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Falling (2)

*是真无差。

*吃好吃的。

——

2.

 

从国内飞到柬埔寨,4小时的飞行加上一小时的时差,倒是不会让坐惯了飞机的王杰希感到疲惫。但他还是小睡了一会儿午觉,然后背了个双肩包出门换钱。

 

虽然早已经知道货币汇率,但是当王杰希在货币兑换的窗口递进去薄薄的五张100美元,拿出来厚厚几叠总计二百万柬埔寨瑞尔的纸币时,还是被小小震撼了一下。王杰希家境丰厚,打小就不缺钱,后来出国学习工作,自己也有了不少的积蓄。但是背着一整背包沉甸甸纸币的感觉,倒是从来没感受过的。

 

没想到他背着一袋子钱,右手端着一杯芒果沙冰正悠哉地骑着喻文州留下的小摩托回宾馆的路上,那辆小破车突然熄火了。还好沿街到处都卖用塑料瓶装着的汽油,王杰希推着车走了两步就到了一个摊子前。他留美多年,早就是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对着那小摊上衣着朴素双眼空洞的中年妇女说了半天,对方依然困惑。还好最后王杰希灵光闪现,客气的问了句对方懂不懂中文,最后还是用母语解决的问题。

 

回到宾馆,王杰希刚拎着自己的标本袋和笔记往书桌上堆,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队里的朋友听说你来了想打着接风洗尘的幌子晚上吃烧烤,你来不来啊?”喻文州温温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背后隐约听得到一人喋喋不休的讲话。

“都说了要打我的幌子,我不去是不是你们就没得吃了?”王杰希心情很好道。

“不至于不至于,就算你不来他们也可以隔空为你接风洗尘。”喻文州笑道,“只要想吃,借口不重要啦。”

“哪怕都不认识我么?”王杰希笑。

“总会认识的。”喻文州在那头道。

 

王杰希当然还是答应了一起晚饭,于是喻文州很快发来一个谷歌地图的定位,并且叮嘱他要骑自己的摩托过去,否则不好回来。

 

于是王杰希在时间差不多时就提前出了门,依旧是骑着喻文州那辆小破摩托。路上明显是到了下班时间,本不算宽的城市道路挤成一团。摩托车大军在私家车和旅游大巴的缝隙里见缝插针丝毫不让,甚至还有不少车在逆行,整个交通乱得厉害。王杰希很少见这种架势,最开始还秉承着自己良好的修养,别人卡他位他就停下让让,于是过了二十多分钟了,他还没走出一个路口。

 

王杰希是个极其守时的人,此时看到距离约定时间已经并不充裕,又被周围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催的有些烦躁。无奈给喻文州去了条可能会晚到的抱歉消息,将头盔上的挡板向下一拉,踩了油门就加入到了抢位大军之中。王杰希别的技巧不敢说,不论是开车还是骑摩托,那都是半只脚跨在专业级门槛里的,此时放下了面子在车流中一阵穿梭狂飙,将一辆马力不足的摩托开出了拉力赛的感觉。

 

聚餐地点在一个夜间市场的广场中央,音效不怎么样的大音响放着王杰希听来很是劣质的美式摇滚。王杰希刚停好车就看到喻文州正站在立着个盗版大黄蜂模型的夜市入口等他。旁边商铺惨白的灯光打在那人脸上都显得柔和。

 

喻文州似是立刻发现了王杰希,笑着朝他挥手。王杰希一掏手机看了时间,还是稍微迟了快十分钟,顿时很抱歉道,“到晚了,让你久等了。”

“我们是要同居的人,你可别这么客气。”喻文州笑着跟他胡扯,领着王杰希就穿往夜市里走。

 

“队长!队长队长!这里!”

 

王杰希跟着喻文州还没走到那家露天的自助烧烤摊旁,就看到边上的一桌人中一个人影边跳边朝喻文州喊着。

 

“嗯,这就是王杰希。”喻文州将王杰希领到一群人面前介绍道,“是我一个关系很好的学长的发小,是植物学家,他来这边做独立考察。”

“哇!活的植物学家!”那个方才热情招呼他们的那人拉着王杰希的手,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道:“队长说的学长是不是叶修那个混蛋,你居然是他的发小,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混,你怎么能从小忍受他的?啊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你好你好,我是黄少天,认识你很高兴。诶你两只眼睛不太一样大啊,但还是很帅的。”

黄少天一串话噼里啪啦说得极快,中途气都不换,王杰希手被他拉着上下摇了三个起落,他这一番话居然就说完了。

 

“少天是我的副队长。”喻文州在一旁介绍道,“虽然性格比较活泼,但少天在建筑结构和建筑力学方面很厉害,我们修复工作的实际操作基本是他在负责的,相比之下我这个队长可就纸上谈兵多了。”

 

王杰希挑了挑眉,看黄少天年轻又欢脱,没想到可以肩挑大梁,不由重视了几分。很真诚的回了句你好。

 

“这是郑轩。”喻文州道,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站起来和王杰希握手,一副被工作摧残到无精打采的模样,但眉眼间却很有灵气。

 

“郑轩是石刻和建筑雕塑艺术的专家。”喻文州笑道,“图画得也很好。最近全队都等着他的门楣复原图好按图索骥呢。”

“唉,亚历山大啊。”郑轩也握着王杰希的手:“我都要秃了。”

 

王杰希笑着说了句看起来还很茂密不用担心,就看到一旁又站起一个人。

 

“宋晓,搞遗址后期修复和长久保护的。”喻文州介绍,“因为我们复原工作还没过半呢,所以他最近很闲。”

“没有很闲好么,天天被黄少压迫做苦工。”宋晓好脾气地笑着。

“那是苦工么?是么是么?那叫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没有亲自扫过土洗过砖,好意思说你是搞古建修复的么?好意思么?”黄少天在一旁叽叽喳喳。

 

“徐景熙,我们的后勤。”喻文州道。

一个看起来很是秀气的男孩子和王杰希握了下手。

“后勤?”王杰希笑着,“考古队也需要后勤么?”

“他做的事很多,我们统称后勤。”喻文州道,“他管这边的杂工招募,管队里的财务,还有与国内的接洽和其他国家考古队的沟通,安排我们偶尔的旅游和每周的聚餐,最近在学柬埔寨语。”

“可是招我的时候,说好只是随队人事和医生而已。”徐景熙叹气。

“厉害厉害。”王杰希由衷赞叹。

 

“最后就是小卢了。”喻文州招呼刚好拿了一堆吃的回来的一个男孩子。

那男孩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见喻文州介绍他,忙是放下餐盘一个立正行礼,看起来格外阳光开朗。

“是卢瀚文!”男孩子叫道。

“你们不是吧,雇佣童工?”王杰希道,“我国考古界从业年龄这么低了?”

“瀚文马上十八了好么,他是我们所里一位老前辈的孙子。硬要学考古还想下工地,就被提前塞过来感受一下,算是志愿者也是实习生,他爸妈等着他反悔呢。”喻文州道

“有这么好的队长,他们休想让我就范。”卢瀚文叫着。

 

一群人寒暄客气了一番,王杰希打心里觉得喻文州这帮朋友各个都很有意思,加上他自己也不是什么拘束的人。很快两个碳烧的红红的烧烤盆端上来,伴着滋滋而起的烤肉声,大家碰着手里的杯子,互相敬了几杯新鲜的果汁后,就打成了一片。

 

“你光说别人了,你这个队长负责什么啊?”王杰希坐在喻文州身边有些好奇地问他。

“队长负责做我们的指路明灯,没有他英明睿智的领导,我们的工作都将在黑暗中无法前行。”黄少天却在二人对面抢答了起来,他正在教卢瀚文怎么能用一个小碗堆尽量多的虾回来,此时那些新鲜饱满的海虾错落有致地插在一个碗口中,层层叠叠堆了三层,少说也有二十多只。

“能不能说人话?”王杰希翻白眼。他和黄少天从坐下开始,闲聊了两句后就放下了陌生感,很快互相秀了一发吐槽攻力,得到对方不愧是叶修发小的评价后,讲话也更加亲密而无所顾忌起来。

“我啊,就是做研究的,纸上谈兵嘛。查找文献记载,比对同时期的建筑,确定我们复原的大致是个什么样子,每处该有什么东西,然后带着大家挖石头,分类整理做标记。”喻文州轻飘说着,“就这些喽。”

 

说实话王杰希也不懂,喻文州回答了他也只是大体知道喻文州做的工作比较大局和基础。反而倒是喻文州侧过身和他讲话时,低垂着眼睫轻声细语,并且为了不受广场中嘈杂音乐的影响而向他耳边侧了侧,几句话说起来近得如同耳语。男人的脸被烧烤摊有些俗气的红蓝霓虹光一照,却显得更加温文尔雅。

 

“诶,瀚文,那个还没熟。”

王杰希还回味着喻文州的侧脸,那人就已经完全不自知的挪开了。伸着公筷挡了下卢瀚文的手,而后将面前烧烤炉上的半生肉仔细翻了面,还记得把筷子头烤了烤,才将烤盘上已经熟了的肉分在王杰希和另旁的卢瀚文碗中。

 

“没事你不管我,我自己来。”王杰希看喻文州照顾他,连忙道。

“他们吃起肉来没下限的,你稍微慢点就没得吃了。”喻文州浑不在意,依然不断往王杰希盘子里添着吃食。

“哇队长,你们才认识不到一天,你这就胳膊肘往外拐不合适啊。”黄少天叫着,一边飞速将烤盘上的几只虾拨到了自己碗里。徐景熙和宋晓跟着眼疾手快,自己的烤盘上肉还没好,就直接从黄少天碗里偷,黄少天防了这边就没防住那边,气氛一时好不热闹。

 

王杰希觉得心里挺暖。自从出国之后,他不常有机会能和氛围这么好的团队共事,即使他已经很习惯讲英语,但真正融入一个群体不仅仅是没有交流障碍就能做到的。

 

喻文州还在往他盘子里不断添着东西,五花之后是牛肉、排骨、鸡翅、虾,甚至还烤了几个生蚝贝类,用柬埔寨风味独特的酸甜酱汁一蘸,王杰希只觉得自己似乎把这一周的肉都要吃够了。

“你别光顾着别人啊,我看你自己都还没吃什么。”王杰希已经填不下了,此时才意识到喻文州一直拿着公筷照顾着一整桌的人,自己那双筷子都没怎么动过。

“不急呀,反正是自助,我慢慢吃。”喻文州无所谓道。

“我帮你照顾着,你赶紧吃你的吧。”王杰希从他手中拿走那双公筷,又从一旁端来点熟食。喻文州倒也不推辞,拿了块薯饼边啃边道,“那杰希再帮我拿三个鸡腿吧。”

 

一群人从七点边聊边吃到了九点半,最后大家都满意地瘫在自己的椅子上喝着饮料,用饭后水果填充着自己的所剩不多的胃容量。只有喻文州因为早先光照顾其他人去了,此时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王杰希将烤盘上所剩无几的食物往中间聚了聚,炭火已经只余下中心的一捧还燃着,好在余温也够料理剩下的吃食。因为害怕烤不熟,王杰希更是翻得仔细,不停问着喻文州有没有吃到夹生。

 

于是等到喻文州放下筷子,几乎最后一丝炭火都熄灭了。凌乱的餐盘、纸巾和残余的骨头贝壳狼藉一桌,几人无不是吃撑到站起来都难。

东南亚小国的夜色也不见清透多少,但是王杰希拉着号称自己走不了路的喻文州起来,那人干脆勾着他肩膀,众人放纵之后抱怨体重的声音混在热闹的集市里,烤肉香气和东南亚独特的香料味交织,倒使得心情都跟着辽阔许多。

 

“晚饭多少钱啊?”王杰希作为AA制的坚定支持者,看到喻文州服了钱后就自然问着。

“一人六美金。”喻文州笑着,“便宜吧?你别给了,换人民币不到40,也就G市一碗面。”

王杰希对于这个价格还是惊讶了一下,毕竟他自己还好,黄少天他们几个估计各个都吃了几斤肉,而六美金在他的价格认知中就是半条三明治,一时有种没花钱的错觉,于是也就没坚持要和喻文州AA了。

 

之后一次给他多付些房钱吧。王杰希在众人向外走时这样琢磨着。


-tbc-

评论(5)
热度(186)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