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Falling (12)

* 生贺最后一更,爱我们王,希望明年也能陪他过生日。

——

12.

 

和聪明人相处的好处,就在于隔着窗户纸的心照不宣。

虽然硬要讲清楚的话,王杰希揣测喻文州这大概可以算作表白了。但是他们二人的情况摆在中间,彼此拐了好几个弯来试探,无非就是想要避开硬要一句答复的尴尬。

 

于是直到太阳落尽,两人在暮色中从高处下来,王杰希紧紧抓着喻文州的手护着他从脚手架往下爬,之后共乘着工地边仅剩的一辆摩托车驶过这落后东南亚小城的晚间炊烟回到住处。他们都没再说起任何有关感情或事业的话题。

 

二人依旧闲聊着,甚至一同出了宾馆到对面711扛了新的几桶矿泉水回来,他们依旧用着同一套洗浴用品,各自从浴室中出来后都是一模一样的淡香。前一夜弄脏的床上用品早就被换了干净,但极致的温存记忆却不是各自躺回各自床上就能消除的。王杰希准备完第二天的工作,躺在自己已经又是沾满淡淡香料味的洁白床品上,盯着天花板一点困意都没有。

 

喻文州在隔壁床开了个阅读灯翻着什么闲书,看到半小时左右打了个哈欠,先摘了眼镜放回桌上,又将原本放在桌上的那条沉香小鱼带回脖子上,起来去了趟卫生间,回来躺下。王杰希保持着望向天花板的姿势一动不动,将这些声响听得清晰。旁边人抖了被子半爬起来大约是要关灯了,他却等了许久都不见眼前黑下来。

 

一偏头,就看到喻文州望着他。

“睡不着?”喻文州问,“下午睡太久了吧?”

“嗯。”王杰希随便应了声,又转了回去。

“杰希,”喻文州似是又盯着他思索许久,才用讨论正事的语气慢慢道,“我们……”

“你别说什么类似于和之前一样相处就好。”王杰希举起手打断了他的话,定定望过来,“你昨晚可是上了我的,至少要负够三个月的责任啊。”

“……”

喻文州被他这直白抢话噎了一下,许久才点头很是认真的说了声好。

 

 

王杰希在这之后得到了喻文州印在他眉间的一个晚安吻,又熬了会儿就在对方均匀微弱的呼吸声中睡去。

 

二人工作照旧,却是转眼几日就到了年根底下。考古队就算在外多年,那也是事业单位,该放的年假要放。黄少天他们几个陆陆续续回了国,等到年二十九那天,因为队里人走光了也没法继续工作,喻文州干脆是给他们临时雇佣的柬埔寨工人也发了红包,让他们都休假去了。

 

“你回不回国?”喻文州在前一夜边包着红包边问王杰希。

“不回。”王杰希道,“父母都在国外,其他亲戚刚回国的时候该见的也都见了。”

“那这里彻底就我们俩了。”喻文州道,“年夜要不要包个饺子?”

“你会?”王杰希知道G市人过年没这习俗,想他是照顾自己才这样提议,心里倒是温暖。

“不会啊,王老师会么?”喻文州问。

“那必须是会的,你想吃么?想吃我给你包。”王杰希道。

 

喻文州含含糊糊嗯了声,就又去包他的红包。王杰希看着他忙活,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欠着喻文州不少钱。

“呃……”王杰希迟疑了一番还是直说了,“上次你帮我给的小费,加上半间房的房费,大概有多少?我一次付给你。”

“嗯?”喻文州抬头,显得疑惑,“住宿公家包的,住我一个是住,加你也是住,就算了吧。”

“那上次去玩给了六百的小费,我总是要给你的。”王杰希坚持,已经拿出手机就要转账。

喻文州扣住他手腕不让他动,扯了几下故作正经道;“你看你都陪睡了,别计较这些。”

王杰希挑着眉迅速把钱转了,而后严肃道:“算上睡我那可就贵了,这笔要加起来喻队长怕是会破产。”

 

他们中间的床头柜的抽屉里,现在放有一瓶只用了一次的润滑。是某日二人在对门711买新一瓶沐浴露的时候,王杰希当着喻文州的面很随意地从收银货架底层放到他们的一干日用品和零食边上的。喻文州正在掏钱包的动作依然流畅,可拎了袋子转头看向王杰希时眼神就相当复杂了。

 

二人的关系说朋友未免虚伪,说炮友又显得冷淡,说是临时情人的话,喻文州除了那日晚权当许诺的晚安吻后,也再没对王杰希有过任何身体接触。两个人像是徘徊在什么边缘彼此试探了几日后,行事作风一向直来直去的王杰希决定自己打破这种平衡。

 

“珍惜点时间。”王杰希在收到喻文州的无声询问后开口道。

 

于是他们当晚又做了一次,憋了几日的各种情绪宣泄起来竟是比第一次还疯狂。王杰希仰着脖子任由喻文州的手指在他身体中摸索,紧紧咬着对方的唇在被进入时依旧只顾得上搅紧舌尖索吻,身后被撑开的感觉依旧强烈,但王杰希只闭着眼一声不吭地迎合。

两人在完全不同的氛围中安静而疯狂地彼此摸索慰藉,全无初次时还有余裕互相调侃与言语交锋。到最后只是喻文州咬着王杰希的耳朵说了句你湿成这样不用润滑都行,而后在后者身体剧烈的收缩紧咬中双双达顶。

 

那之后他们之间的隔阂似是终于消融,两人该聊天聊天、该互损互损、该讲段子时因为有过身体接触甚至更加肆无忌惮,除了偶尔的一些温情与关心,好像又回到了最初两周的模式。

 

喻文州这几日不去搬砖了,王杰希的考察可不能就那么扔着。久违的轻松感让王杰希心情飞扬,工作起来都更加卖力。两人早说好了过年一起包饺子,王杰希还要拜访他的树,采购原料的工作就全数扔给了喻文州。

 

他们住宾馆没有多齐全的厨具,好在案板和锅总是有的,虽然这也都是他们考古队和宾馆协商后才允许他们在客房里使用。

年三十当天,王杰希稍微早了一些从林子里回来。一进房间门就看到二人原本满满堆在书桌上的资料文献实验记录都被喻文州整齐小心地挪到了墙角的地上。桌上放着喻文州的电磁炉和一口配套小锅,还有各种菜肉和小半袋面粉。而喻文州正架着自己的金框眼镜,慢条斯理地剁着萝卜。

 

“这都要戴眼镜?”王杰希换了衣服洗了手准备参与劳动前,探着头问着。

“万一看不清会切到手。”喻文州道。

“嗯……你远视多少度?”王杰希问。

“三百,不算高。”

“哦……我上次就想问你……”王杰希道,一副好奇口吻,“你压着我的时候也没戴眼镜,知道自己在和谁上床么?”

喻文州剁萝卜的动作停了下来,被王杰希天马行空的幽默搞得有些无所适从。他可不相信以王杰希的知识水平能问出这问题,于是思索了一下回道:“不敢看你太清,会早泄的。”

 

两人飚起段子就没完,可能也是因为此时就留得他们二人一起过节,亲密的感觉更加强烈。喻文州看来很少做饭的样子,等王杰希加入工作他们的包饺子大业才真正走上了正常的进度。

王杰希和好了面剥好了虾,连蒸蛋都蒸上了,喻文州还在和最后一点萝卜较劲儿。两人只有一把菜刀一个小案板,喻文州占着王杰希也就没法继续,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剥夺了对方的使用权。

“我来吧,你太慢了。”王杰希道。

 

他们两个人都有不小的仪式感,觉得难得要自己包饺子吃,就要丰盛一点。于是虽然就两个人,还是买齐了牛肉萝卜、猪肉小葱和虾仁鸡蛋三种馅料的食材。

“店家看我每个都只买那么一点,简直不想卖。”喻文州这会儿没什么事可做了,就坐在一边看王杰希把一柄菜刀挥出了残影。

“看我是外国人还坑我,他们这边农产品哪有那么贵。”

 

窗外的天慢慢黑了下来,异国他乡当然没什么过年的氛围。宾馆外马路还是如往常一般满是鸣笛的声音,这会儿落在他们房间里却不显吵闹。

喻文州被嫌弃了效率后干脆完全撂了挑子,一边拿来自己的手机一边道:“国内开始发红包了,你要不要手机给我,我帮你抢啊?”

“你抢得到么?”王杰希把虾碎弄好了又开始剁肉。

“我抢红包一绝的。”喻文州笑道,“总是手气最佳。”

王杰希笑着说他手速不够运气来凑,偏头却看到喻文州的手机桌面有些眼熟,探头看了眼就被喻文州察觉,那人抿了抿嘴直接把手机举起来给他看。

“是你给我的草编小鱼,我照的,好看么?”

 

不算精致的绿色草编物躺在喻文州的手心里,被挑了个独特的角度拍了下来,半露的指缝间还能看到一块青砖的棱角,喻文州似乎还专门加了个好看的滤镜,本来很随意的一张图拿来做桌面倒也不显得粗糙。

 

王杰希突然就有些讲不出话。

 

于是他只能埋头继续给两人张罗晚饭,看喻文州实在无事做就指挥他拌馅料。他们也没买什么调料,基本上就只有盐。喻文州倒是弄了几种这边独有的酱来当蘸料,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一会儿小葱猪肉蘸椰汁咖喱,你确定么?”王杰希表示怀疑。

“试试嘛,”喻文州笑,“你喜欢的那个酸甜的什么酱我也买了,你可以吃那个。”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王杰希看着他从小罐子里往外倒着青红辣椒和柠檬泡制的调料。

“第一次和你吃烤肉的时候你有说啊。”喻文州很不经意地回答着。

 

等到了包饺子的时候,王杰希更是十指上下翻飞包得飞快,很快就垒出一整盘,旁边唯一的一口小锅已经煮开了水。他们二人份的饺子一次是肯定煮不下,于是赶紧把先包的扔了进去,喻文州摆弄着电磁炉煮起饺子。

 

国内正是隆冬,可他们这儿却炎热如夏季。那小锅沸腾起来整个房间都热,喻文州连忙把空调往下调了好几度。

王杰希还在忙活,第一盘饺子就已经煮好了,他还腾不出手吃,这盘自然落到了没怎么出力的人手上。可喻文州小心翼翼把王杰希的成果盛了出来,夹着一个吹凉了蘸了调料,倒是先递到了对方嘴边。

 

这种属于另一人的周到和温柔,让王杰希又有些语塞,顺从地从喻文州的筷子尖上叼走那枚饺子,正品味着独特的味觉搭配,就听喻文州笑着问他:

“熟了么?”

王杰希嘴巴占着就只能瞪他,还来不及讲话,那人后一句又软言问道:

“好吃么?”

 

王杰希原本想说都是他包的当然好吃,但喻文州此时深深望着他,一贯平和而冷静的双眼中满是压抑着的情绪。方才刚淡去的感动又统统回归,烧撩着点燃起心底一直难以控制的一处。

“味道很独特……”

于是王杰希讲着,无意识扫过窗外属于热带的乔木与这间他们住了三周的小房间。

“很不一样……”


-tbc-

评论(14)
热度(159)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