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第五个故事

* 狂暴脑洞摸鱼,搞笑无脑,有毒。

* ooc可怕,有喻王及王喻暗示。


————————

0.

 

国家队集训的晚上总是精彩纷呈的,私交甚好的职业选手们终于有了相对自由的时间肆无忌惮的彼此坑害。在经历了各地麻将规则的对立与斗争后,大家发现还是大冒险这种朴素的娱乐方式最能够缓解训练的紧张。于是,战术大师纷纷出马,各色点子层出不穷。

 

而当众人经历过了坐在叶修怀里撒娇的孙翔、读完黄少天语录的周泽楷、与王杰希对视三分钟的张新杰、演完半集狗血电视剧女主角的唐昊后,今天份的惩罚居然同时落到了喻文州和王杰希身上。

 

“都让开都让开!队长你上次坑我扮演小周一小时简直太过分了,这次你别想逃!和王大眼搭班不要太爽!我想想啊……让你们干个什么呢?”

 

“这样这样!你们一人编两个与对方的爱情故事,我们出题,一共四个,不许赖账!”

 

喻文州按着太阳穴,看着坐在一边的王杰希也是一脸无语凝噎的样子,愿赌服输的幽幽道:“行吧,谁先出题。”

 

1.

 

“我!”苏沐橙兴高采烈举手道:“王队讲一个青春疼痛文学风的!”

 

“唉,”王杰希叹了口气,扶着额头也不知是叹给自己还是故事,顿了一会儿后用一种追忆往昔十分入戏的语气道:“喻文州是我的高中同学,因为写字速度太慢考试经常答不完卷子。”

 

“哈哈哈哈哈哈!多大仇!”张佳乐刚听了一句就笑摊在地上。

 

喻文州朝王杰希挥了挥手,示意王杰希继续他的表演。

 

“他是我们整个快班里,唯一一个每场考试都坐到最后打铃的人。”王杰希绷着脸道:“我那个时候,因为很喜欢他认真思考时的样子,所以渐渐地每次考试,都陪着他直到下考铃声响起。”

 

“喻文州终于注意到了我,我们一起上学放学,在课间凑在一起互相讲着习题,在操场上看着夕阳落下泪流满面,直到有一天,我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向喻文州表了白。”

 

“然后因为大小眼被拒绝。”黄少天忍不住插嘴。

 

“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和我约定一起考到北京上学,其他的事都放到以后再说。”王杰希没理黄少天的打断,接着道:“可是高考成绩出来后,喻文州却报了广州的学校。”

 

“我很难过,我觉得他对我们的约定一点不在意,渐渐就和他断了联系。”

 

“直到多年以后高中同学聚会,我没有见到喻文州,忍不住向他的发小黄少天问起,才知道喻文州因为绝症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大概是杀父之仇了!”张佳乐又趴回了地上。

“什么病啊?”方锐对于剧情细节刨根问底。

“还能是什么,”叶修笑:“手癌呗。”

 

这下连喻文州都绷不住了,和身边的黄少天笑成一团。

王杰希显然也要破功,深吸几口气后还是找回了自己忧郁的语气道:

“我很难过,跑回我们的高中,坐在操场我和喻文州经常相约的角落里眼泪控制不住的流,然后隐约间看到那个角落的墙上刻了一行小字,是喻文州的字迹……”

 

“写的什么?”方锐叫道。

“等等,让我想想。”王杰希显然正在努力搜肠刮肚一句矫情话出来。

 

“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喻文州冷漠开口。

 

“完美。”王杰希打了个响指,称赞了这个结尾。

 

2.

“喻队讲个古代架空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报复起了曾经对于折磨自己出谋划策的喻文州。

 

“好吧。”喻文州等着众人从笑到喘不上气的情况中缓过来,咬着手指尖思考了一下道:“王杰希是京城微草阁的当家小倌,艳名威震天下。”

 

“文州”叶修摇着头,一把捏起王杰希的脸道:“就这长相?你怕是石乐志。”

“滚!”王杰希道:“你好看你最好看,你艳压群芳。”

 

“我是当朝的皇族太子,在一次微服出巡中,一眼看上了靠在窗边发呆的王杰希。”喻文州道。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要带点绿。”楚云秀拿出了一包瓜子道:“喻队还是社会。”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队长真拼。”黄少天评论。

 

“于是我开始时常从皇宫中溜出来,与王杰希私下幽会。”喻文州不为所动,继续平静道:“我有意为他赎身,甚至想将他接入宫中藏起来。但王杰希执意说自己身份低微,不愿意毁我英名。”

 

“喻队,有话好好说,还能做朋友!”王杰希捂着脸闷声道。

 

“我们就维持着这样的关系,直到前朝乱党突然举兵造反。”喻文州道:“皇城眼看就要守不住,我跑到微草阁恳求王杰希跟我一起走。却被王杰希抽出一把匕首架在脖子上。”

 

“是真的杀父之仇!”张佳乐兴奋。

 

“王杰希是前朝皇族后人,为了报仇才忍辱负重在我身下承欢……”

 

“你不说后半句能死么?”王杰希面无表情吐槽。

 

“……他已经对我动情,因而如何都下不了死手。”喻文州丝毫不被影响,笑眯眯继续道:“于是等追兵到时,他因为不能完成任务和我一起被抓到了叛军头领面前。”

 

“那些人递给了他一柄长剑,要他杀了我来证明自己的忠心。”

 

“于是他走到我面前,靠在我耳边轻声说:‘文州,既然不能活着相守,不如共赴黄泉’”

 

“王队能说出这么文艺的话?”唐昊皱眉对这句台词表示不屑。

“王队也不能当花魁啊,这不重要。”李轩带头表示理解。

 

“然后呢然后呢?”孙翔着急后续。

 

“然后啊,”喻文州偏头笑道:“我就看见漫天的鲜血如枫叶飘零,王杰希的眼睛里装着从未显现出的刻骨深情,那一瞬间我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午后,一袭白衣出尘的……”

 

“够了够了!”叶修打断了喻文州最后的这段煽情:“快拿盆来,哥要吐了……”

 

3.

“让小周出个题!”叶修一指角落里一直跟着笑没吭声的周泽楷道。

“?”周泽楷有些困惑,但却在大家都转过来看他时露出明显思索的神情,等了一会儿道:“西方玄幻。”

 

“王不留行是荣耀大陆最优秀的魔道学者。”王杰希直接选用了二人的角色名:“而索克萨尔是荣耀大陆一般优秀的术士。”

 

“术士这个职业,因为与黑暗交织太过紧密,很难保持内心的纯净,所以术士都会很小心的保护自己的心,免得它变得越来越脏。”王杰希淡淡道。

 

“为了保护心脏,术士们可以通过接受他人的魔法能量来减少黑暗交易的次数,因而术士会找优秀的魔法师主动发生肉体关系,我们通俗的称呼这种行为为,补魔。”

 

“噗!”喻文州正在一边喝水,听到这句话后差点喷了旁边黄少天一身。

 

“人生艰难,何必互相伤害。”肖时钦摇着头道。

“话题颜色越来越不对啊,我们这里还有妹子呢!”叶修叫道,两手一伸就要捂苏沐橙的耳朵。

 

“都是成年人了,苏妹子不虚。”方锐笑道。

 

“所以索克萨尔总要找王不留行补魔,一来二去的,在慢慢成长为荣耀大陆第一术士的同时,也爱上了王不留行。”

 

“为什么就成为了第一术士?”孙翔小声问。

“因为补魔对象太优秀。”王杰希面不改色。

 

“王队,这波操作我服了。”喻文州恭恭敬敬递上一瓶矿泉水。

 

“后来,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怪物们撕裂了时间之门,入侵了荣耀大陆。”王杰希喝了口水继续道:“经过各个职业工会的讨论,发现只有开启最黑暗的魔神之力,才能够对抗入侵者。”

 

“但是魔神之力太过邪恶,只有心灵纯净的术士才能驾驭,并且在操纵之后,自己也会被吞噬,没有生还的可能。”

“这个重任落在了索克萨尔身上。”

“于是索克萨尔散尽了身上最后一点黑暗之力,也让王不留行耗费三天时间给他补了最后一次魔。”

 

“这段剧情一看就是黄色废料的注水。”喻文州尖锐点评道。

 

“而王不留行要负责在索克萨尔成功之后,杀掉这个浑身流淌着他自己魔力的术士。”王杰希道。

 

“王队说到浑身流淌的时候。”张佳乐望天检讨:“我超速了。对不起。”

 

“索克萨尔成为了荣耀大陆的英雄,而王不留行在最后一击终了后,飞身扑向了黑暗的中心,同时爆炸了自己和索克萨尔身上的魔力。”王杰希道:“术士变得苍白的发梢卷过魔道学者的耳畔,王不留行想要再一次亲吻索克萨尔的双唇,却在触及之前就一同化为魔法的微尘,灰飞烟灭。”

 

“你们的故事为什么总要殉情啊?”叶修忍不住吐槽。

“爱死你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张佳乐若有所思。

 

4.

“最后我来我来!”黄少天跳了起来,看着喻文州道:“就讲个现实的!当真故事讲的那种!”

 

“啊呀?”喻文州已经进入了状态:“那不能弄死王队了,好可惜。”

“我感觉到了你的失落。”王杰希笑道。

 

“好吧。”喻文州笑着垂了眼睛,看着手里的矿泉水瓶轻声道:“我和王队,相识于八年前的2月4日,那是荣耀第二赛季的总决赛。我和当时还在训练营的少天一起去看比赛,后排坐着一个大小眼的男孩子……”

 

“我们讨论了叶修前辈对于百花式打法的破解,互相都震惊于对方的思路。”

 

“那个男孩子第三赛季出道,成为微草的魔术师,然后为了队伍发展强行改变自己,真正的成为了微草的队长。”喻文州的声音很是悠扬,带着缅怀过往的感叹。

 

“而我也在第四赛季接过方队的班,从此带领蓝雨。”

 

“我喜欢王杰希前辈这件事,就开始于第二赛季总决赛的观众席,大概是一见钟情吧。”

 

“第五赛季,王队夺了冠军,我下定决心要走到与他比肩的高度。”

“第六赛季,蓝雨厉兵秣马,终于在总决赛打败了微草。我站在颁奖台上,看着压抑着失落的王队为我鼓掌,内心的喜欢再也压抑不住。”

“当晚,我把王队堵在宾馆门口告了白。”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一片安静。喻文州的语气轻松随意,满含深情,而原本坐在他对面的王杰希偏过脸似乎是不敢看他,神情颇为复杂。

 

“呃……”叶修作为年龄最大下限最低的选手第一个缓了过来,看着一副出柜现场的两人,小心翼翼的问了句:“然后呢?”

 

“我们分手了。”王杰希冷冷道。

 

“因为王队太任性。”喻文州摇头感叹。

“明明是你太固执。”王杰希反唇相讥。

“你懒。”

“你事多。”

“你大小眼。”

“你双手残疾。”

 

“????”众人对于这个发展很是费解。

 

“队长……”黄少天拉了拉喻文州的袖子道:“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这当然不是真的啊!”喻文州脸上闪过惊讶的神情,一扫依然目瞪口呆的众人。

“???”众人依然没缓过来。

 

“他们当真了。”王杰希平静摊手道。

 

5.

 

“哐当!”一瓶可乐落在自动贩卖机的筐子里。喻文州转头,就看见王杰希撑着机器看着他。

“王队,那是我投的五元钱。”喻文州笑道。

“请个饮料的钱都要抠,蓝雨财政这么紧张么?”王杰希笑,看到喻文州的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

 

笑出来的。

 

他们两个人联合出演的最后一个故事效果极佳,氛围真实到连叶修这种老油条一时都难辨真假。于是本来娱乐他们的众人反被二人娱乐,直到两人已经绷不住笑出眼泪时,大家才反应过来。黄少天他们几个直接就上来对着喻文州拳头招呼,王杰希也被叶修反手按到一旁,众人打闹到笑不动了才慢慢爬了起来。

 

“请请请,”喻文州大方道,觉得自己的脸部肌肉都有些抽搐了:“王队故事讲得好,我请你喝可乐,应该的。”

 

“没你能编。”王杰希从贩卖机下拿出自己的饮料,看着喻文州摸了半天又投进去两个硬币。冰凉的碳酸饮料跳跃在唇齿舌尖,甜丝丝的。

 

“但是都不是什么好故事。”喻文州道,眼睛在贩卖机上游走挑选。

 

“是啊。”王杰希喝着可乐看着他,喻文州的神情很平静,带着点捉摸不透的意味。

 

“相比之下,我可能更喜欢第五个故事。”喻文州笑道,也按下了可乐的按钮,偏头看着王杰希道:“如果可以拥有的话。”

 

“可以啊,”王杰希耸了耸肩,再次弯腰把冰凉的可乐从贩卖机里取出,递到喻文州的手上,笑道:“会是个结局美好的故事的。”


—end—

评论(57)
热度(1702)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