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试阅】徒有其表 (无差清水 6.3k/2.7w)

本子同名未公开短篇,试阅6300字。

预售信息见前,预售地址:这里

五一节不发文太内疚了,发个试阅,这篇主体是1w字左右的比赛描写,对比赛木有什么兴趣的看看试阅就不用买本了。

---

《徒有其表》


瑞士,苏黎世。

 

喻文州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投影屏拉着在放叶修的赛后发布会采访。会议室的灯没有开,窗帘也拉着。但投影光线照亮的圆桌旁,倒是能看到队员都已经来齐,此时都望向屏幕沉默着,昏暗的光线下表情各异,倒未必是真看发布会看得专心。

喻文州的刘海上还滴着刚在洗手间泼到脸上的水珠,手里从房间带来的资料最后一页也沾了水印。他在进门时轻轻说了声抱歉来晚了,而后就穿过整个会议室坐到了最前方的座位上。

 

“D组的另外三队,都来自拥有国家间联赛的欧洲区,他们的队员无疑有过更多的组队配合经验,这是我们从根本上欠缺的,我和各位选手都在努力的克服这一点。而我认为,不论是从个人赛战绩还是我个人观点上来看,我们的队员在荣耀素质上都不输给任何国家的任何选手。”

 

中国队对阵挪威队的比赛刚刚结束,个人赛拿到1个人头分的中国队在团队赛再次失利,比赛结束时只击杀对方3人,以8比10的分数输掉了这场小组赛。而世邀赛首日的比赛中,对国际性比赛十分陌生的中国队更是6比11负于瑞典,到现在仅仅只有14分的积分,这让队伍的出线形势十分不容乐观。

 

今晚比赛结束后,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说了声发布会他一个人去,让喻文州带队直接回酒店。而后叶修就溜到不知何处去了,据说主办方那边直到发布会将将要开始了,才等来一身烟味儿的中国队领队。

 

“那请叶领队就目前的出线形势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吧。”

“我必须说非常不乐观。”叶修笑了笑:“毕竟个人擂台赛还没有出现过1挑5的先例,也就是说我们一场比赛最多也就能赢对手个八九分而已。”

 

会议室的众人闷闷地笑了起来,黄少天没忍住说了声“靠!”,一旁的张佳乐翻了个白眼,连张新杰肖时钦都皱着眉摇了摇头。喻文州也忍不住苦笑,从他的位置望过去,仅有投影光的室内看不太清其他人的表情,但是空气里的压抑却是实打实的。

别说世界级的联赛了,就算是国内比赛豪门俱乐部打出局队,在计算人头分的赛制下,也很少有能一场赢超过七分的。

 

“希望其他三队的另外两场比赛能够给我们机会吧。不过不论如何,这几天我们都会全力以赴的备战,不管是何种情况,在赛场上击败对手,都是中国队所有队员不变的目标。”叶修继续说着。

 

“最后一个问题。”发布会的主持人提示道,下面仍然有许多记者还在举手,但是时间有限,叶修也就随便指了一个外国记者。

 

说着德语的棕发美女叽里呱啦了一堆,叶修按着耳朵上同声传译的接收器,听得也很是认真。在那位记者坐下之后,话筒前的人倒是思索了片刻才答道。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们队的队长只需要作为选手考虑比赛,我不希望发布会这样与比赛无关的事让队内的任何一位选手分心。至于你的疑惑,我可以明确地说,队长喻文州拥有足够顶尖的荣耀素质,这体现在他极强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之上,这些素质也许不能在两场比赛中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赛场上,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表示,他完全有能力担当中国队的队长,我和每一位队员都对他有绝对的信任,虽然我们在之前的两场团队赛中表现得不尽如人意,但这不能单单归咎于某一位选手。索克萨尔依然会是我们团队赛的首发选择。”

 

采访终了,离投影近的王杰希将发布会直播切出,李轩也在这时候起身开了灯。骤然明亮起来的房间让会议桌旁的众人都一时有些难以适应。喻文州本能的用手挡了下眼睛,停顿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但这第一个音节像是卡在了嗓子里一样,只是很小声的露出个气音,坐在他旁边的黄少天立刻很是担忧的看过来,喻文州连忙清了清嗓子,用与往常相同的语气慢慢说道:“我没什么特别要讲的,就如叶神所说,单人赛我们没有明显失误,团队赛这边,集训时间短导致配合的生疏,加上对于对手的陌生,这是最严重的问题。除此以外,我个人的缺陷连续两场被对面作为了团队赛的突破口,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

 

“这又不是蓝雨的赛后发布会。”坐在喻文州对面的王杰希突然冷着声打断了他:“你不需要对团队赛的失利大包大揽,我们每个人对于你能做到什么做不到什么都应该很清楚,算责任也首先应该是攻击手的策应援护做的不到位。”

 

众人都有些惊讶,喻文州作为队长在战术会议上一般都会组织发言,大家虽然私下里打打闹闹但是谈论荣耀时都还是一本正经的,除了黄少天唠叨起来以外,有人说话时从没有像王杰希这次这样干脆地打断过。

 

王杰希当然说的是实话,于是上一场与喻文州配合的几位攻击手都立刻一副要表态承担错误的样子,连周泽楷都马上要开口。

 

“那我们就别纠结责任的问题了。”喻文州略带感激地向王杰希笑了笑,还是自己赶忙说道:“今晚的任务是研究下最后一场比赛的对手丹麦队的资料,然后等叶修回来确定出场的名单。这一轮大家会有三天时间准备,还是比较充足的,不论之后两天其他队的比赛成绩如何,我们的目标都是竭尽所能的战胜下一个对手。”

 

世邀赛的比赛都是晚上8点开始,比赛结束到现在看完发布会,已经快到11点。按理来说,差不多就该到他们这些职业选手休息的时间了。可是此时,喻文州顺着会议室的圆桌扫视一圈,每个人都和他一样,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连平日作息时间精准的张新杰都看不出困意,此时正手指架着一根笔浏览喻文州打印来的资料,如任何时候一样的严谨专注。

 

叶修几乎是踩着11点整的秒针进了会议室,看到所有人都在也没什么惊讶,拉了最靠近门的椅子坐下,直接开了口:

“最后一场,挣点气啊各位,这要是小组赛就出局了,一回国各大媒体都报道自叶修退役之后国内荣耀职业圈后继无人,哥都不好意思啊。”

 

“靠!”黄少天此时的声音可比看发布会时候大多了。但是众人都在为最后一场小组赛争分夺秒的准备,黄少天自己倒也是心事重重地叫骂了一声后就安静了下来。

 

“对丹麦,想要小组出线,可以说我们不得不全取11分,并且在这一基础上尽量减少团队赛的减员。”叶修倒是胡扯了一句垃圾话后就回归了主题:“鼓舞士气的话我就不说了,诸位也不是需要我来鼓励的人,直接讨论出场人选吧。”

 

叶修说完之后,倒是看向了离他最远的喻文州。后者稍微愣了一下,却是笑了下说道:“叶神先说说你的意见吧。”

 

“我的意见?”叶修靠到椅背上,手捏着面前的资料慢慢道:“新杰是肯定要上的,然后小周的主攻手位置我倾向于不动,剩下我建议张佳乐和王杰希,不论掩护还是强攻都能有很好的战术弹性,第六人的话我再想想。”

 

叶修只点了四个人的名字,喻文州知道那个首发的空位是谁的,心下却是有点苦涩。手速的限制在国际性的比赛上更加致命,对他们也不够熟悉的各国选手可能在准备时难以发现其他人的弱点,但是手速跟不上这种缺陷在这个层面的荣耀竞技中可谓明显至极。

 

“大家有没有别的提议?”喻文州还是收了自己的心情问着,看到众人都很接受这一出场名单时,他也不知道是否应该主动提出自己休场轮换。世邀赛的赛制中,擂台个人赛选手不能与团队赛重复,但是十三人的队伍还是拥有每场两人的轮换可能。

 

虽然喻文州有些动摇,但是团队赛的名单还是这样暂时定了下来。随即个人赛的名单和顺位也基本敲定,一群人赶着午夜零点的钟声之前散了会。

 

“你别想太多了。”喻文州走在队伍末尾,听到身边一句叮嘱偏了头看,却是王杰希。

 

喻文州看惯了王杰希穿着微草绿色的队服,此时第一次隔这么近观察着穿了红黑色的男人,一时间都觉得有些诡异。尤其是那人不知是困了或是其他,一张总显清冷的面庞此时却很是慵懒,大小不同的两只眼睛眨了眨,向着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

 

---

 

第二日的训练昏天黑地,喻文州从早上八点半坐在电脑前开始,除了每小时十分钟的固定休息和中午的一顿饭,就一直盯着张佳乐百花缭乱的光影。直到晚饭前,从比赛的训练用图中退出索克萨尔的账号,闭了眼揉着眉心时脑中都是一片色彩斑斓。

 

团队赛第六人最后还是确定了由黄少天担任。黄少天和喻文州的配合自不必说,而团队赛到了需要上第六人时往往已经进入残局,漏洞更多一般也意味着机会更多,无疑适合黄少天的发挥。但这也意味着黄少天将缺席个人赛,对于擂台抢分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当晚因为还有他们最后一场对手丹麦队的比赛,因此八点时全队又聚集在了会议室。这场比赛的擂台赛中,两队厮杀至双方第五人,最终是瑞典选手以微弱血量优势获胜,取得5个人头分。但是之后的团队赛,丹麦队展现出了相当不错的团队配合能力,在击杀对方6人时,己方还有三人存活,最终丹麦队以10比8击败瑞典。

 

至此,丹麦队和瑞典队同积19分列小组第一,挪威队16分小组第三,而中国队只有14分垫底。这个分数意味着如果挪威和瑞典在之后一天的比赛中战况胶着,中国队出线就几乎只剩下理论的可能性了。

 

“让人想到国足。”李轩在众人分析完积分后掩面自我吐槽。

“不论怎么说,最后一场我们还是要赢,而且要赢得漂亮。”喻文州语气一贯平静地说道。

 

等分析比赛分析到一半,时针已经走过了11点,叶修关了投影表示今天就到这里,于是众人也就各自起身回房休息。

 

而喻文州觉得自己思维犹自在高速运转,站在酒店封闭的电梯里睁眼闭眼全是荣耀的画面,怕是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他回房间放了笔记本,看到叶修也没立刻洗漱休息,还在翻来覆去地看着他们今日的训练录像。

“我还要一会儿。”叶修听见喻文州后脚回来,头也没回说道:“你先洗?”

“我……”喻文州在休息和调整状态间犹豫了一下,还是笑道:“……想出去走走,很快就回来。”

叶修这时倒是暂停了录像,转身看了他一眼,没表示反对,思索着点了头道:“行,你自己安排,别太晚。”

 

世邀赛主办方提供给选手居住的洲际酒店门口,本次世邀赛参赛各国的国旗在温暖的夜风下时起时伏地飘扬着,即使在看不特别清晰的黑夜里都颇为气派。这是很不一样的感觉,喻文州从明亮的酒店大堂出来,慢慢步入暗夜之中,径直走到那旗杆直立的弧形圆台边上,就挨着中国国旗的旗杆安静地坐了下来。

 

这晚的天气很好,呼吸间都是氧气充足的香甜。月亮细细一弯,不算明亮也不显眼,临近午夜的欧洲城市灯火尽熄,于是夜空星河灿烂铺开,或明或暗,或密或疏,倒是倾泻出一片喻文州自己很少见过的景色。

 

他尝试将满脑子的战术攻防稍微放下一会儿,却没有成功,压力与随之而来的责任感纠缠了各种有关荣耀的画面,拉扯着喻文州的神经,直到太阳穴都生疼地跳。

他绝对不是一个扛不住压力的人,相反的,自他踏上电竞这条路开始,每一步都留下了被压力雕琢过而深凹入地表的脚印。从训练营每次测试都堪堪及格的吊车尾,到支持着蓝雨成为豪门战队的一队之长,再到现在身处异国,站在世界电子竞技的舞台上,他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从容自若,甚至,大多数时候他只能是固执着相信自己的判断,然后顶着各种非议争取那些足够匹配坚持的结果。

 

喻文州斜斜靠在旗杆上,高强度的训练让他到现在都觉得指尖在发热。低眼看着自己的手摇了摇头,自离开青训营开始,他多久没有这般动摇过了?胸口一团气积压良久,到底还是被他缓缓地叹了出来。

对他而言很是少见的叹息声中,却混杂了轻轻的脚步声,喻文州跟着这动静刚回头,就见王杰希双手插着兜披着队服外套已经走到了他身边,随即挨着他坐了下来。

 

“刚在大堂有点事,看见你出来,事情问完了就过来看看。”王杰希开口先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然后就很不经意地问着:“压力太大?”

“是啊……”喻文州笑着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与王杰希私交很好,虽然要仔细探究起来,这个很好也就是他与联盟中脾气还不错的大神们交往的统一水平。而压力大这种事显而易见,他也没必要在王杰希面前强装自己没受到影响。

王杰希笑了笑没说话,手指砰砰敲了两下二人之间的旗杆,仰着头也有些感慨地说道:“真是想不到,有一天我们这些搞电竞的,也都和国家荣誉挂上钩了。”

喻文州顺着他的目光向上看,红旗的颜色在夜空下有些发暗,但却那样鲜活而真实。让他也忍不住接话道:“是啊,这对于我们这种从小不学无术的坏小孩,真的有点过了。”

 

“你成绩不好么?我觉得应该不至于吧,看起来可不像。”王杰希道,也懒懒地侧靠在旗杆上,与喻文州之间就隔着那在夜里渡了凉意的金属。

“我学习确实很一般,”喻文州笑着,想起自己的少年时光也是颇为感慨,偏了头去看王杰希:“用老师的话说就是满脑子怪想法,静不下心。”

“哈,满脑子怪想法,听起来简直像是在评价我。”一直被称为魔术师的男人笑出了声:“但其实我小时候蛮乖的,上学上得早,高三毕业还不到十七岁,为了补偿自己从来没好好玩过游戏才跑去微草暑训营蹭电脑。”

“秀天赋不道德啊!”喻文州故意重重叹了口气,一双眼睛装作很是落寞的样子:“你面前的手残可还正因为天赋局限而挣扎着呢。”

 

“你要我重复一下叶修今天发布会上的讲话么?”王杰希挑了眉,轻轻咳了一声模仿着叶修那种看似正经却也难掩吊儿郎当的语气道:“我可以明确地说,队长喻文州拥有足够顶尖的荣耀素质,这体现在……”

“停停停。”喻文州无语的推着王杰希,打断了这惟妙惟肖的模仿秀。王杰希自己也快要说不下去,被打断了就闷着声笑了起来,男人醇厚的笑声回响在静谧的夜里,一时似乎连夜晚的星辰都亮了许多。

 

“观察力与判断力……”喻文州倒是自己琢磨起叶修对他的评价。其实也不仅仅是叶修,整个荣耀圈,甚至包括他自己,都清楚的知道他喻文州究竟在依托什么混迹在荣耀竞技的赛场上。

“我现在对自己的判断力有些质疑了。”喻文州轻声道:“我不知道在团队没有完全磨合成功的情况下,像我这样的选手究竟还应不应该首发出场。这或者说是……自信心不足?”

“蛮难得的。”王杰希偏了头:“我一直觉得你别的不说,自信心还是有的。”

“那是平常,”喻文州笑道,也跟着敲了敲两人之间的旗杆:“这不要为国争光么?我压力太大,心里虚。”

 

王杰希一双眼睛定定望着他,夜空之下的瞳仁黑得发亮,好似眼底落了星光。男人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停顿良久才皱了眉道:“我突然有点内疚,毕竟这个队长你本来可以不当的。”

喻文州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摇头扶额狠狠咬着字道:“王杰希前辈,你现在才反省自己的甩锅行为是不是有点晚了?”

“是让贤。”王杰希语气认真一字一字道:“我是发自内心觉得你比我合适。”

 

许是午夜将近了,原本沿着酒店外围灌木打起的效果灯突然关闭,他们二人坐着的这一片台沿周围变得更暗,几乎只剩下自然界赋予夜晚的银白微光。

喻文州没有起身的意思,王杰希就也跟着没动。

“谢谢,”喻文州在安静了片刻后突然接着上一个话题真诚地道了谢,跟着就微笑起来,语气也更加轻松:“能听到王队这样认可,突然小宇宙就又充满了力量。”

“蓝雨队长这么好哄?”王杰希挑了挑眉,笑道:“心如磐石波澜不惊的性格呢?”

“二十多岁,全是中二念头,哪里真能那么沉稳。”喻文州笑出了声后,颇为夸张地无奈摇头:“都是生活所迫。”

 

王杰希的手隔着根旗杆柱子搂上他的肩膀,温热手掌隔着布料,包裹着喻文州稍显了单薄的肩骨。

喻文州盯着面前拉长的影子,觉得二人间的姿势就差唱一句朋友一生一起走了,而等到他几乎望着投在灌木上的暖光就要出神时,王杰希突然开口问道:

“你来的时候,觉得我们能打到什么地步?”

“成绩预期?”喻文州想了想道:“当然是志在夺冠了。”

作为他们这样站在国内荣耀联赛顶尖的选手,谁心底都有一股子傲气,再加上对顶尖荣誉的追求,恐怕踏出国门那一刻,无人不是誓要夺冠归来。当然喻文州说的是“志在冠军”,因为他与王杰希都是极冷静理智的人,所以王杰希在等喻文州的“但是”。

“.…..但要从实力分析上,我的基本预期是四强。”喻文州轻声道,抬头又看了皎洁月色下的国旗一眼。

“嗯,我差不多。”王杰希坦然:“所以小组都不能出线的话,确实心有不甘。”

 

王杰希边说倒是边撑着地站了起来,男人的影子在月光下拉得斜长,他随意伸了手出来,喻文州就自然地拽着他的胳膊起了身,拍了拍皱起的队服。

“唉,回去了回去了。”喻文州笑着叹了这一晚的最后一声叹息,语气虽依然疲惫,情绪倒是高昂了不少,手握了拳伸出道:“既然心有不甘,当然是只能疯一把来扬眉吐气了。”

 

王杰希笑着也握拳与喻文州相碰,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tbc-


评论(17)
热度(32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