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百日王喻-第61日】五十度香灰

* 牛郎王x寺庙住持喻,沙雕脑洞来源 @黛薇  @光与热的幻象 ,真不是我的锅。沙雕+烂尾预警,实在编不动了。

* 我不想说自己的文ooc,但这篇是没有c的那种ooc。

* 里面内容都是胡说,纯属搞笑。主要是断章取义#金#刚#经,但有佛教信仰的小伙伴还是不要看了。

——


【王喻】五十度香灰


1.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个德高望重的老和尚,后来他圆寂了。

 

2.

那山也不高,市政大手一挥圈成了城市旁边的大公园,弯弯绕绕的石子路一铺,从婴儿车到健步行的老太太,都能轻易到了山顶。

 

那庙香火很旺,端的是一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气势,虽然庙宇被市政红墙黄瓦翻修了个不伦不类,但好在供奉的菩萨依旧是一派宝相庄严。每日自早课开始到晚课结束,无不是善男善女络绎不绝,有时候人来的太多,老和尚讲经的经堂都坐不下。

 

当代城市男女,谁还没几个心病,心病久结成疾,一个个找门口Tony剃了三千烦恼丝就来出家。老和尚拦不住,看人家头发都剃了,也就留下来住着。这些年轻人心思活络,势要把这间旧庙推向市场,七嘴八舌请了山下一个叫蓝雨的互联网创业工作室,要做一套从线上礼佛到预约摇号听经的系统来。

 

3.

寺里老和尚发灭度一切众生的慈悲心,是大菩萨心肠。

 

每日打他的坐、念他的经、讲他的佛法,在一群求财求子求平安的信众中徐徐往来,他要度众生,而佛讲众生皆非众生,度无所度,法无所法,来去往生,五蕴皆空而已。

 

到了最后那日,救护车都停在庙外,老和尚的一众弟子却被他聚在佛前。修行到了,老和尚也不觉痛苦,依旧是袈裟披肩,铜钵放前,手指颤着指了指庙门口。从他手指尖开始,有他的众弟子,有他庙的香炉和山门,有正三炷香贴额以头抢地的信众,还有门口那辆等的不耐烦的救护车。

 

众弟子七嘴八舌,却不知师父在点什么。

 

正焦急间,来寺庙上班的蓝雨工作室管事儿的年轻人,在正殿门口打了今天的出勤指纹卡,进了正殿。一看这群人的架势先是怔了一怔。而后双手合十向着正位的老和尚鞠了一躬道:

 

“老师父,如来说一切法,实无有法,皆是佛法。这些来寺里烧香的信众,抱有所得之心,是求不到无所得之果,是求不到佛法的。”

 

4.

喻文州,29岁,男,某知名985计算机软件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

 

在近郊净业寺于上任住持圆寂时受持,兼职该寺方丈,朝八晚四,五险一金,年底分红。

 

5.

若是沿着净业寺门口那条青石板路,倒着弯弯绕绕下去,先踏入的是这城市南四环外一片夜生活丰富的区域,俗称红灯区。

 

白日里那些装点得金碧辉煌的会所都空无一人,看过去像是山寨的西欧闹着鬼的古堡。一到晚上就是莺歌燕舞灯红酒绿。和那头山尖上只有白天上班的净业寺比邻而居,真倒是红尘清净一线之隔,色空两立,各不叨扰。

 

现代社会讲究男女平权,不能只许男人嫖不许女人浪,何况现在彩虹旗迎风招展,性少数人群早就挣脱偏见走在共建和谐的康庄大道上。城南这片独立区域从业人员的男女比例也在逐年向着1:1勇敢迈近。

 

6.

“老王,大眼儿,我的杰西卡祖宗。”

一个男人叼着烟拖着电脑鼠标,将excel里面的某行标成了土瞎眼的黄色,调转屏幕把电脑推到办公桌对面翘着二郎腿喝可乐的人面前。

 

“你看看你上个月的KPI考核,丢不丢人?”

 

王杰希瞄了一眼他名字旁边的行数和他身后五行就见底的表格,很无所谓的笑了笑道:“这不挺好,都不用上个税。”

 

“好你个头。”叶修把电脑一合,“你有没有点身为红牌牛郎的自觉?上个月3号之后就没见你接过客!”

 

“客人这个事,都是缘分,不能强求。”王杰希幽幽道,“你看我每天都认真出了勤的。是老顾客们喜新厌旧嫌弃我人老珠黄,怪不得我。”

 

“拉倒吧您嘞。”叶修对着他的脸呼出一口烟,“每晚打了卡就找不到你人,前台接你的那些好妹妹好哥哥的电话接到都中耳炎请病假了。老实交代你人哪里去了?”

 

“我啊,睡觉啊。”王杰希继续一派从容。

“大晚上不上班你睡什么觉?”叶修很气。

“那大晚上不上班你打什么游戏?”王杰希顶嘴。

“哦,哥这是开发新客户。”叶修道,看着自己刚买的全套外星人一脸陶醉。

 

“哦,我白天有事。”王杰希放下了可乐瓶。

“什么事?”叶修皱眉问。

“谈恋爱。”王杰希一脸冷漠。

 

7.

王杰希,30岁,男,国内某211知名大学哲学系毕业,留洋2年,辅修神学。

 

现职城南最高端会所Glory当红牛郎,曾经两度站上xx市最受欢迎男人评选的冠军王座。

 

他的工作主要是陪客人赏花赏雪赏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有时兼职算命,卖艺不卖身。多年提成收入积累,住豪宅开豪车,潇潇洒洒,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然而上个月考核指标倒数第六,收入三千四百二十九,面临被人见人爱教科书叶修大佬末位清退的人生风险。

 

8.

王杰希在和喻文州谈恋爱。

 

怎么了?8012年了,牛郎和方丈怎么就不能谈恋爱了?

 

用王杰希的话讲,这叫红尘万丈滚滚过,三千弱水取一瓢,是冷眼看过世间百态后的赤子之心。

用喻文州的话讲,这叫人人有个灵山塔,只向灵山塔下修,是慧根通透了诸法空相后的以身渡人。

 

9.

叶修点评:呵呵,都是放p。

 

10.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他陪一个客人去礼佛的时候。

 

王杰希自己学神学,一向认为学神学者需是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就像算命先生应当最不信命一样。

 

可现在牛郎业追求高素质高品质的服务,工作时间就只能由着客户走。那珠光宝气的贵妇人还嫌王杰希心中无佛不让他陪着烧香。王杰希只得在寺庙工艺品店门口摇着客人的一把小檀香扇,自我安慰就当他自己来田野调查,还能琢磨琢磨电脑里那篇还没发出去的学术论文。

 

大中午的净业寺没什么人,王杰希靠在长廊上打着哈欠,一瞥眼看到十步之外坐着个年轻人。大裤衩配滑板鞋,手上却端着个铜钵在吃泡面。王杰希正腹诽着现在的青年男女穷到只能吃泡面还要坚持来寺庙烧香,实属不易。下一秒却对上一双极漂亮的黑眼睛。

 

“……”

王杰希商业经营感情,一向看人极准,那双眼睛望过来的时候,他心脏先于直觉砰砰跳了起来。

 

11.

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

 

盛夏午后工艺品店侧门漏出的一丝空调凉风里,三只大眼睛和一只更大的眼睛两两相望,喻文州微挑的眼角稍眯起,将刚咬了一半的鸡蛋匆匆两口咽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笑。

 

“中午斋饭没吃饱,见笑了。”

 

“……”

王杰希早就百毒不侵的一颗凡心突然就化在了这个笑容里,于是他把原本打开话题的各种话术丢到了脑后,温温和和讲道:

 

“再饿,一顿饭也消化不了两个煮鸡蛋的。”

 

12.

两月后王杰希和喻文州赤条条抱在一起回忆二人的初见。

 

喻文州觉得王杰希真帅。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真能吃。

 

13.

总之真爱不论相遇在多么荒诞的场景里,两颗心都能跨过一切身份见识认知差异而紧紧绑在一起。

 

14.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彼时他们刚刚交换过姓名,王杰希刚介绍完自己从事服务业,就有位举手投足间一派富贵气的女人轻轻唤着王杰希的名字,他低头一看,手机上这位客人约的服务倒计时还有一小时零六分三十七秒。

 

王杰希那是非常敬业的,从兜里匆匆抽出一只笔将自己的电话写在喻文州手心里,就整理出清冷中隐藏着脉脉温柔的表情投入了工作中。

 

“我刚求的佛珠,好看吗?”女人将手上新增的饰品给王杰希看。那粗糙的木料在手腕上另一串潘多拉的陪衬下显得格外寒碜。

“简约又有气质,和你很搭。”王杰希压着嗓子睁眼说瞎话,“是主持大师开光的么?”

“没有,鸿海大师圆寂了。听说他临终时收了弟子,是个奇人,不愿意剃度也没受法号,只知道是个姓喻的小年轻,这下周才第一次登坛讲经。”女人道。

“你要来听么?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王杰希随意为对方扇着扇子,顺着话往下接,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你说姓什么??”

 

15.

喻在北方可真不是一个常见的姓。

 

王杰希一脸震惊地回头望去,他刚认识的漂亮小哥正一嘴油光摸着花裤衩的口袋,抖出半张餐巾纸,看到他望过来,擦嘴的动作停了一瞬,若有所思地向着他挥了挥手,手心还有他留下的电话号码,可那眼神正落在王杰希臂弯挂着的手腕上,随即笑得一脸通透理解。

 

16.

王杰希度过了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小时。下山路上的树影婆娑莺鸣柳下,甚至包括挽着他臂弯的客人,都不能分散他注意力分毫。

 

好不容易挨到浅吻手背告别他陪了半天的女人后,王杰希烦躁地滑掉手机屏上五星好评的恭喜界面,迅速挂了个请假申请。而后他就坐在山脚下的某个石凳边上给自己最好的朋友打电话。

 

方士谦的名字闪了半天却被挂掉。很快就追来一条微信——

“接客中,有p请打字放。”

 

王杰希罕见没有计较对方的态度,打字道:

“我恋爱了。”

“和你的右手么?”方士谦很快回过来。

“他看到我陪客人了,会不会误会我的职业?”

“您光荣的职业有什么误会的余地么?”

“说不定他觉得我是出来卖的!”王杰希痛心疾首。

“您不是么?”方士谦很是不解。

“我的身体是纯洁的!”王杰希迅速打字,想了会儿补上,“心灵也是”。

“哦。”方士谦十分冷漠。

 

17.

王杰希坐在石凳上一个人天马行空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比起职业误会可能性向误会更容易阻碍他的感情。至于喻文州好好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共和国的良好青年为什么会深陷宗教迷潭那根本放不进王杰希的眼里。

 

手机收回口袋,王杰希仰头望着九曲十八弯的步行盘道深吸口气,迈开业界知名的两条长腿,就又上了山。

 

为了职业形象练出的腹肌也不光是长着好看的,下山一小时的路王杰希只用了半小时就跑回了山顶。抓了个正带领信众抽签算命的小和尚就问他们新来的住持在哪里。

 

“你要见喻先生?”小和尚挑着眼看着一脸汗的王杰希,“你预约了么?”

“我……”王杰希到底还是爬山累了,气喘不顺,半天才问,“还要预约?在哪里预约?”

小和尚端着一副出家人的怜悯之情,但眼神里的鄙夷几乎就要夺目而出,合着手半晌才轻轻指了墙上的木雕。王杰希初看以为那是个什么奇门阵图,细看才发现是个二维码。

 

手机扫出来是个下载地址,装好后是个宗教神秘与北欧性冷淡融为一体的设计风app,左点右点终于找到预约界面,一看时间都排到了下周六。

 

王杰希第一个反应是自己都没这么红火,现代人真是消费升级了。

 

18.

还好喻文州毕竟在手掌心写了他电话,王杰希拿着app正思考要不要采用最土的堵门战略时,那边却是客客气气发来了短信。名字带手机号,后面还跟了个^_^。

 

王杰希脑海中立刻回忆起叶修搞团建时候的经验分享,说如果一个人给你发短信都要加颜文字,那一定表明了他对你的重视。而后又想起叶修还说过,世界上最挡不住的是郎情妾意。

 

王杰希一边编辑短信询问喻文州的所在,一边第一次觉得叶修这个混球站在业界之巅还是有那么点道理的。

 

19.

王杰希在寺庙藏经阁前的小道上转身到了一处小院时,就看到喻文州向一个中年人微微欠身,而后笑着挥手像是告别。喻文州换了身打扮,但也只是短裤换成了休闲长裤。

 

“下班了下班了!”喻文州在那中年男人完全离开后很是放松地笑着看表,推开自己身后的房门示意王杰希过来。

 

王杰希看着那人下班后神采飞扬的模样,顿时觉得他们的工作性质也许没什么不同。

 

喻文州呆着的这间小屋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但里面摆设似乎新换过一波。宜家风的会客沙发上放着电水壶,玻璃茶几下垫了人造毛毯。可雕花的窗边竖着的依然是古朴的书架,上面斑驳老旧的是传世佛经,五花八门的是编程教材。玄学与逻辑齐飞,宗教共科技一色。


总之我的文就是会被莫名其妙屏蔽一段

 

24.

喻文州没想着出家。

 

他每天一身优衣库在净业寺进出,常常与信众说自己才疏学浅只是造化弄人,不想让老住持圆寂时走得不安心,才莫名其妙坐上了位子,让大家不要对他有过多期望。

 

喻文州劝来烧香的众人,回去该怎样怎样,若人因修佛法而远荤腥肉欲,这是落了法相,有念在身,心终究是悟不了空的。寺里那些青年男女,在他的劝说下也还俗了好几个,寺里财务压力一下小了很多。可是净业寺的香火还是越来越旺,喻文州的谈心预约还是一面难求。

 

“喻先生是真看破了的妙人。”——坊间传闻越来越神。

 

“人们想要把自己依托给虚幻的外物,来寻求心灵的平静,却又打心眼里不想放下,不想吃苦,同时又想要人来认可他们的做法。”喻文州吃着外卖对王杰希说,“但我是个俗人,我从未想过战胜人性,凡事顺其自然,能力所及就成他人之好,到头来莫名其妙当了人生导师。”

 

“你真信佛么?”王杰希笑着问他。

“信也不信,说不上来。”喻文州道,“而且信或不信,本身没有区别,佛不会因为我信就渡我,我不信就不渡我。我不会因为信就剃度食素,也不会因为不信就为非作歹。”

 

“你这些造诣都哪里来的?”王杰希皱眉问。

喻文州在他怀里蹭了蹭,音色空灵道:“JAVA学久了,自然就开悟了。”

 

25.

王杰希也没想着改行。

 

他抱得美人归之后就和喻文州打了招呼,回到了替人排忧解难的一线,只是更多上起了白班。

 

有了爱情滋润,原本就游刃有余的男人甚至还能带入几分真情实感。业绩蒸蒸日上,眼看着到了年底个人产能快超过沉迷游戏的叶修大佬,引来整个Glory的强势围观。

 

“你就不去陪陪你的小男朋友么?”叶修在王杰希微微欠身送走客人后呼出一楼烟,“留人家独守空房合适?”

 

“他不小。”王杰希的思路一向跳跃,“虽然这不重要。”

“打住,我没兴趣知道。”叶修扶额摆手。

“你想多了。”王杰希正经,“我指的是年龄!”

“难道我指的就不是年龄了么?杰西卡?”叶修抖了抖烟灰笑他。

 

王杰希的手机叮了一声,是通知他有预约的声音。翻开一看,客人名字栏喻文州三个字清晰到晃眼。

 

“你干什么啊?”王杰希连忙打电话过去。

“这不你年底冲刺,我帮你添点业绩啊。”喻文州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温温地笑,“寺里刚发了分红,明天想约你陪我去交房子的首付,之后一起吃晚餐……”

 

“然后呢?”王杰希挑着尾音暗示。

 

“然后?”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奈,

“然后……然后就按揭慢慢还呗……”

 

-END-


评论(44)
热度(553)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