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叶/喻王】云烟 (EX梗)

* 某日与ex聊人生的产物。

* 所以难得有个BGM应该是《亲爱的路人》吧。

* 叶王前男友。cp是喻王周叶,小周和喻队都只活在台词里。

——————

【叶/喻王】云烟


谢谢你曾来临、曾离去;

曾在一起、不在一起,都是感情。

---


叶修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搅着面前的抹茶拿铁。细密的白色奶沫翻了半天,才浮上一点绿,跟着他的动作绕成缠绵的圈。

四月初,干了一个冬天的B市也下了雨,此时才停了不久,窗户上还挂着水珠子,积到一起重量过载,就突然顺着玻璃窗滑下去,留下一道勉强能看的清街景的水痕。

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下,叶修随手打开,发件人的企鹅头像让他不由勾起笑容。十指纷飞,回了条消息,又看眼时间——

 

还有五分钟,而那个人从不会迟到。

 

咖啡厅的入口传来叮当声响,裹挟了泥土味的雨后潮气伴着人影。透过摆满了绿植的花架,只需看那拼凑而出的几处,叶修就确信的向沙发上又瘫了几分,手指将桌面上精致的点单书转了圈,推到另一边的桌上。

 

“没带伞?”

跳过了可有可无的寒暄,叶修不着痕迹的看着正落座的人被雨水打湿的肩膀。

“出门的时候雨不大,就没回去取。”男人拨了拨有些成缕的短刘海,将脖子上蓬松的棉麻围巾解了下来放在一边。一双眼睛仔细瞄过此时完全埋在沙发靠垫里的男人,鼻息微动,本就显得大些的左眼眉头一挑,露出颇为惊讶的神情。

 

“你戒烟了?”

“嗯呢。”叶修随意应声道:“惜命了,突然想多活几年。”

“周泽楷真是厉害。”王杰希低头翻着点单本,随口道:“果然不说话的人偶尔说两句就特别管用么?”

“不说话的人唠叨起来也不是偶尔。”叶修搓了搓常夹烟卷的两根手指,语气怀念:“倒是偶尔还是会心痒。”

王杰希抬眼笑了笑没继续这个话题,又去看他的点单本。叶修原来因为总是夹着烟而有些泛黄的指侧,此时早已白皙细致与两只手的其余部位一般无二。

怕是心痒也未破戒吧,曾经总是萦绕在叶修身旁的烟味儿早就荡然无存。王杰希是足够了解叶修的,这个人与一切目标之间,只差决心而已。可惜能让他下决心的人,终究不是他。

 

“你胖了。”叶修也没再说戒烟的事,倒是盯着他的脸颊笑道:“果然南方人很会吃吗?”

“不反怼我一下你就不高兴吗?”王杰希笑了起来,招呼店员点了杯不加糖的美式:“我和文州也才同居了半年,联盟工作忙,几乎没一起吃几顿饭。”

“我也就是这半年没见你。”叶修不依不饶:“那或者就是你最近太懒了。”

“不,就是一直胃口挺好的。”王杰希坦然笑道。

 

“专门单独约我,有什么事?”王杰希的咖啡端了上来,他抿着杯子准备直奔主题。

“没什么大事。”叶修笑:“我准备去S市定居了。”

“哦,什么时候走?”王杰希似是很不意外的样子。他突然想起他与叶修的感情半死不活的第十赛季末,男人在台上捧起冠军奖杯时,站在角落的周泽楷望着舞台正中的表情,安宁却狂热,一如三赛季到八赛季不论人生起落都不能从那人身上挪开目光的自己。再不为人知的隐秘感情,落到曾经的同类眼里,都纤毫毕现无处藏身。

 

“下周或者下下周。”叶修道:“在南方住久了,还是那边习惯。我把这边的遗留事项安排完差不多就过去了。”

“私奔就私奔,何必说这么冠冕堂皇。”王杰希搅着没糖没奶的咖啡笑他:“周泽楷准备退役了?”

“是啊,状态明显下滑,打了九年,差不多了。”叶修倒是不在意王杰希的调侃:“我也确实不想在老头子眼底惹人烦了。”

“去那边挺好的。”王杰希点了点头,略思索后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用开诚布公的语气笑道:“所以我也在你遗留问题的清单上么?”

 

“这话说的,我就不能在离开之前…”叶修眼眸晶亮满是笑意。

“见一下老朋友?”王杰希挑眉接话。

“…打着见老朋友的名义看看我的前男友么?”叶修道,语气多少也有点无奈。

 

王杰希深深望着叶修,这个男人在他的生命里曾经无孔不入的存在了快七年,苦涩辛甜的暗恋,一梦成真的狂喜,残酷而真实的彼此消磨。而到现在,看着他坐在那里,过往的喜忧已经从两人间丝丝蒸发,以至于王杰希都可以波澜不惊的将曾经的感情拿出来随口打趣,带着他自己都讶异的释然。

 

“心知肚明就行了,说出来多不好。”他随意道:“你单独见我,小周知道么?”

“喂喂!”叶修揉了揉眉心:“大眼儿你别,本来没什么,几句话搞的我心都虚了。”

“这就不行了?垃圾话教科书呢?”王杰希笑他。

叶修打量着对面很是自然的男人。第十赛季他拿到冠军后,王杰希提出了分手,亲自斩断了这份维持了两年有余的感情,当然还有这两年之前更为漫长黑暗的单恋。叶修初时是很不理解的,一方面他认为两人间虽有矛盾但并非山穷水尽,另一方面,他因为知道王杰希的感情有多重,于是更不相信他能真就此放手。

 

“不行了不行了。”叶修将杯子端到嘴边,一杯绿油油的抹茶晃了晃,他叼着杯子眼神晶亮,随意抿了一口就淡淡笑道:“我对你心里有愧,开不得玩笑。”

王杰希挑了挑眉,弯起眼睛看着叶修,琢磨着这世上大概像他面前这人一般,能将所有事摆得务实而坦荡的人,当真并不多。所以王杰希在心底小叹了口气,找出了已经渐渐被他遗忘的那个迷恋着叶修的自己,忍不住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叶修是个很独特的人,他至今依然这么认为,因此走出失恋的灰暗泥沼后,他并未厌弃过曾经,反而在后来再见叶修时,也许是跳出了过于亲密的立场,他甚至更能体谅过去的自己,似乎曾为这样一个人倾心,原本就是那么自然不过的事情。

 

“你好像有点惊讶?不至于吧,我是那么狼心狗肺的人么?”叶修笑了笑。

“并不是这个方面。”王杰希回神笑道:“毕竟这么直白的发言,已经离开我挺久的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就看到王杰希的手机在此时亮了起来,他没转开目光,很自然地看到锁屏背景似乎是喻文州的侧脸,即使是倒着的方向,也感觉得到拍照时氛围的温柔浪漫。

“所以你告诉文州了么?来见我。”叶修靠回沙发,插着手指笑问。

“有什么不能说的。”王杰希十指纷飞回着短信:“见面地址都告诉他了,你要是愿意我们还可以一起约个晚饭。”

“别,文州背地里会扎我小人的。”叶修笑,绕着手指尖道:“我猜猜啊,我没跟你说要约晚饭,但是你肯定没给文州准话,所以他现在在问你有没有淋到雨以及旁敲侧击一下看你回不回去吃饭。”

“Bingo”,王杰希笑着没抬头:“不过他只是说了他今天下班挺早,我已经很自觉的表示要回去吃饭了。”

“文州的心思还是挺好猜的。”叶修侧撑着头道:“乐在其中?”

“没你心思好猜。”王杰希放下手机道:“个人习惯而已,他又不是真耍心眼的人。”

 

雨似乎又下了起来,但却小了很多,细细密密填充在布满水珠的玻璃上。王杰希偏头望着橱窗之外,思忖了一番后,幽幽道:

“你不用觉得愧疚,原本是我对不起你比较多。”

他转头看着并未因他这句发言而产生什么情绪的叶修继续道:

“单恋是我一厢情愿的事,本来应该与你无关,却在相处的时候让你背负了太多已经定型的期望。我后来想着,这对你不公平,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对这份感情也有自己的向往,是我一个人熬了太久,不能够轻松看待太多事,所以适得其反了。但是你是无辜的,可能如果我与你一样只是怀着简单的心情开始,我们现在说不定也还在一起呢。“

 

王杰希摊了摊手又道:“所以把我从你遗留问题的清单上划掉吧,我现在好得很。你还挂怀反而让我很内疚。”

“倒也说不上挂怀。”叶修偏了偏头道:“就是觉得自己没能回报你等量的付出,多少有些不安,毕竟我之前还是真心……有那么喜欢你的。”

说是心无芥蒂,但听到叶修被香烟熬了多年的声线如过往般轻轻吐出喜欢二字,王杰希嗓口还是有些发酸。他有些感激叶修在停顿之中保留了那个他更加承受不起的字眼,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是否真就能平静地与叶修一起反思他们失败的感情。

 

“嗯……”于是王杰希沉吟了一下,无奈而苦涩道:“你是个好人。”

“哦。”叶修漠然:“分手的时候你已经说过了。不过还是谢谢,我也觉得我挺好的。”

 

“小周也挺好的,比我适合你。感情里更主动,相处起来轻松不少吧?”王杰希自嘲笑道:“毕竟我唯一主动一次就是提了分手,想想都为你感到痛苦。”

 

“这是要进入商业互吹环节了么?”叶修跟着笑,在看到王杰希皱着眉喝咖啡时,不着痕迹地从一旁摸来糖盒,推到了王杰希面前:“太苦就加点糖,别老跟自己过不去。”

王杰希撇了撇嘴,随手撕了一包糖霜道:“最近是有点嗜甜,怪不得要胖。”

 

“文州也很好。”叶修看着王杰希加糖的动作,轻轻开口。

王杰希正揉着糖霜的小纸袋,皱了眉就要阻止叶修的互吹行为,却听那人转了语气道:

“你可对人家好一点。别总任性。”

王杰希一愣,刚倒进咖啡的糖迅速染成深色沉了底,他搅着糖,停顿许久才道:

“我知道……谁还没从失败的感情里吸取点教训呢。”

 

王杰希望着窗外,雨虽然不大,但是云毕竟散不掉,乌压压铺在天上,将原本绿树抽芽的四月午后压得沉闷。王杰希忽然就想起与叶修分手之后的那段时间,说能潇洒都是骗人的,记忆的自我保护机制似乎都已经屏蔽了那时的痛苦,只记得金秋本应天高地阔的B市,现在回忆起来都如今日这般阴沉。从盘根错节的心底,将死死纠缠多年的名字抽丝剥茧一般拽离,王杰希也不想回味那种感受,如今能对自己说出的,也不过只剩了“很难”两字。

 

“我其实没意外你能看开的。”叶修在此时轻声道:“但还是觉得亲眼见到会放心许多。”

“旁观者清。”王杰希道:“换了角度,就都懂了。虽然多少有点可惜。”

“现在还觉得可惜么?”叶修问他。

“还是可惜啊,这种感情不会变的。”王杰希道:“如果能更早懂一点,甚至从一开始就拥有对于相处和感情维持的经验,就能不用经历那么艰难的时刻,也能和自己最早喜欢的人在一起。”

他停顿了一下,微微勾起嘴角道:

“但是这都是如果而已,感情是没有如果的。就算能够回去重新尝试,现在的我,也未必会愿意。”

“好男人也是一所学校啊。”王杰希笑着感慨:“叶修,我已经毕业了。你不用再担心。”

 

叶修于是举了举自己的杯子,在王杰希的咖啡杯旁轻轻磕了一下,转换了两人间的话题。剩下的就轻松了太多,叶修讲了自己在家中遭受的嫌弃,王杰希说了说近期和以后的打算,甚至还讨论了一番刚打到赛季后半的荣耀联赛。

 

叶修本想着等雨停了两人再走,却没想到那雨虽然没转大,却一直半大不小的滴着。

“你要不打车回去?”临近傍晚,叶修望着店外的街道对王杰希道。

“没事,几步路就到地铁站,不想堵车。”王杰希边说边系上了自己的围巾。

“我送你去地铁站吧。”叶修道,从一旁拿了自己带来的伞。

 

一把伞遮两个男人还是有些困难,尤其两人都刻意保持着不过分亲密的距离。叶修举着伞柄,依旧如过去一般将伞面微微倾向王杰希的方向。王杰希默许了这样的关心,将半张脸埋在围巾中与叶修说话,稍微加快了一些步伐好让叶修在伞外的半身少淋一会儿雨。

 

“那我回去了。”从伞下钻出,王杰希挥手道:“要是轮回能进决赛,我们S市再约。”

 

两人在地铁站告了别,王杰希踏上了向下的扶梯,刚转过的身在某一瞬间,居然也很想再转回去看那人一眼。

而叶修站在站口看着熟悉的身影慢慢沉下消失,淋湿的右手搓了搓指尖,又有了抽根烟的冲动。

 

但是他终究没有去买烟,而王杰希也没有再回头。

 

—end—


题头歌词来自孙燕姿《风衣》


有个喻王视角后续

评论(34)
热度(375)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