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Falling (10)

——

10.

 

王杰希当然还是答应了。

 

经过近两周的相处,王杰希已经对自己无法拒绝喻文州的建议这件事放弃了挣扎。他摇了摇头默默将浴衣脱了下来。反正床都上过、最隐秘的地方也被看过甚至接触过了,此时再也不用专门还跑进浴室换衣服。于是大大方方将浴巾扔到一边椅背上,走到衣柜前翻起衣服来。

 

喻文州靠在墙边给黄少天发着短信交代自己晚些过去,一抬头就见王杰希脱了个精光,肌理分明的后腰上还有两三道红痕未消,他正回味着,一件衬衣已经盖上了精瘦的腰。而后王杰希很是自然地腰一弯就要穿内裤。

 

喻文州几乎就站在他正后方的角度,还没反应过来就听那人嘶地吸了口气,随即依然泛着红的臀缝和半隐其中的深红入口就在他面前一晃而过。虽然昨晚早就看过也对那里做过最亲密的事,但是在阳光明媚的清晨以他300度远视的视力仔细观摩什么的,纵然是一向从容淡定的自己都有些受不了。

 

王杰希很快穿好衣服,中途听到喻文州走开的脚步声,等回头就看到那人换了窗边站着,面颊上的红晕都没消干净。王杰希卓越的分析能力几乎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本来他也是有些耻的,结果看喻文州颇不好意思反而自己倒不介意了,撩了撩没吹干的头发笑问:

“昨晚喻队长可还满意?”

 

“欲仙欲死。”喻文州挤出四个字评价,看起来还算淡定。

 

 

去工地还是王杰希开摩托。分开腿坐上去的时候股间一阵酸痛,让他忍不住又吐糟喻文州不会是被人送上下班习惯了才硬要赖着他。喻文州在他身后根本不接这话,只是两手比往常都紧地圈上了他的腰。

 

王杰希先前每日都是从喻文州他们的援建工地出发,傍晚也回来。对于这片地区自然算是了解。但他平时也都是路过而已。今日完全无事,干脆就跟在喻文州旁边看他忙活。

 

“我们总共两个援建任务,这边刚开始不到两年。另外那边基本已经完工,在做后期保护了。”喻文州领着王杰希走过石碓散落的一片荒地,绕上了已经垒好石台的一处。那边半个高塔已经竖起,黄少天正带着一顶遮阳帽爬在塔尖,向着一旁脚手架上的一人吩咐些什么。

“两年?听着也不短了。”王杰希看着没怎么成规模的工地有些困惑。

“先期工作花了很长时间。”喻文州解释,“吴哥的历史有四百年的空白期,在那期间,这片遗迹早都被原始森林盖了个干净。再加上后来战乱,虽然我们到的时候,森林树木基本清理干净了,但是所有建筑都完全坍塌了。最开始一年多的时间都在给石头分类编号,寻找可能的衔接对象,然后画复原图。你来之前四个月左右吧,我们刚刚开始实际的修复工作。”

 

“所以现在就是堆积木了?”王杰希望了一圈,就见大大小小的石块上都有类似油漆涂过一样的编号。

“差不多吧。”喻文州道,“但是理论和实践永远是有偏差的。很多地方究竟垒哪一块会有许多选择,再加上排列组合。有时候刚垒上去的时候没问题,但是再往上就会出现问题,所以还要做一些承压的分析,轮番试验排除的工作量相当大的。”

“你搞得定么?”王杰希眯着眼笑他,“不是数学不好?”

“搞不定。”喻文州摊手,“这些都是少天在搞。”

 

“这就是我最近的工作了。”喻文州走到一处后停了下来。王杰希看到那里五乘五摆着二十五块大小类似的长方形砖块,有几块还是中间断裂过,用铁钉重新固定的。

“从它们中间尽量确定出十六块,做西北角第二层方塔的塔基。”

 

喻文州将自己的笔记本一摊,王杰希就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编号和手画的切面图。喻文州就半跪半坐在石块间的草地上,时不时用卷尺度量一下砖长。那些砖也并非完全是长方形,许多边角都有凹槽,王杰希推断这应当和国内木建筑的榫卯结构类似。

 

喻文州一开始工作,就全身心都投入了进去,也不再与王杰希讲话了。等太阳慢慢升起来后,汗水就顺着喻文州的发角滑落,那人也丝毫不觉的样子,连擦汗的动作都没有,依旧是该做什么做什么。

王杰希就在一旁看着,虽然中途喻文州有颇为抱歉的建议他可以四处转转或者自己到其他遗迹处观光也行,但是他却觉得就这么看着喻文州忙前忙后仿佛更有趣些。男人在他身上留下的感觉还未褪去,他在石碓边站站坐坐都不怎么舒服,最后干脆也跪坐在一旁,揪了身边的野花野草把玩了起来。

 

“那是什么?”喻文州将近两个小时的一声不吭终于结束,似乎是准备休息一下地朝王杰希走了过来,一边从口袋里掏湿巾擦脸然后补着防晒,一边好奇打量着正被王杰希编成手工品模样的草穗。

王杰希自然知道这人在问什么,但他还是举了举手里的狭长草叶,故作认真道:“是草。”

喻文州擦防晒的手一顿,望过来的眼神依然笑盈盈的,却有些别样深意,打量了他一会儿才道:“你冷幽默的时候,和叶修特别像。我们原来在赛场上,他一本正经讽刺别人的时候,就是这个腔调。”

“近墨者黑。”王杰希一脸自嘲,“看来十八岁才远离他终究是晚了。”

 

喻文州想来也是累得够呛,拎着一瓶矿泉水坐在他身边,慢慢喝着也没再说话。王杰希手指飞舞打着草结,过了一会儿后就将已经编成鱼型的小手工递到了喻文州面前。

“诶!手真巧。”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将王杰希掌心的那只小鱼拿了起来,柔软的草叶似乎并不适合做这样的草编物,但王杰希弄出来的样子依然是惟妙惟肖的。

“我就不行,小时候还照猫画虎做点手工,但也都不太好看。”喻文州回忆着。

 

“说起叶修……”王杰希这时想起了些什么。

他与叶修无比熟悉,彼此的黑料能互揭几个晚上说不完。而他了解到叶修与喻文州的关系后,也是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两个人应当也是十分亲密的好友了,那按理来说喻文州的喜好甚至一些私人生活,就算不拿到明面上互相讨论,以叶修识人观物的那双眼睛,不心底澄明透亮都不可能的。

 

这样想来——

 

“你们说过我些什么啊?”王杰希问。

喻文州正喝完水,很是自然的将那瓶子就往王杰希这边递,听到这话倒是怔了一下,托起下巴幽幽看过来,才道:

“没说什么。就不到一月前他问我近况,说到柬埔寨这边他聊到了你。我之前也是知道你的,叶修有提过。他提起你工作考察的住宿困难,我就想着好朋友的发小就是朋友了,随口建议你来住的时候叶修还很犹豫来着。”

“就这些?”

“差不多吧,他还说了你是个好人,让我不要欺负你。”喻文州笑眯眯。

“我谢谢他祖宗。”王杰希表示不领情。

 

喻文州哈哈笑出声,王杰希拿过那瓶喻文州喝了一半的矿泉水也很不客气,对着嘴就灌了两口。

“他还和我说我们会很合得来。”喻文州此时轻轻道。

“是很合得来。”

“有点过于合得来了。”喻文州撑着下巴,却没再看王杰希的方向。

 

 

正中午日头盛的时候,王杰希就摊在考古队临时支起的两个活动板房里,看着喻文州在烈日下跑来跑去爬高上低,实在热到不行了就从工地中下来,到一旁树荫底拎着水桶当头就浇,而后休息个三五分钟,就又忙碌起来。

 

王杰希透着小窗看他,心里涌起些敬佩,而且很快就想着喻文州平时这么高的工作强度居然能靠堪称单薄的身体撑下来,难怪在床上亦是颇有耐力。

他这边琢磨着,又惦记起早上二人的交流,咬了咬手指还是将手机掏了出来,翻开通讯簿就找了个电话打了出去。

 

那边接得很慢,通了后先听到的却是风声,而后才是他熟悉无比的欠打声调:“喂?大眼儿,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你等等啊,我马上进车里。”

王杰希听着就没吭气。那边手机摩擦布料的声音传来,过了会儿听得到关车门的声音,跟着风声也小了不少。

“马上啊,我开个空调。”那边远远传来一句,紧接着手机像是从口袋里被取了出来,就听清晰地人声道:“哎呦真是冷死了,难为你还惦记着我,我这都快孤苦伶仃的死在风雪交加的B市夜晚了。”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王杰希和这人讲话一向不客气,“我有事问你。”

 

那头传来呵呵一声笑,而后悠然一句:“东南亚的太阳暖和么?”

“有点过于暖和了。”王杰希眯起眼睛。

“我的学弟可爱么?”那边的声音没了方才寒风里的语速,此时很是惬意问着。

“叶修。”王杰希想这人果然清楚自己的来意,“你坦白从宽。”

“诶!这么多年都是我和别人说这个,突然被人说,还挺不习惯的。”叶律师在那边笑着,完全是明知故问的语气,“要我坦白什么?”

“喻文州。”王杰希直白了当。

“文州怎么了?”叶修继续逗他,“那可是哥的亲学弟,博学又聪明,严谨细致还难得风趣幽默。怎么样?是不是挺喜欢?喜欢是正常的,我要是基佬我也喜欢。”

“你和他都说我什么了?”王杰希问。

“没说什么。”叶修的语气认真了一点,“就讲了些基本情况啊,都是你工作上的事。真没把你5岁魂斗罗打不过我哭鼻子的事告诉他。”

 

“……”王杰希沉默,最后决定更直接些,“你们是不是联合套路我?”

叶修啧啧了两声,继续笑道:“这个真没有。我提到你暂时找不到房子,文州就提议寒假这几个月旅游旺季,让你和他住一起就行。我是考虑了你的行事风格,才暗示了一下你的取向,后面我就什么都没说过了。”

“哦。”王杰希冷然。

叶修在那边又笑了几声,再开口就有些看热闹的意味道:“怎么?你被套路了?”

“不算是。”王杰希就算下身还疼着,也莫名就想护着喻文州,“他毕竟没你那么没下限。”

“这就向着外人了?”叶修那边的回话已经完全不再正经,“大眼儿啊,不是我说你。就你那理工脑,改明儿被文州卖了都帮他数钱。他一个套路你就足够了,完全不需要哥这个段位出马。”

 

王杰希在电话这头默不作声,望着远处太阳地里,正拿了张薄纸半蹲着比对什么的人,心尖上某处像要融化般软软的。

“不过该讲的话我要讲。”电话那边的叶修此时却是全然换了个语气道,“他提出可以让你住他那里时,我很认真想要拒绝,因为我并不想让你俩有这么近的交集,这很危险。”

王杰希嗯了一声表示他听着。

“你美国的教职定下来了么?”叶修问了件无关的事。

“定下来了,这个课题做完博士后结束。就可以留校了。”王杰希轻声道,一时觉得自己目不转睛望着的那人身影,在过热的地表温度中稍显得模糊。

“我不知道文州有没有说,但反正他迟早会告诉你,他是不可能离开的。”叶修道,言语中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我还是很了解你也很了解文州的。”叶修感慨着意有所指,“尤其是对你,毕竟我看着你长大,内心是很舍不得你受伤害的。”

 

王杰希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在将近37摄氏度的环境中都要发抖。虽然他知道叶修确实是为他着想,但这也不妨碍他恶心回去,在记忆里挑拣了一下,迅速回击道:“谢谢关心了,叶修哥哥。”

 

这话说完他就掐了电话,脑子里空空的似乎在想什么也似乎什么都没想。靠近丛林的小屋听得到清晰的虫鸣,王杰希握着手机眼睛望着窗外也没对焦,直到手里的手机又震了一下,他划开一看居然是叶修的一条短信跟了过来——

 

“喜欢就追,爱过不亏。”


-tbc-

评论(6)
热度(153)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