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Falling (1)

*古迹援建的考古队队长喻X丛林考察的植物学家王。

*喻双王弯,都不是什么冰清玉洁的主。炮友转正,无差互攻喻王偏多。纯食勿入!!
*考古学部分大多靠谱,植物学部分纯靠度娘,风土人情都是我一家之言。

*本质上是篇柬埔寨旅游心得。所有内容不做基于学术严谨的任何保证。

——

第一更曾经发过,基本无改动。

——

 

1.

 

“欢迎王杰希老师。”

 

王杰希背着他的帆布包拖着30寸的两个大箱子刚出了又小又破的机场,就看见一张举得高高的A4纸,在一堆欢迎xxx一行贵宾的旅行社接机牌中,字迹清秀挺拔,很快就吸引了他的视线。

 

举着纸的是个年轻人,看起来与王杰希年龄相仿,肤色一看就是被东南亚的太阳反复塑造过,泛着很不属于国人的黑。那年轻人一手举着纸,一边也正抬头在人群中寻找着,和王杰希的目光一对上,就见对方眯起眼睛眨了眨,收起了手上的纸片朝他走来。

 

“王老师,您好。”对方笑着伸出手。

“叫我王杰希就好。”王杰希握住那只对男人来说算是秀气的手:“您是…喻文州?”

“我们看起来差不多大,就别用敬称了。”喻文州笑眯起了眼睛:“叫我文州就好。”

“挺意外。”王杰希看着面前一身运动服清爽阳光的男人:“我原本以为考古学家都是那种,严肃古板的老学究。 ”
“严肃古板的老学究都在国内待着呢,哪里会来这里喂蚊子。” 喻文州甩了下偏长的刘海,笑道:“杰希倒是和叶修学长口中描述的一模一样。”

 

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已经十分自然地省略了他的姓氏,略显亲昵的称呼让喻文州温和的声线一修饰,却也一点不觉得轻佻。
“他能描述我什么?大小眼么?你隔那么远就看清楚了?” 王杰希笑。
“不是呢,” 喻文州很是正经道:“叶修前辈说人群里打眼一看谁最不像来钻林子的就是谁了。”

叶修是王杰希的发小,两人从穿着开裆裤的年龄一起翻滚打闹到王杰希高二时随父母出国读书,这次他来东南亚做专题研究之前,回国见了一面这位扬长避短从事了自己最擅长的嘴炮职业的叶大律师,结果这人一听他的目的地是柬埔寨,倒是介绍了自己正在搞古迹援建的校友给王杰希。

王杰希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帆布鞋露脚踝,黑色小脚裤配深蓝色的刺绣印花衬衫,太阳镜还挂在胸口,差一顶草帽就是来度假的纨绔子弟了,也是摊手笑道:“你们那是没见过我的正经装备。”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向停车场走去。王杰希了解到喻文州是叶修P大的学弟,两个人认识是在学校的辩论队,叶修犀利嘲讽,喻文州沉着腹黑,两人在赛场上攻守相辅,场下也很快成了交心的好友。

“能跟叶修在嘴皮子上分庭抗礼,你一定很了不起。” 王杰希由衷的赞扬了喻文州。
“都是过去的事了。” 喻文州道 :“我现在只会搬砖。”

 

王杰希笑出了声,他发现叶修的这个学弟真的是个很友善的人,两人刚照面没多久的生疏气氛在几句话之间就被对方的言谈轻易打破。忍不住更仔细地观察起他。喻文州穿着件很薄的白色长袖外套,看起来主要是用来遮阳,袖口此时随意挽到臂弯,露出的手臂有着不算明显的肌肉。下身的运动短裤刚好晃在膝盖处,也是蹬了一双深蓝色的板鞋。

 

除了倾听他说话时明显的斯文气质以外,也一点不像搞考古的就是了。

 

“你是南方人么?”王杰希问着,他注意到喻文州虽然被晒得够黑,但是面容间却依然很是清秀。

“对呀,”喻文州笑着:“土生土长G市人,不过你知道的,我在B市念得大学。”


二人推着行李出了机场,虽然北半球已经是冬季,但是暹粒市下午四点的室外温度将近35摄氏度。热情不减的阳光很是刺目。喻文州开来接机的是一辆有些旧的黑色吉普车,王杰希开后备箱放行李的时候几乎烫的手都一缩。

“你的车?”王杰希随口问。

“哪里,”喻文州道:“队里租的,就这一辆。这边大多数车都是二手,租起来也很是便宜。”

 

王杰希放行李的时候,喻文州启动了车子却没关车门的探头看向车后:

“杰希你会开车么? ”
“我驾照到期,审核出了点问题我又急着走,所以恐怕是不能开了”,王杰希道。
“我有点手残”,喻文州吐了下舌头钻回了司机位:“动手能力不行,所以你别嫌我车技差啊。”

“麻烦你来接机就很脸大了,不敢计较车技啊。”王杰希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拽了半天安全带却没找到车座边的搭扣。

“诶,那个坏了,”喻文州看过来:“不系应该没事,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你车技有这么差么?”王杰希笑着靠在椅背上:“而且动手能力差你怎么下考古现场?”

“当年差点就因为这个去做纯粹的研究了。”喻文州的语气很是感慨:“后来还是自己执意想要做发掘才在考古队留下来。”

 

二手车的空调声很大,好在嗡嗡的开起来之后,制冷效果倒是没打折扣。

 

“送你去哪里?”喻文州扶着方向盘问:“我听叶修说你一直没订到酒店?”

“旅游旺季太可怕了。”王杰希无奈道:“后来还是订到了,就是很远。”

王杰希摸着手机,将上面的酒店地址拿给喻文州看。

“远倒是一般。”喻文州有些犹豫:“但是这边交通很差,全市只有4个红绿灯,塞车厉害的时候不输B市,你每天怎么往返啊?”

“准备租个摩托车。”王杰希笑道:“我也不一定每天都回酒店的,住帐篷什么的也很习惯了。”

 

“要不这样。”喻文州皱了皱眉:“既然你也在吴哥城里考察。我们队里在附近包了宾馆,都是标间,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住。”

“会不方便吧?”王杰希迟疑。

“没事的,最开始叶修说你订不到宾馆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打算,房间都收拾好了。”喻文州笑着看向王杰希,很是真诚。

“嗯......”王杰希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道:“我同性恋,你会不会介意?”

 

喻文州的笑容里有了一闪而过的诧异。

“哈?”他开口时的语气依然是轻快的:“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你这么坦诚让我有些惊讶诶。”

王杰希笑着靠在椅背上,偏头看向刚认识没多久的男人。

“这毕竟会导致我和你住的时候可能克制不住自己想入非非,所以还是告诉你一声比较好啊。”

“我现在黑得自己都嫌弃自己,”喻文州倒是平静的顺着这个稍显尴尬的话题自嘲了起来:“你要是还能对我有想法,可能我会很荣幸呢。”

 

等到喻文州踩了油门启动了车子。椅背骤然的推力让王杰希整个人向前一晃,手差一点就要扶上前控台。这一突发事件打断了之前的话题,王杰希缓过来之后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喻文州说自己车技差真不是谦虚。

 

“我要是找借口说这是二手车的油门不好使,你能信我么?”喻文州双眼直视前方笑道。

“不能。”王杰希面无表情的拉着车窗顶的扶手:“搞科研的要尊重事实。”

 

暹粒作为整个柬埔寨旅游业最发达的城市,却依然还是破旧。王杰希靠着窗边打量着这个小城市,道路很窄,没有公共交通,街上都是散乱的摩托车和用来拉游客的电动三轮。又黑又瘦的小孩子赤裸着脚在街边玩闹,肢体不全的乞讨者在烈日下独行,偶尔的几家商店也看着脏乱。

 

“街上好多小孩子。”王杰希似是随意聊着。

 

“这里很穷的。”喻文州开着车随口道:“柬埔寨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几个国家之一。暹粒算是经济好的,但是也有大量的孩子不能够上学,文化水平低反而孩子越生越多,很多人活着都很艰难。尤其是旅游业发达之后,很多父母靠孩子向游客乞讨来过日子,更加不重视教育了。等到了吴哥窟你就知道了。”

 

“你来了很多年了么?”王杰希问。

“是啊,从四年前开始就在这儿了,快晒成东南亚人了。”喻文州道:“除了夏天四十多度的气温实在无法工作会休假三个月以外,就不怎么回国。”

“过年呢?”王杰希问,此时正是临近农历春节,而暹粒城市的街道上可能是为了迎合中国游客,很多地方都挂起了红灯笼。

“你也看到了,凉快也是三十多度,但是这时间都非常宝贵了,今年应该不回去了。”喻文州苦笑:“这边生活成本很低,一个月花不了几百元,又不回去过年,倒是给家里省钱了。”

 

喻文州他们所住的宾馆看起来不算阔气但是颇为干净,房间也挺大,喻文州真的已经将自己的杂物都归拢到了一个角落,留了完整的半个房间给王杰希,甚至连书桌都多搬来了一张。

 

“这个给你。”喻文州递来一张工作牌,王杰希看着上面C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抬头和自己的照片名字咧了咧嘴。

“觉得自己很有文化。”王杰希笑。

“听说你是独立考察,我就帮你弄了一个我们的工牌,要不然天天被人拦下来查门票,太麻烦了。”喻文州解释着。

“有审批么?”王杰希翻了翻手中的牌子。

“嘘,这我找我们头儿要的。”喻文州笑了笑:“他老人家擅长职业造假,所以这张名牌有没有过审批我是不知道的。”

“这样好么?”王杰希眨了眨眼睛:“搞考古的擅长造假很吓人呢。”

“所以不能声张啊!”喻文州笑。

 

喻文州向王杰希表示了自己还要回工地,留下了一张房卡和摩托车钥匙就走人了。

王杰希把自己各种仪器笔记标本袋摊了一地,开始慢慢收拾整理,他感觉自己的心情很不错,坐在酒店的地板上斜眼瞄到喻文州整齐堆放在另一张桌上厚厚的资料,突然就对之后几个月的工作有了不一样的憧憬。

 

还真是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王杰希想着。


-tbc-


评论(11)
热度(266)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