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Falling (13)

13

 

水沸的小锅一刻不停地煮着。王杰希手上有掂量,擀好的面饼和馅料比例掐的精准,饺子一圈圈堆下来大小形状具是均匀,最后一个饺子摆到一旁,面和菜都刚刚好收了底。

白色的食物在小锅里拥挤着,边缘都被王杰希捏得结实,鼓鼓囊囊随着水翻腾也没一个破皮。喻文州在旁边边煮边吃,还记得喂劳苦功高的王杰希一两个吹凉的饺子。

 

“其实我们家里冬至还是会包饺子的。”喻文州道,“但是这工作也轮不到我。”

“你就负责吃么?”王杰希忙活完了也坐了下来,架着双筷子就朝喻文州盘子里夹。

“中学在住校,大学在外地,工作在外国。没什么机会回家过冬至。”喻文州吃着饺子很不在意地说着。

“我原来也过得随意,中学时候一家人除夕也就买包速冻意思一下。”王杰希拨拉着锅里快熟的饺子,“但后来出了国,反而重视起来。可能就是要等从和面到剁肉末都要自己准备的时候,才愈发珍惜起国内的年味儿”

王杰希将锅里煮得恰好的饺子捞出来,分了喻文州一半,笑道:

“我后来还会搞不少花样,做五颜六色的饺子皮或者捏成别的形状,下次包给你看。”

 

他说得无意,低头把袖子又向上挽了两圈,抄起筷子却发现喻文州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看着他,对方双眼隔着镜片,瞳仁深黑无一丝杂质,笑意里却有盖不住的遗憾。

王杰希这才意识到他和喻文州可能不再有机会这样一起过一个团圆佳节了,刚放进口中的食物突然像失了味,心底涩然地就要移开目光时,喻文州漫不经心的语气开了口:

 

“好啊,那就说好了。”

 

王杰希不知说什么只默默点了两下头当做应允,见喻文州又吃了一口就将筷子放下望着他也不说话,心想自己嘴快提以后的事到底是弄得两人都不好受,神情一暗低低说了声抱歉。

喻文州却看起来有些惊讶,眼睛眨了眨才像反应了过来,连忙道:

“我吃饱了而已。你别想太多。”

 

王杰希算准了皮馅儿的比例,却没计划好他和喻文州两人的胃容量。后来喻文州可能怕王杰希真以为是他说错了话让自己不愿再吃,勉强又咽下去四个饺子后,径直向后就瘫在床上喃喃道:

“杰希,我真吃不下了,你眼神再忧郁也没用了。”

王杰希原本正在沉默中自省,此时噗一声笑了出来,说了句我表情已经这么绝望了么。喻文州没答他,就只盯着天花板不动,王杰希手还架着筷子就将小臂伸了过去软言道:

“吃撑了别躺着,对胃不好。”

 

喻文州只抬了脖子看他,而后从善如流地抱住了伸过来的胳膊。王杰希手臂力气还是很大的,肩膀一抬就拉着喻文州重新坐了起来。而后很是自然地靠了过去,在另一人微张开正要说话的双唇上讨走了一个不带情欲的轻吻。

 

柔软的接触一碰即走,两人甚至都来不及闭上双眼。不同于他们之前交换过的每一个吻,食物的烟火气尚留在唇角,王杰希从喻文州的唇上尝到了淡淡的椰蓉味,而后者眼中被突然亲吻的惊讶神色也在一个瞬息的眨眼后换成了深沉的温柔。

 

“椰汁咖喱。”王杰希在亲完之后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评论着,“我还是不太喜欢。”

“是有点腻。”喻文州笑笑,“但是不能否认搭配小葱也是很难得的体验啊。”

 

最后几个饺子还是被扔到了垃圾桶中。王杰希边扔还边发表诸如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挣扎在饥饿中的讲话,引来喻文州一个快撑死了的怨念凝视。

喻文州大约是真吃了太多,秉承着做饭的人不洗碗的良好传统收拾了他们的锅碗后,就提议要出去走走。王杰希自然是都随他,把正收发红包的手机屏一关就利落起了身,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宾馆门,站到街面上时却都有些茫然。

他们两个除了工作考察外,就都呆在房间里,对这周边是一点都不熟悉。住得地方也离市中心有段距离,此时夜幕低垂下,马路两边望过去都是清冷漆黑的一片,除了路面两条防洪的水渠边坐着些乘凉的人,就再没什么人气儿了。

 

“就这儿走?要不骑摩托到市里再走?”王杰希问。

“不麻烦了吧。”喻文州左右望了望,“我们往市中心的方向走就是。”

“会不会不安全?”王杰希随口问。

“不会吧,这边治安很好。”喻文州已经走出几步,此时回头笑道,“而且你不是会自由搏击?万一出事你保护我啊。”

 

说实话王杰希一直不算很有大男子主义情怀的人,与自己曾经的几个男朋友也好炮友也罢,也从未存过谁照顾谁的关系。

但是即使很多年以后,他依然记得这一晚,他在异国冷清的除夕夜中,只拥有着刚与他分享了自己厨艺的男人。小城市间隔很远的路灯将喻文州的影子照得斜长,温文尔雅的那人很有些调皮的回头,用天经地义的语气对他说:你保护我。

 

王杰希在那一瞬间仿佛清晰感觉到自己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迅速完成了肾上腺素的制造,跟着沸腾的血液周转一圈,心跳抵着太阳穴砰砰跃动。突然产生的感情陌生而剧烈,如果此时真有什么威胁到喻文州的人出现,他毫不怀疑自己可以为对方赴汤蹈火奋不顾身。

 

“嗯……”王杰希咬着自己的拇指,平复在他的理智看来莫名其妙的热血和心跳过速。

“怎么了?”喻文州敏锐地望过来,语气依然关切。

“没怎么,”王杰希耸肩,向前两步与对方并肩,而后笑道:“我感觉我还挺有大男人的中二情怀的,说不定还能直回去。”

“真的么?”喻文州笑问,“你直过?”

“还没发现自己喜欢男人的时候勉强算?”王杰希瞥眼,“我开窍很晚的,二十多才第一次动感情。”

“哦这样啊,怪不得。”喻文州眯眼,再开口已经全是打趣,“我一直怀疑你初恋是叶修呢。”

“我在你眼里这么重口味么?”王杰希故作惊讶。

“这话说得,叶修学长很优秀啊。”

“哦那你有喜欢过他么?”

“对不起,我也没有那么重口。”

“那你还说我……”

 

两人胡乱扯着些不着边际的话,在没什么行人的路边同样漫无目的走着消食。他们本就并肩走得很近,而且像是中央有什么吸引似的越走越近,直到自然垂着的两只手不经意间相互碰到了一起又像触电般躲开。

 

王杰希没过过这样的二月,热带的风足够湿润而温暖,扑在脸上像是绵延夏日的余音,好像永远都不懂冰冷。他自小在b市长大,又在美东读书,每一个冬天都是彻骨的严寒,年节时候的团圆饭,无不伴着窗外瑟瑟的寒风,也因此反衬出相聚的热闹。

 

但他现在只与身边人走着聊着,也不觉得清冷,大约亦不仅仅是暖风与温柔月色的原因。

 

“天气预报今天B市有雪。”王杰希抬头望了望没什么云的夜色道,“是个好年。”

“你还留着那边的预报啊?我都很久没看过了。”喻文州笑笑,“冻到鼻子通红的新年,我也很久没过过了。”

王杰希愣了愣,才意识到对于身边人来说,这种温暖而悠闲的冬季时分,才是生命里的常态。

“以后有机会,过年去NY找我吧。”王杰希这话讲得认真,“给你包饺子,吃饱了还可以帮我从雪地里把车挖出来。”

“好啊,没问题,挖东西我很在行哦。”喻文州道,手勾了勾拉到了王杰希不知道哪根手指,偏头笑了下手上轻轻用力,皮肤的触感轻巧微弱却带着难以忽视的力量撼动了胸膛,这就算是约定了吧,王杰希在指尖和脸颊一起不由自主地发烫时胡乱想着。

 

“说起来,我快过生日了。”

两人走了许久后,周围的商铺和行人明显都多了起来,王杰希正看着谷歌地图研究他们的位置时,喻文州突然道。

“嗯?什么时候?”王杰希问。

“十号。”喻文州道,有些感慨,“三十岁啊,想做些不一样的事。”

“我三十岁生日前也这么想,于是本来和几个朋友订了酒吧准备放纵一把。”王杰希回忆着。

“结果呢?”喻文州听他语气就知道有后文。

“结果……那天实验到了出结果的重要关头,在实验室通宵守着仪器。”王杰希道,“倒也很有意义。”

“实验成功了么?”喻文州问。

“你就关心这个?”王杰希笑道,“失败了,忙了四个月的工作从头开始。又熬了几个通宵修改计划,几天后才从实验室出来。七月中旬的阳光居然照得我浑身一哆嗦,但是晃眼的那阵过去,重新看清楚校园和蓝天的时候我就想,我三十岁了,心情还是很不一样的。”

 

他讲完后,喻文州啧啧了两声道:“我感觉这是个不好的兆头,我不该问你。会不会我生日那天一去工地发现塌了一座塔啊?”

“你这么迷信么?”王杰希笑他,“说好的唯物主义?”

“唯物主义唯物主义。”喻文州遂双手合十念叨了两声,一副虔诚的样子。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喻文州问,随即倒是反应了过来,“哦你说不一样的事?没有啊,本来计划是和队里一起过的,少天他们也说了提前回来,但是我拒绝了。”

喻文州讲得轻巧,但他抬眼望过来时王杰希就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一定不止是关心队友难得的年假。他们二人虽然相处时间还没过一个月,但是目光神色只需要简单接触,就好像能明明白白看到对方心底一般默契。王杰希于是从善如流地偏头思索了一番后道:

“那我想想吧,保证让你过个难忘的生日。”

 

喻文州果然露出赞赏的神情,一副交付出去重任的样子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他本就比王杰希稍微低一点,尤其后者出于喜好还要穿稍带点鞋跟的户外短靴,拍完肩膀顺势就像好哥们儿一样勾上去,竟在瞬间觉得对方高出他一大截,顿时很是不满。

“本来就高还穿高跟靴,你们圈里人的审美就是高又有肌肉的么?”

“嗯?”王杰希本来正在思索,听他一说望了眼自己的短靴和喻文州非常诚实的平底帆布鞋,倒是瞬间突发奇想道:

“要不,你生日那天晚上我带你去露营吧,就我们两个。”


评论(32)
热度(14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