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王喻】刷副本么?

* 今天是王喻日,王喻是我的初心。

* 三个多小时的产物,魔术师走位的行文,但是写得很开心,希望爱王喻的大家看着也开心。

* 这篇应该被起名为:胖の肝腰合炒。


——————————

【王喻】刷副本么?


1.

刚做完转职任务的21级魔道学者,花了二十分钟穿越了两个城镇,摆脱一路上追杀他的红名野怪。才在布尔斯村庄外积雪覆盖的小路边,找到了正看着路标研究方向的术士。

 

术士顶着一张相当妖娆的系统脸,脸上的魔纹是最近活动出的索克萨尔首版纪念款,可那一身朴素的法袍和饰品,与至今仍占据“看起来最土豪的账号卡”第一名的大术士就差远了。

 

“来啦?”温温的声音传来,却不是从耳机里。屏幕里的术士也没转身,依旧是四十五度角看着路牌的模样。

“你不是说要不安插件,不买装备,不买商城小玩意儿,体验最初的乐趣么?”王杰希转头望向就坐在一旁懒人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的人。

“就一个魔纹,你也让我怀个旧嘛。”喻文州从笔记本后面探出头笑着。

“我该庆幸你没买蓝雨两个字贴脸上么?”王杰希随口打趣,又看着喻文州的姿势皱了皱眉:“你那样窝着腰能行么?”

 

“能行,我腰好得很。”喻文州道,又开始埋头研究下一步任务。

 

2.

喻文州现在是王杰希的室友,关系单纯到要交房租的那种。

 

三个月前,这位蓝雨前队长,声称是因为不愿意超越霸图战队传奇队长韩文清的记录,也为了蓝雨新人能更好的发展,从奋斗了十三年的一线退役。转身就只身一人远赴B市,接下冯宪君的班,做起了已经变成电子竞技联盟下属最大分支的荣耀联盟主席。

 

即使喻文州也曾经算G市有头有脸有收入的大人物,但是看到B市联盟附近的房价时也是一阵颤抖,计划着先租房住一段时间,再慢慢研究定居的问题。

 

而在考虑怎么租房这件事上,喻文州也有自己一贯的精准眼光。他希望距离联盟近好通勤,房东要好说话,最好室友也能好相处。

于是自叶修退役后稳居心脏宝座第一名的男人转了转笔,迅速找到了解决方案。

 

——王杰希的家。

 

离联盟近到步行可达,房东兼室友他相处了十几年,很靠谱,很完美。

 

3.

王杰希在刚接到喻文州笑嘻嘻的视频通话时,内心不详的预感风起云涌,当听到对面拐弯抹角了半天最后说出来的是问他能不能租间卧室,而不是宣布要入股微草时,真是大出一口气。

 

不就是租间卧室么?好说。王杰希很快就答应了。

 

而后魔术师的思维不知怎的,就跳跃到了如果喻文州得寸进尺问能不能房产证添个名字,他会不会也爽快的答应。

 

嗯,还真是个有趣的想法。

 

锅里刚煮的肉煮得有点久了,王杰希挑剔的咬着塞牙的瘦肉,一再告诫自己以后做饭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

 

4.

王杰希有一只鹩哥,养在客厅的窗台上。

这只鹩哥不算聪明,好在也不吵闹。

 

喻文州初来乍到的那段时间,总爱磕了瓜子隔着竹笼子递给它吃。边喂边教它说“你好”。

那鸟转着浑圆乌黑的两只大眼睛,斜头看着喻文州,着急地从他手指尖啄走瓜子仁,似乎根本听不进去一样。结果某次贪食啄得深了,鸟喙一口夹在喻文州指尖上。

 

喻文州到底是爱护手爱护了十几年的人,本能的后缩动作太大,却是把鸟吓了个半死。那只纯黑的鹩哥跳到离得最远的另一边笼子上,望着新来的这个总喂它好吃的的人,口齿相当清楚地吐出了鸟生唯一学会的一句人语:

 

“微草——”

 

正在客厅躺尸的王杰希闻声抬头,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道:

“挺稀奇,两年没人跟它说了,它倒忘不了。”

 

5.

喻文州分析了一下,觉得“你好”和“微草”这两个词对于一只鸟来说有些太接近了。于是改换了自己的教学策略。

 

“喻文州。”他看着鹩哥,鹩哥也看着他,咂了咂嘴。

 

“喻文州。”他掏出瓜子仁,鹩哥兴高采烈的吃了,继续咂嘴。

 

“可能对它来说有点难了。”王杰希站在喻文州身边看着自己养的鸟道:“我曾经每天对它说‘叶修是狗’,教了三个月,它也没学会。”

 

但是喻文州坚持有教无类的思想,加上这么多年习惯与王杰希较劲的本能,坚持与鹩哥每日一练。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后这只小鸟终于字正腔圆的念着:

 

“微草,喻文州。”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喻文看着笑到眼睛都水色晶亮的男人,无奈道。

 

6.

“要下冰霜森林了。”术士和魔道学者两个角色的任务线,一点点向前推移着。他们二人已经很久没做过低等级的新手任务,虽然打怪之类的算不上有难度,但是任务流程确实已经很陌生。

 

“这里我有点印象。”喻文州在懒人沙发上道:“当时刚玩的时候总是一个人,任务到这一步我才第一次组队。随便进的队伍到了冰霜赛恩就死得只剩我一个。因为不想放弃于是尝试了单刷,成功的时候才朦朦胧胧意识到自己的水平可能还真得不错。”

 

喻文州穿着自己的蓝雨周边睡衣窝在王杰希翠绿的懒人沙发里,望了望五米之外自己纠缠了几乎整个职业生涯的对手,突然很是感慨。

 

“而且我第一次刷就掉了点冰法杖呢。”他喃喃道:“我还蛮怀念那个时候的。”

 

“因为什么?”王杰希问着,手下噼里啪啦操作不停,冰霜赛恩被他一个人一根扫把抽到找不到北,毫无Boss尊严。

 

“因为……”喻文州顿了一下:“就只是拿到点冰法杖就很开心了。”

 

王杰希在现实里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又悄悄转了回去。冰霜赛恩没有因为面前魔道学者的动作停顿而有任何挣扎的机会,因为一旁的术士技能已经精准的填充在了空挡之中。

 

Boss在一片低阶技能的光影中倒下,王杰希的魔道学者默默祈祷了一下上前摸了尸体,

 

“还真出了。”王杰希看了眼地上紫光盈盈的武器,回头望着喻文州。

“我的运气一直都不错。”喻文州抬头,嘴角弯弯,很是开心的笑着。

 

7.

喻文州在联盟的工作起步并算不上顺利。

 

所有人都以为他做了蓝雨十三年队长,管理能力一流,为人谦和有礼情商爆表,应当摆得平普通工作中的各种关系。

 

“我看出冯主席当年就看好你,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王杰希在接到喻文州的那天,开着车随口道。他觉得自己了解喻文州,这人可是背着“手残”之名从训练营垫底摸爬滚打到带着中国代表队拿了2届世邀赛冠军的人。那温温诺诺的外表下有多坚硬,恐怕没人比亦敌亦友琢磨了喻文州快十年的王杰希更清楚了。

 

“工资开了多少啊?”王杰希笑着问,他知道喻文州肯定不在乎钱,但他从后视镜看着那个也不算年轻的男人,柔软的发丝被半开的窗户透入的风吹到如疯魔乱舞,就忍不住打趣。

 

“够给你交房租,别慌。”喻文州的声音在风里被吹得七零八落,落在王杰希耳里却依旧是清晰的,十几年如一日的笑意被带走在风中,却依然让入了秋的B市显得温暖。

 

8.

 

王杰希退役后没有找什么工作,买了不少书回来试图重新接受错过的高等教育。

 

虽然他捧着国家级运动员的证书,进大学门并不困难,但是王杰希这人心气也旺,想着不能光混文凭,他希望自己能从基础开始,真正掌握一门技能。

 

“你要学编程?”喻文州某日看着边看书边记笔记的男人惊讶道。

 

“试试。”王杰希头也不抬,继续记笔记。

 

“不太适合你。”喻文州倒是幽幽道:“你思路太跳跃了,肯定很容易出bug。”

 

王杰希从笔记本中抬起双眼,用略大的那只瞪了一眼穿着白衬衣打着领带的男人,一句反驳却卡在嗓子里没能说出口。

 

9.

 

练小号这事是喻文州提议的。

 

有天王杰希出去有些事,晚上十点多才回到住处,摸着黑进门一打开客厅的灯,却看见自己刚同住了四个月的室友在沙发上躺尸,骤然亮起的光线似乎刺到了喻文州的眼睛,男人反射性的用手去挡。

 

那瞬间的表情犹如在掩面哭泣,让王杰希心都跟着向下沉沉地坠着。

 

好在喻文州开口说话的声音与往常无二,二人闲聊两句后,当晚喻文州却是搬出了许久没上的荣耀,在十三区建立了一个新的账号。

 

“随便玩玩。”察觉到王杰希问询的目光,喻文州只是云淡风轻地笑道。

“玩什么职业?”王杰希问他。

“术士。”喻文州的声音有些飘,却依然坚定:“一起么?”

 

“舍命陪君子呗。”王杰希也找了张电子竞技周报赠送的新账号卡来。

“跟我一起玩会很要命么?”喻文州困惑。

 

10.

 

有了新武器的术士一出副本就要与魔道学者pk,两个角色找了块没什么怪的野区就地插起旗来。最后术士以绝对的伤害优势,碾压击败了走位风骚但是没什么卵用的魔道学者。

 

“绝对的实力面前,是没有挣扎余地的,杰希大神。”喻文州捧着电脑笑。

“你怀念的是这个吧?”王杰希无奈,魔道学者坐在地上喝着低等级的回复药剂:“轻松就能获胜,一切都游刃有余的快感?”

 

“多少有点吧。”喻文州也笑,手下操作的小术士挥舞了一下手中新拿到的法杖。

“毕竟自从我开始走职业道路,就一直很艰难,再也没感受过这样的心情了。”

 

“但是你很厉害。”王杰希的小魔道学者斜斜坐在自己转职任务系统给的一把破扫把上。

“带领蓝雨,带领国家队。甚至现在退居幕后。都很厉害”他真诚道。

 

“荣耀给了我很多。”喻文州的小术士在雪地里用法杖划出六星光牢的模样,这个高阶技能他还没学到。

“掏心掏肺的朋友,旗鼓相当的对手。更重要的是精益求精的、对于极致的追求。”喻文州道:“但是有时候我会忘了最开始的时候,我也只是一个因为玩游戏掉了好装备而兴奋许久的小孩子。”

 

“人都是贪得无厌的。”魔道学者在空中飞出技巧绚丽的轨迹,投在雪地上的影子落在六星光牢的正中。

 

“别对自己苛责太多。”王杰希转身对喻文州道:

 

“还有,你该交房租了。”

 

11.

时间慢慢地走着,B市越来越冷。而王杰希、喻文州和阳台上已经学会了两个词语的鹩哥,两人一鸟,相处的愈发融洽。

 

春节喻文州回了趟家,却是大年初一当晚就飞了回来。

 

王杰希在冰箱里冻了不少包好的饺子,听说喻文州回来了就也没留在父母家吃饭。两个人煮着冻饺子热乎乎的边聊边吃,王杰希之前旅游了一趟开启了新世界大门,饺子要吃酸汤水饺,喻文州就是普普通通的白水煮了一盘,由于王杰希饺子包的味道太重,更是连蘸料都省了。

 

吃着吃着喻文州嘎嘣一声咬到硬币,却是太没注意连着嘴唇都咬出了血,王杰希吓了一跳连忙抽着一旁的纸递给他。喻文州倒是没太在意的用纸巾随便擦了擦,就吐出硬币笑道:

 

“我的运气一直都不错。”

 

12.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小号停留在了47级,因为年关附近喻文州实在太忙,几乎每日临近午夜才回家,一大早就又出了门,没有任何打开电脑的私人时间。

 

“何必呢?”王杰希左手端着水杯,右手握着温度计:“还好没发烧。”

 

“黄少天退役之后,你这几年还没累够?”王杰希看着客卧中缩在床上的人道:“我知道你是想为荣耀和荣耀联盟做点事,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奉献自我吧?”

 

“没事,我有分寸的。”喻文州嗓音很是虚弱:“最近的宣传活动做完,就能休息了。”

 

“你好久没和我一起下副本了。”王杰希侧坐在喻文州床边,想起两人的许久未动的账号卡。

 

“我错了。”喻文州可能是因为生着病,整个人都显得比平日更温软:“我明天就刊登新闻:‘退役大神空虚寂寞,诚邀荣耀陪玩一名。’”

 

“嗯。”王杰希深深望着躺在自家小卧室的那人,过了许久才勾着笑佯装正经的点头:“要求会玩术士,平均手速不得高于180。”

 

13.

 

从全明星赛到新年活动,接踵而至的狂欢持续到了二月中旬。

而B市今年,老天爷给足了面子。刚过了元旦就一片银装素裹,而后一场接一场雪,整个城市年味儿一直伴着雪花越来越浓。直到年都过了,还有余韵未销。

 

喻文州从联盟大楼里走出来,望着又飘了漫天的飞雪有些惆怅。

 

他感冒没太好,走回去怕是会加重,可是今日他下班还算早,正赶着高峰,车是打不到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正准备回办公室稍微避一避,就看到联盟大门口一辆牧马人朝他打了双闪。

 

那是王杰希的车。

 

14.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早下班?”喻文州缩上副驾驶,车内的暖气一扫刚裹上的寒意,他连忙脱了套在正装外的羽绒服。

 

“我不知道。”王杰希道,却没启动车子。

 

“嗯?”喻文州觉得这气氛有点古怪,但他感冒未愈,脑子还有些昏。

 

“今天情人节。”王杰希平静道。

 

“嗯?”喻文州的思路跟上了,情人节活动上线,联盟这边工作告一段落,他才能稍早下班,因此这日子他是清楚的。

 

“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王杰希笑道。

 

“嗯。”喻文州改换了陈述语气。但其实他还是有些懵,虽然就这数月的相处,王杰希对他有什么意思他隐约有些感觉,但是魔术师啊,心思猜不得的。

 

王杰希侧身望着一副守株待兔模样的男人,不由得笑出了声。喻文州此时的神态活像曾经赛场上的索克萨尔,表面游刃有余,背地虚虚实实,机会或是圈套,只有敢于踏入其中的人,才能验证。

 

“想什么呢,只是有个副本想要你陪我刷。”王杰希道。

 

15

 

车子停到了地下车库。落在车窗玻璃上的雪花早就化成了水,近光灯熄灭后,车里光源就只剩下王杰希打开的顶灯,和幽暗的地下车库自带的一点点亮。

 

“下车了。”王杰希笑。

“你倒是开门。”喻文州的声音里还有鼻音。

 

“我有个很想通关的副本,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队友。”王杰希的声音悠悠响起。

 

“因为打起来很难,掉落很可能也不怎么样。”他转头望着喻文州:“但过程不管有多冗长乏味,能和你一起打通关,想必会挺有趣。”

 

“所以喻文州,你愿意和我一起尝试一下,名为人生的副本么?”

 

小小一盏车灯落在王杰希眼中,荧光跳动,却比不上内里认真的情绪分毫。

 

喻文州沉默了很久,他就那样静静回望自己这个纠缠了多年的对手和朋友。

 

最后他笑了,是比平时惯常的笑容要更深一些的微笑。

 

“那之前的房租能退么?”他问。

“拿走。”王杰希笑了笑,从外套夹克中抽出了自己的钱包,整个放在了喻文州手中。

 

—fin—

 

后记

 

1.

喻文州在从客卧搬到主卧的第三天,发现王杰希的鹩哥学会了一句新话。

 

“蓝雨,喻文州。”他仍然在继续一个多月前因为忙碌而不得不搁置的思想矫正课堂。

 

“喻文州——”鹩哥叫着,吃了喻文州送来的瓜子,满意的咽下之后偏了偏头,又开了口。

 

“我爱你——”

 

2.

“明天给我买个桌子吧。”王杰希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传来。

 

“怎么?”他回头看依旧瘫在懒人沙发上的人。

 

“我的腰好像没原来那么好了。”喻文州换了个姿势,对着王杰希眨了眨眼睛,睡衣稍微下滑,露出锁骨上一个浅淡的吻痕。


-end-


评论(63)
热度(1445)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