然挂电话。”

“嗯,刚给联盟回复了,说我慎重考虑之后觉得喻文州比我更适合担此重任。”王杰希道。

“无情了啊”,叶修似是毫不意外的打趣着,末了又说:“跟你商量个事儿。”

 

王杰希心底一沉。

五天前的决赛之后,这个男人就是用同样云淡风轻的语气说着:

“王大眼儿,跟你商量个事儿。”

“我喜欢你很久了,能不能给个机会?”

 

“什么事?”藏好自己的不安,王杰希还是正常的询问着。

“收留我几天呗,我要去联盟跑材料。”叶修道。

“你不自己就在B市?”

“啊呀?你怎么知道的?”

“呵,我还知道你正在御景苑14栋二层东南朝向的客房里,怎么样?太久没回去自己的卧室已经改做他用了吧?”

“这就不厚道了啊,大眼儿”叶修的语气痛心疾首:“拒绝了我还跟踪我的行踪,你这样很渣你知道么?”

 

“……”王杰希无语。

其实他也不算拒绝,当然也确实没答应。

准确来讲他只是说了“抱歉,我现在没时间顾及这些事”,而不是“抱歉,我不喜欢你”。

 

“可是你那里离联盟近啊,我这儿开车过去2小时都到不了,而且我又没车。”叶修循循善诱:“离集训也就一周时间了,你就为了国家荣誉牺牲一下吧!”

“叶修你……”

你知不知道你才被我拒绝了表白,先不说死皮赖脸的要和我一起住是否有损人格,我要是答应了岂不是坐实了我很渣的事实?

槽点太多,王杰希一时不知从何吐起。

 

“公事公办,只谈荣耀,不谈感情。”叶修轻飘飘的说着:“你别压力太大,说不定我明天就想开了,跟手残抢少天也挺好。”

“行……”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王杰希也不想显得自己别扭又小气。

“好嘞,爽快,这才是哥的大眼儿”叶修笑着说:“那你下午来接我行不?我没车。”

“行……”王杰希已经不想说什么让叶秋送之类的话,叹了口气,问:“你人在哪里?”

“床上”叶修道:“而且裸着。”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哦,我在御景苑14栋二层东南朝向的客房里的床上,看着窗户外远处王爷爷家的房檐,思考着他孙子什么时候能接受我。”

“……”王杰希觉得这种垃圾话很难无视,但又无从喷起,咬着牙道:“下午6点,我去接你……”

 

没等叶修搭话,王杰希“啪”的挂了电话扔到桌上,看着那黑了的屏幕,深深坐进沙发里,搓了搓脸,又想了一遍那懒散却好听的声音。

 

抢你妹的黄少天啊!

 

2.

 

王杰希的Rubicon停在小区的门口,连门都没进。

叶修拎了两个旅行袋,随手扔到后座上就上了车。

王杰希瞟了一眼那两个蓝色的袋子,感觉这要随便印上一行黄字就是夕阳红旅行团的标配了。

 

“都到这里了,不回去看一眼?”叶修道:“三过家门而不入啊,微草队长。”

“我又不是你,三四年不回一次家。”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说着:“今天没心情。”

 

叶修看起来和平日无甚差别,除了身上的衣服可能因为回了次家而升了好几档的价位,但是也一样被他穿出了X宝清仓的气质。

王杰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内心有愧,只觉得那飞扬的眉眼间,若有似无的有一丝落寞。

他发动了车子,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转眼一看叶修已经系了安全带靠在椅背上,对男人来说已算浓密纤长的睫毛垂下,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王杰希心底明白这是叶修怕他难堪,干脆做出一副不需要找什么话说的姿态,心里涩然的揪痛着。

 

B市的交通不出意外的又堵成了狗,王杰希开着他的Rubicon跟着前面的车一点点的挪着。

 

“我就不懂你了,”叶修随着车的启动停下一晃一晃,突然开口:“买这么骚气的车在B市有什么意义,堵起来还不如共享单车快。而且你忙的都没时间谈恋爱了,难道还有时间越野?”

“男人的情怀,你不懂。”王杰希没好气的忽略了“谈恋爱”三个刺耳的字。

 

“我是不懂,我的情怀只有荣耀女神……曾经。”叶修顿了顿才加上最后两个字:“但是现在退役了,是要找点新的情怀了。”

王杰希默然,退役这个话题可比谈恋爱还要沉重,他不好再说什么,却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叶修要在决赛之后的时点上突然告白。

所以他是他,新的情怀么?

 

烦躁的摸了中控台的广播打开,舒缓的音乐打破着两人间略显尴尬的沉默。堵车的时间太长,天色都已经转暗,街灯与建筑上星星点点的光次第亮起。多少漂泊无依的身影,淹没在这帝都的繁华里,浩如星空一样的灯火,又有哪一盏等着在路上的回家的人。

 

而王杰希在麻木的挪动中,突然听到叶修的声音,在跟着广播哼歌。

他听过叶修唱歌,属于不跑调也不惊艳的普通水准,此刻那有些慵懒的声音却带了异样的温柔,常年抽烟熬出的嗓音喑哑而动听。

 

“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粤语的咬字十分标准,高音混了假声却还是有些颤抖,人常说三分曲调七分情,似是懂了那词里求之不得的痛,叶修这首歌倒哼的比王杰希之前听过的都动人许多。

王杰希无法控制的转头去看,却见叶修手撑着头望着窗外,没什么表情,但那乌黑瞳仁映上万家灯火,迷幻的光影跳跃间竟然恍若潋滟水光。

 

叶修仿佛察觉般偏过了头,一瞬间眼底浓重的悲伤还未来得及收起。

王杰希连忙看向前方,心跳骤然加快,却随口说道:“没想到你粤语歌唱这么好。”

 

“就这一首,”叶修坦然道:“我很喜欢,就找文州教了我念词。”

“哦”王杰希应着,没发现自己语气的起伏:“为什么不找黄少天。”

“哎呦?你这是吃醋么?”叶修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语气,随后却又不着痕迹的解释着:“少天哪里会乖乖教我,等学会了耳膜都会被他磨穿。”

 

3.

 

B市的交通再一次出乎了两人的意料,等晃到王杰希在微草俱乐部边上的公寓时,已经快晚上9点。乘电梯上到22楼,把两个旅行袋往地上一扔,才想起来两人都还没吃晚饭。

“叫外卖吧”王杰希去掏手机。

“别了,外卖还要送,而且也不健康。”叶修懒懒的道:“有菜么?我下面给你吃啊。”

 

“面”字的发音很正常,但是王杰希还是觉得耳后发热。

看王杰希半天不吭气,叶修的语气有点无奈,似乎是斟酌了一下才慢慢道:

“你别这样,不喜欢我又不是你的错,我自己愿意做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你觉得可以就接受,不合适就拒绝,你总是这么在意只会让我更难受。”

 

“我…”嘴快过了脑子:“没有不喜欢你…”

 

王杰希你真是个渣男,脑子反应过来之后狠狠的自我批评着。

 

叶修的眼神愈发温柔,笑着拍了拍表情都扭曲了的男人。

“放轻松,听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至少我还有机会嘛,借厨房让我煮个面条表达一下自己的快乐呗。”

 

“叶修”,王杰希决定还是补救一下,诚恳的说着:“我就是没考虑过这事,你给我点时间想想。”

 

“好啊”,叶修无所谓道,自顾自的走到厨房里,开了冰箱弯着腰打量着,一边又说:“你慢慢想,我有的是时间。吃煎蛋面行么?”

“行…”

 

4.

 

说实话王杰希没想到叶修这几天会这么忙。

可能最初真是带了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狭隘,以为叶修一定要和他一起住多少是有点私心。结果看着叶修连轴转了四天,经常饭都吃不上,晚上还加班加点的整理国外选手的比赛视频,别说谈感情了,跟他谈荣耀的时间都没有。两个人一个屋檐下进出,愣是没说上几句话。

 

“真不要我帮忙么?”王杰希看着叶修日渐暗沉的眼底,不知第几次开口建议。

“不用了大眼儿”,叶修还是耐心的拒绝着,每次的说法也都没什么差别:“你也就休息这几天,等集训开始肯定比我累多了。”

 

王杰希不好坚持,只能默默的做点后勤工作,他不会下厨,只得提前联系了周围的一家私房菜,订了几天的伙食。还记得叶修对于外卖不健康的点评,特地嘱咐了少油少盐,结果叶修根本对于食物没有任何说辞,有什么吃什么,每顿饭都埋头吃的飞快,让人怀疑他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吞了些什么,除了夹菜的时候抽空笑盈盈的看几眼王杰希以外,连话都不怎么说。

 

王杰希不知道叶修是几点睡的,只知道每天早上8点他会准时出现在餐桌旁,说不上精神抖擞但也还好,8点半左右会出门,也不知道联盟那边究竟有什么事忙成这样。中午十二点左右叶修回来,吃午饭,睡不到半个小时的午觉,然后整理国外选手的视频资料,除了一顿晚饭外,就一直看到深夜。

 

到了通知选手集合的前一天,叶修的精神状态明显已经很不好了,早上吃饭时人都有些懵。王杰希在那人放了碗就要起身时,按住了扶着桌面的手。

 

“明天就要集训了,今天就不能休息一天么?”王杰希皱着眉头问。

“嗯,视频弄的差不多了,我去趟联盟就回来,中午补个觉,下午也休息吧。”叶修道,声音都有些沙哑。

“我送你去。”王杰希不容拒绝的坚持道。

 

王杰希的公寓在微草俱乐部旁边没多远,离联盟总部也就是四站地铁。说近确实是近的。但是叶修出门的时间赶上B市早高峰,地铁挤到上下车如同打仗,王杰希都怀疑叶修的小身板会不会被挤到骨折。虽然他一开始就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叶修,但那人似乎始终觉得开车太慢而没怎么用过。

 

王杰希看着都有些头重脚轻的人,心想今天这状态,真不能让他再去挤地铁了。

 

“谢了…”叶修也没推脱什么:“今天也没什么事,文件拿过去最后核实一下集训的安排,应该也不久。”

“好,我在车里等你就是了。”

“呵…”叶修勾起一个疲惫的笑容:“这么不敢进联盟大楼?怕被主席抓包么?”

“主席算什么,喻文州昨天的微博状态定位已经在B市了,我怕碰见他。”王杰希摊手道。

“做贼心虚,”叶修点评着:“文州应该还不知道是你甩的锅。”

“先不说他猜不猜得到,你能不告诉他?”王杰希抓了门边鞋柜上的车钥匙开了门。

“那必须告诉他。”叶修蹬了鞋,慢慢的跟上去:“而且还要添油加醋。”

 

5.

 

叶修说是没什么事,从联盟出来的时候也都将近十一点。王杰希正靠在驾驶座上单曲循环着叶修那日哼的歌,一眼看到跟在叶修身边笑的温温柔柔的蓝雨队长。

 

王杰希正盘算着怎么向喻文州主动示好请客来负荆请罪,却没想到两人在停车场门口停了下来,喻文州似乎是轻声问了些什么,叶修侧着头回话,眼神扫过王杰希这边,面无表情。

 

 

“还没松口?”喻文州笑着问,看着那辆霸气侧漏的Rubicon。

“你怎么知道他是没松口还是没戏?”叶修道,有些哑了的声音混了苦涩。

“当局者迷,叶神。”喻文州眨着眼睛道:“我不信你心里没数。”

“他说想想,但我毕竟没有万全的把握。”叶修无奈道:“感情这事又不是比赛,输了一场还有下场。”

“他就这么一个,我输不起。”

 

 

王杰希看着那窃窃私语的两个人又说了些什么,喻文州竟然笑着远远朝他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你们说什么?”叶修上了车之后,王杰希随口问。

“没说什么。”叶修道,揉着太阳穴把椅背放下去了一点,笑着说:“文州让我带话给你,他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不信,肯定不是原话。”王杰希漠然。

“他说了太多我记不住,这是我总结的中心思想。”叶修调整了下姿势,闭上了眼睛。

 

6.

 

下午四点还不见叶修起来的时候,王杰希心里已经有点慌了,但还是当他太累了想多睡会儿。心神不宁的耗到五点半,在客房紧闭的门口徘徊了两圈,还是轻轻扣了扣门,推开了进去。

 

房间很乱,遮光的窗帘半拉着,空调温度调的不算低,混上没散完的烟味儿甚至显得有些闷热。叶修的被子却盖的很紧,在床上鼓成一团,只露出头顶凌乱的黑发。

 

“叶修…”王杰希轻声唤他,绕过地上堆放的两沓子资料,迟疑了一下,还是又走近了几步:“叶修……起来了…晚上再睡…”

 

“叶修!”走到床边王杰希就觉察出不对,叶修被子里露出的半张脸涨红一片,细腻的肌肤上满布薄汗。一时顾不了那么多,侧坐到床边,探了手就去试那额头的温度,一边轻轻晃着那裹紧了被子的人。

 

掌心传来的温度果然高的不正常,王杰希顿时有点慌,晃着那身子的动作加大:“叶修…起来…你发烧了…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杰希…”叶修皱着眉头睁开眼,目光仍是迷茫,望着床边人,发干的嘴唇开合,声音如同梦呓。

 

“……”王杰希似乎被这称呼吓到了,一时没了动作。

 

叶修却回了神一般,揉了下酸胀无比的眼眶,晃了晃脑袋,强打精神问着:“怎么了?该吃饭了?”

 

“你发烧了”,王杰希语气不善道:“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又不是啥大事。”叶修躺着没动,勉力睁着眼睛看着一脸毫无掩饰的担忧的人,安抚着笑了笑:“别皱着眉头,不好看。”

“我本来就不好看。”王杰希忍不住怼着,末了还是好言好语道:“去医院,明天就集训了,你好不起来怎么办。”

“我真不想去…”叶修哑着嗓子疲惫道:“有退烧药么?吃了睡一觉就好了……”

王杰希看着盖在被子下的男人,疲倦的感觉似乎是从每一个细胞里渗出来一般的浓重。他想了想也不再坚持,帮叶修拢了拢被子,轻声道:

“家里没有,你再睡会儿,我去给你买药。”

 

7.

 

“38度”

王杰希一边把温度计放在床边,一边递上药片和水:“观察下吧,晚上要是温度还升高,就必须去医院挂水了。”

叶修乖顺的接过水杯吞了药片,没有发表异议。

 

“还有什么需要么?”王杰希问着。

“没什么了。”叶修道,却没有躺下,而是脱力般靠在床头,静静的看着侧坐在一边的人,末了小心翼翼的问:“大眼儿,可不可以让我抱一下”

 

王杰希看着那人的神情,心脏如同被突然攥紧了揪痛,一直被他无视的感情似乎从心底某处漏了出来,然后瞬间已经烧成一片。

叹了口气,主动揽过那高温的身体环在怀里,一边胡乱摸索着被子想盖上那露出的脊背。

 

动作之间,感觉叶修抵着他的胸膛,双手不敢确定的攀上了他的肩膀,并没有施力扣紧,甚至那手都虚握着拳不曾张开。

 

王杰希抓了被子盖上叶修后肩时,倏然怔住了——搭在他肩上的两只手,正在不住的颤抖。

 

那可是叶修的手。

 

8.

 

王杰希你个巨型渣男!

 

忍受了自己内心对自我强烈的谴责后,王杰希还是不动声色的抱着叶修的上半身让他躺回了床上。叹着气给那人仔细的掖好了被子,不忍心去看那疲惫而安静却又盛满了幸福的眼睛。

 

走到门边拉开了房门,转头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却见叶修偏了头正枕在枕头上望着自己。

 

“大眼儿,我刚说错话了。”

叶修轻轻道:

“你皱着眉,也好看。”

 

半拉开的门缝中,客厅漏入的灯光显得有些刺眼,王杰希一时看不清叶修的表情。

拧紧了那门的把手,男人狠狠的说道:

“你给我好好的,明早要是不烧了,我就答应你。”

 

9.

 

第二天一早,睡的不是太好的王杰希简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前一晚还半死不活的男人一边轻快的哼着小曲,一边递上来一根温度计。

 

“36.5℃,不能更标准的正常体温。”叶修神采奕奕的说着:“怎么样?说话算话不?”

 

“……”王杰希无语的盯着那水银标识的刻度,和笑的一脸春风得意的男人。

这怕是发了个假烧吧!

 

“不过呢,”叶修还在滔滔不绝:“马上要集训了,我可要提醒你,要以比赛状态和队伍荣誉为重,国家利益面前牺牲小我,我们这两个月只谈荣耀,不谈感情…”

 

王杰希拽过那笑到眼睛都打弯的男人,一吻封口。

 

谈你妹的荣耀!

 

——————————end————————————


评论(32)
热度(66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