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Falling (4)

*预警见前。

——

4.

 

第二日一早,喻文州起来时就看到王杰希已经完全换了一身装备。潮流时尚的九分裤和帆布鞋已经收起,套着棕绿色的一身透薄的长袖长裤,蹬着探险靴,袖口和鞋口都是扎紧了的。正将一柄约三十公分的大砍刀用布包着想装进背包里。那刀看着质量极好,被晨时的朝阳照着,都露着几分森寒。

 

“这东西你怎么带上飞机的?”喻文州的睡意在看到这么长的刀后完全醒了。

“申报。”王杰希道,“手续复杂得厉害,学校那边要开证明,我自己也要写材料证明我从小就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伤害。然后人刀分运,在机场也要被反复检查。”

“但是我怕这边买不到顺手的,可能直接导致我研究工作不能开展。”王杰希问,“吓到你了?”

“还不至于。”喻文州道,“倒是突然觉得很安全。”

 

“我要不要自己租一辆摩托车?”二人临出门时,王杰希把鼓鼓的双肩包背了起来。

“看你。”喻文州很是潇洒的挂着工作牌夹着笔记本就出了门,“我其实一般都和少天他们一起走,大家嘲笑我车技差,怕我路上出事。我那辆基本不用。”

“感觉到了,快没油你都没注意到。”王杰希笑,“那我不租了。我的课题不需要深入丛林太远,每日当天往返的话,能考察的时间不会超过你们的工时的,可以每天负责送你上下班。”

“那太好了!”喻文州很是开心,“以后就麻烦老司机带我了。”

 

考古队长租的宾馆离吴哥古迹不远。王杰希带着喻文州,只觉得拐了两道弯就进了景区。旅游大巴自然是比他们来的还早,此时都堆在看起来很是临时的一片停车场,也没什么车位可言。拿着丝巾冰箱贴和钥匙链纪念品的当地人闹哄哄地跟着一车又一车的游客。

 

王杰希沾了喻文州的光,在入口处停着示意了一下胸前的证件,两人就被放了进去。景区里毕竟不能骑多快,王杰希此时也慢慢沿着路边溜着,听从喻文州的路线指引。

 

“这些树你都认识么?”王杰希听到喻文州的声音贴着他左耳传来。

“差不多吧。”王杰希道。

“那个是什么?”喻文州的右手从他身肩上伸了过来。

“小叶榕,我们叫它雅榕,桑科榕属。”王杰希道,“应该是这里很常见的树木了。”

“那边那个呢?”

“交趾油楠,豆科苏木亚科油楠属。”王杰希回答。

“那那那边那个呢?”喻文州的手动了动,“树下停着三辆摩托的那颗。”

“看不太清,”王杰希道,“可能是丝绵树,嗯,中文应该这么叫的。如果是的话,应该是爪哇木棉属。”

“木棉诶,”喻文州像是跟上了什么点,王杰希明显感觉那人在后面动了动。

王杰希正要提醒他注意安全,就听喻文州轻缓却抑扬顿挫念着——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身后坐着的那人咬字清楚,情绪淡淡,诗句从那一把好嗓子里悠然而出,搭配着清晨难得的风摇动树影,王杰希心头一软,酥麻的感觉几乎就要从耳畔一路向下,却听得那人“爱”了一声后没了下文。

 

“诶……”喻文州似乎是叹了口气,而后笑着道,“太久不念了,后面忘了。”

 

这下王杰希都不知该怎么接他话,摇了摇头专心开他的小摩托。很快到了喻文州他们的工地边上,二人锁了车还没说话,就被旁边呼啦一下扑上来的一群孩子围了个紧。

 

“叔叔你好帅……”

“叔叔我想上学……”

 

生涩的中文此起彼伏,王杰希的衣角裤子背包都被拉扯着,低头一看,这些小孩都大约只有四五岁的样子,衣衫破烂,黑着一双赤脚就踩在满是砂砾碎石的地上。小孩子们都又黑又瘦,满脸挂着沙土,头发也显得许久未曾洗过,只余一双眼睛还带着这个年龄不变的纯真。

 

王杰希一向看不得小孩儿受苦,转身就想掏双肩包里的钱包,却被喻文州抢先一步拉住了手。

“怎么?”王杰希不解。

“别给钱。”喻文州神情语气难得有些严肃。一边倒是掏出了裤子口袋里的一包糖分给了围起来的孩子。那些孩子们自然是一拥而上,喻文州挨个发了糖,就拉着王杰希想往前走。

 

那帮幼儿除了明显是大人教会的几句中文外,应当是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也许“钱”字是懂的,又或许王杰希方才明显掏钱的动作让孩子们意识到了什么。此时将喻文州和王杰希堵得更紧,怎么都不让两人离开。而喻文州在发完那袋糖后就板起了脸,拉着王杰希直往工地方向走。王杰希颇有些惊讶的感觉喻文州扣在他胳膊上的手,远比他想象的要有力许多,此时被扯着,他稍微挣动两下却没能甩开。

 

两个成年男人到底是步速快,再加上喻文州走得坚决,一群小孩儿追出几十米后就停了下来。王杰希回头去看,就见那些小孩子一双双眼睛里都盛满了失望,薄薄的黄土和碎石地上,喻文州和他留下的鞋印被许多串小脚印踏得破碎。

 

“你好像很喜欢小孩子。”喻文州见他回头,慢了脚步稍稍眯着眼问道,“他们一围上来,你神情都显得软了很多。”

“嗯,”王杰希点了点头,想了下又道,“大概因为我这辈子是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特别博爱吧。”

“呃……对不起。”喻文州想是没料到王杰希会突然说这个,此时赶紧道歉,语气有些不安。

“不要紧不要紧。”王杰希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在乎,“初中课本上那句怎么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也挺好。说不定以后会和我的固定伴侣领养几个孩子,我不会觉得有缺陷。”

“有么?”喻文州似乎是有了什么兴趣,眼神晶亮望着他。

“缺陷?”王杰希一时没跟上。

“固定伴侣。”喻文州默默道,又立刻加了一句,“没事,你可以不回答的。”

“没有。”王杰希诚实答道,到不觉得八卦这些有什么不好。

 

“我记得昨天和你提到过。”喻文州倒是没继续八王杰希的卦,换了种语气悠悠道,“这边的很多父母,不出去挣钱,就靠孩子养着。”

“就是这些了?”王杰希也想了起来,此时很快反应过来喻文州为什么不让他给钱。

“嗯,”喻文州点头道,“游客给他们四千瑞尔,或者5元,或者1美刀。他们一天只要能要到3笔,就是一个壮年劳力的收入。这里游客一年四季络绎不绝,没一个穷人。孩子从四岁开始放出来要钱,打着要上学的幌子,能要到12岁。再大就博取不了那么多的同情了,就去卖那些劣质纪念品,还能再卖几年。”

 

“一个孩子长大了,收不了那么多钱了。就再生一个。”喻文州轻声道,“长大了的孩子十六七岁就结婚,再生小孩。循环往复。”

“这个渠道来钱太容易了,谁还愿意工作去送孩子上学?那样反而会让一家人吃不饱穿不暖,生活紧张拮据。”

 

“我们穷酸书生就喜欢往更高层面讲,你别笑我。”喻文州自嘲了一句后道,“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没有教育没有发展,整个国家都没什么希望。”

 

王杰希默默听着,就见喻文州拉着他的胳膊让他看远方。吴哥古城最中心的尖塔被树叶遮掩着,隐隐能看到轮廓。晨曦中,宗教独有的静谧笼罩在古树盘结、石墙斑驳之间,却显得荒凉。

 

“多灿烂的文明啊。”喻文州苦笑着感慨,“但是92年动乱之后。柬埔寨甚至没有能力修复他们最重要的古迹。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牵头,法国和日本考古援建带头,一堆国家申报,一家认领一处进行援建。这片地方,最红火的时候,少说聚集了十几个国家的工程队。连北朝鲜都建了个博物馆。”

 

“有点悲哀。”王杰希闻言道。他是正经理工科出身,不能完全懂喻文州这种别样情怀,但是此时望着周围的一片碎石破败,又想起那些光着脚乞讨的小孩,还是忍不住跟着感慨。

 

“不仅仅是有点。”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

 

 

王杰希刚到这边,近几天的任务主要是做预考察,也无所谓从哪里开始。于是就跟着喻文州先到了他们的工地上。老远就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喊着什么偏离太多吃不住力换编号HB8103那块来试试云云。

 

“这里基本没信号了。”喻文州走在王杰希身边,掏了手机看了一眼确认道,“你一个人去考察,有危险怎么办?”

“我有通讯增强的紧急用设备,通话对象挂在领事馆的。”王杰希正在最后确认自己的装备。

“嗯?中国领事馆?”

“美领馆。”王杰希笑着,偏了头似乎想了下什么后,从包的侧面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一样的东西,递在喻文州手中。

 

“这是什么?”喻文州摆弄道。

“看你那么担心我,拿这个给你玩。”王杰希道,站起身摸了摸腰间挂着的什么后,示意喻文州去按方才那个小装备上面的一个按钮。

 

“N60°W;1.5ft”

喻文州看到那设备的小屏幕亮起,随后显示出了两个数据。

 

“这个的信号也不错,如果我突然被熊袭击,按了警报的话,你这边会响的。”王杰希笑道,“到时候按照上面的方向来找我就是了。”

“那如果熊已经把你吃了,我们会不会按着上面的指示找到熊?”喻文州扳起脸,一脸严肃地问他。

“会找到熊的便便。”王杰希面无表情。

——

参考文献:

缪绅裕, 李意德, 许涵, 等. 柬埔寨桔井省和实据省热带季雨林乔木层特征[J]. 生态科学, 2014, 33(1): 12−19. 

评论(12)
热度(16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