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炒房组】不言 (杨聪&王杰希,无cp向)

* 快速摸鱼。世邀赛后。最后还是没脸写cp向。

* 和柠檬约好超过3000字我就是狗,汪汪。

————————

【炒房组】不言 

 

十年之后我提着酒,你也依旧是老友。

 

王杰希推开包间门的时候,一头精干短发的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勾画着面前的菜单。那架子摆的够足,瘫在还带了扶手的椅子上,一看就颇有力度的指节握了点单的铅笔,手腕抖得跟拿着鼠标一样。

 

“呦,魔术师来了?”杨聪闻声抬头,把手中菜单往桌上一扔笑道:“恭喜恭喜!”

“什么时候开始你也这么大排场了,”王杰希笑道,只两人的包间,收拾的一派皇家气质,桌面的餐具都是掐丝珐琅彩,一点没有吃涮羊肉该有的风情。

“这哪是我的排场,这是您的排场,”杨聪笑着,把勾了一遍的菜单推给王杰希看:“你看看,想吃啥再加。”

 

王杰希刚从苏黎世回来没几天,冠军的荣耀加上魔术师打法的解封,使得他自从落地之后甚至比比赛期间还要忙,几天下来连轴转到脚不挨地,刚刚缓口气就接到了面前人的约饭邀请。

 

“就咱俩儿?”王杰希盘算着点好的菜量,在把饮料栏的两听可乐换成了大瓶。

“可不?”杨聪端着茶杯吹了吹气:“这片儿区也没谁能叫了吧。”

“你今天来北京有事儿?”王杰希叫了服务员递过菜单问着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人。

“哪儿能那么凑巧,”杨聪笑道:“为了给魔术师摆庆功宴,我可是从你们大北京的天津区专程跑来的。”

 

“不是为了吃这家涮羊肉?”王杰希笑他。

“还真不,”杨聪捏着手里的瓷碗感慨道:“总觉得自从他们改换门面越来越大之后,那个味儿就差了不少。”

 

王杰希喝了口茶没有说话。

 

这家涮羊肉馆,七年前不过是开在微草原址附近的一家夫妻店,微草的前辈们常在那店里聚餐吃肉,顺带着招呼一些友队的选手。王杰希跟着林杰他们一道,经常是打完主场就闹腾腾进了店,冰可乐加麻酱碗,喧闹到十点多才一群人熏得和羊肉一个味儿出来。

 

虽然第三赛季的联盟已经走上正轨,但是选手之间还多是勾肩搭背的江湖气质,远不至于后来一群打游戏的也要西装革履打官腔。那时候也没什么人认得他们,就穿着微草队服挤在小店里被铜锅蒸到满脸汗水,也无人会在意。

 

杨聪和王杰希的交情,就是在这一股子麻酱韭花羊肉味儿里涮出来的。同是被寄予厚望的选手,同是出道就担起一队之长的责任,联盟初始之时的三零一度战队和当时未露头角的微草之间,几乎也没什么差别。天津又离北京太近,两队没事就联动起来搞个友谊赛,导致王杰希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第三赛季结束时漫长的夏休期,都是和面前这人在这间小店里度过的。

 

当然现在这店早已经不是家小店了,微草也因为发展迁过地址,而现在的杨聪和王杰希,也早不是当年的杨聪和王杰希了。

 

服务员送来了可乐和摆盘精致的羊肉,王杰希拧了瓶盖先给杨聪倒上。

“你这次是真厉害。”杨聪举杯向王杰希示意:“我们队里训练营仅有的几个小姑娘都喊着要去微草给你生猴子了。现在的粉丝,真不得了了。”

“欢迎啊,有技术过硬的随时推荐。”王杰希道。

“得嘞,你挖我一个许斌还不够,还想打我们小姑娘的主意。”杨聪笑他。

“小不小姑娘不重要,重要的是技术。”王杰希道:“要求也不高,刺客的话和你差不多就行了。”

“你还不如说直接挖我呢!”杨聪叫道。

“你不行,”王杰希喝了口可乐幽幽道:“太老了。”

 

年龄问题虽然一直是电竞选手的忌讳,但是王杰希与杨聪相识了七八年,早就不避讳谈论这些。三赛季出道的选手已经进入职业晚期,真要说未见状态下滑的顶尖选手也就只剩下他们二人,但是手速和反应这种事,说出问题也就是突然一下。

 

“只要你还能骑在扫把上浪,那我舍命一击抹你脖子的水准还是有的。”杨聪笑道。

“下赛季还打么?”王杰希突然问,将羊肉片下到了刚沸腾起来的锅中。

 

由于已经进入夏休期,而二人都没有宣布退役,所以十一赛季是肯定要继续打的。作为战队队长,二人早就已经开始了新赛季的准备工作,因此此时王杰希口中的下赛季,指的已经是一年之后的十二赛季了。

 

“打。”杨聪倒是回答的干脆:“队里还没有能接班的选手,风景杀交不出去,就算是打轮换也退不了,但是队长我倒是想放手了。”

“挺好,”王杰希点头道:“那我也打吧。”

杨聪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呼哧哧把嘴里的涮羊肉咽了下去笑道:“说的像你要和我较劲竞争三期最持久选手一样,跟我抢有什么意思,你不如和你的老对头喻文州拼一下。”

 

王杰希挑眉,喻文州因为手速问题一直被调侃为竞争联盟职业生涯最长选手的不二人选,在这方面王杰希可一点都没有竞争优势。当然王杰希也就是说笑,大神级的选手,退不退役这种事哪有这么轻易就能决定得了的,都要考虑到个人、俱乐部甚至粉丝情感各种原因。

 

锅里的清汤咕嘟咕嘟沸着,把几根葱和零星枸杞混着羊肉搅在一起,香气四溢。

 

“开心不?”杨聪倒是突然问他:“队友都能跟上你的节奏,可以支持你使用最放松自然的打法,是不是很爽?”

“是很爽,”王杰希笑道:“不过已经爽完了,新赛季一开见到他们不还是要轮着扫把上。”

“带着你们微草的小苗苗?”杨聪挑眉。

“该他们独当一面了。”王杰希幽幽道:“要不是俱乐部那边一直顶着,我队长也不想当了。”

 

杨聪笑了笑,又端起一盘羊肉倒进锅里道:“随便说说也就是了,你和我可不一样,队长这两个字哪能说放就放了。”

“打打轮换,带带新人,大家都别太在意我。这种生活想想也挺好。”王杰希感慨,伸着筷子十分灵巧的将一锅羊肉一次就捞走了一多半。

“别指望了。你王杰希还留在微草一天,微草就不可能是他高英杰的。”杨聪道,对于王杰希霸占他劳动成果的做法也没太在意,又端了一盘新的肉下到锅里。

 

七年前,他可以和王杰希挤在破旧小店里穿着不知道哪个前辈的微草短袖,满身大汗在仲夏夜里涮着羊肉,没有人会在意那两个看起来很是普通的青年。而如今曾经的小店富丽堂皇,空调开得两人吃着热乎的涮羊肉都觉得冷,别说他王杰希了,就是杨聪自己走到北京的大街上都能被人认出来。

 

而王杰希已经是微草的标志,影响深刻到不可能有退居二线的机会,世邀赛上更是风光无限,连带着几乎要成为大首都电竞圈的一大坐标了。

 

“真是可惜,”杨聪笑了笑:“感觉以后再也不能和你在街边涮羊肉了。”

“会有机会的,”王杰希倒是不置可否:“等退役了,说不定几年后荣耀也该差不多了,电竞有了新热点,我们这些老选手很快就会被人忘掉的。”

“有道理,”杨聪在碗里给羊肉卷裹上厚厚的麻酱,倒也不觉伤感:“那以后还来找你,你赶紧开发个新地方,这家我都要吃腻了。”

 

“吃腻了就换一家呗。”王杰希道:“不过嘴上说着吃腻了身体却很诚实的从天津跑过来,说服力有点低。”

“诶…”杨聪刚煮好的一颗鹌鹑蛋没夹住,这时候探着筷子在锅底找着道:“天下涮羊肉感觉都这味儿,改明儿换个别的吃。”

 

王杰希从旁边递过去一把漏勺,杨聪自己捞起了鹌鹑蛋也顺手往王杰希碗里扔了两颗。王杰希知道杨聪是念旧,原本他们二人加上皇风的几个同期,每每赛季始末都能聚上一聚,也算是轮遍了这皇城有名的各色菜馆,可到后来退役选手越来越多,去向也各不相同,同期相熟的终究只剩下了王杰希和杨聪两个,某次常规赛后杨聪提议要吃古早的那家涮羊肉之后,二人的私约就全都定在了这里。

 

杨聪和王杰希收入越来越高,名气越来越大,按照电竞之家有次颇具历史感的评论,他们二人之间的差异也越来越大。三零一度是草根战队的典型,而微草成为两冠在手的季后赛固定豪门,太多人看着王杰希抛下自我为了战队转型,却少有人留意杨聪一直同样支撑着实力平平的队伍取得着不断超出预期的成绩。

 

“我把三环的房子卖了。”杨聪嚼着新下的金针菇突然道:“俱乐部那边有意开发新的电竞团队了,我也准备入点股。”

“挺好啊,那退役以后基本确定也在天津留着了?”王杰希问。

“是啊,不过这不怎么让你意外吧。”杨聪笑:“我们天津爷们儿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大北京了。”

“那还怎么来和我吃涮羊肉啊?”王杰希笑。

“就是偶尔一起才让人念念不忘,你懂不懂。”杨聪拨拉着盘子里的豆腐落在锅中,小心地不让沸水溅在手上。

 

王杰希已经有些吃饱了,他自己没怎么下菜,就捞着杨聪涮好的吃,一双金贵的手架着筷子的末端,从那铜锅里一蘸即走,也不管捞到的是什么,所以杨聪忙活了半天,倒是先一步把他给喂饱了。

 

王杰希靠在椅背上,冰镇可乐的气泡跳跃在舌尖,对面人盯着锅里最后翻腾的一点土豆,读秒似的专注,看起来就像刺客憋好了技能,就等待最佳时机出手时一样。可能这就是为什么王杰希特别喜欢吃杨聪涮的羊肉吧,只要趁着对方下筷子前捷足先登一步,那肉一定是刚刚好熟嫩的时候,入口感觉极佳,多一秒都显老。

 

“反正也没多远,你看我说过来也就过来了。”杨聪道:“你也可以走我那儿去不是?”

“去吃什么?”王杰希咬着杯子:“十八街麻花?”

“那都是唬外地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早餐可丰盛得很。”杨聪笑道,一边飞速打捞起软硬合适的土豆片。

“退役之后?”王杰希靠在椅背上,似是有几分憧憬道:“退役的我,没有早上。”

“这么多年习惯,哪能说改就改。”杨聪咬着土豆含混不请。

“习惯嘛,”王杰希晃了晃手里的杯子:“不试试怎么知道改不了。”

 

这顿饭当然是杨聪付的钱,毕竟说好要给王杰希庆功。但是吃完之后杨聪倒是被北京三点多的日头一晒,禁不住哈欠连天。

 

王杰希看他这样实在不放心他开车回去,干脆邀人回家午休。

客房的床千百年没人睡过,杨聪倒也不嫌弃,扑在不知道落了多久灰的床单上就打起了呼噜。王杰希自己脱下一身被熏得满是羊肉味的衣服,却在扔进洗衣机前被那明显的气味也激的稍稍一怔,随即又跟着笑了起来。

 

厨子变了,装修变了,可能老板也变了,他们再不能于人声鼎沸中毫无顾忌的勾肩搭背,但是谁说这涮羊肉吃起来就与曾经不同了呢?

 

-end-


评论(43)
热度(42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