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2018文州生贺】苦酿 (上)

* 这篇真的是我的肝。写了1.2w不是因为明信片,分成上下也不是为了贴纸,起这个名字描述的也不是我写文时的心理状态。真的。

* 当然是为了祝文州生日快乐啊!在柬埔寨晒太阳的胖如是说。

* 他们最好了。

--------

【喻王】苦酿(上)


喻文州刚走出体育馆没多久,口袋里手机震了一下,掏出一看,是王杰希的消息——

 

“你有东西忘在场馆了。”

 

而这一条信息之上的上一条信息,顶着的却是两周之前的日期,也是王杰希的,他说:

 

“再说吧。”

 

再往前,是喻文州问他:“我们要不要谈一谈?”

 

喻文州摸了下口袋,钱包在衣服兜里,看了眼背包,他走哪里带哪里的笔记本也安好的躺在里面,最宝贵的索克萨尔账号卡待在蓝雨俱乐部发给选手的专门卡盒中,然后蓝雨的日程表、宾馆房卡、卢瀚文的身份证和黄少天的暖宝宝都在该在的地方。

 

所以王杰希这句话的意思应该翻译为,他们需要谈一谈了。

 

喻文州把背包拿给黄少天让他带着蓝雨的选手回宾馆,自己转身又走回了微草的主场。

 

他和王杰希,从第二赛季决赛初见开始,到第六赛季决赛后告白,从怦然心动到眉来眼去,最后情难自抑海誓山盟,中途磕磕绊绊也快七个年头。然后喻文州不得不感慨经验主义对于感情规律的精准描述,他和王杰希的感情就像卢瀚文的新秀墙,说撞就撞,没撞到头破血流,却也是头晕眼花。

 

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七年之痒?喻文州在二人最近一次的情绪失控后不得不正视这四个字。

 

其实说是情绪失控,他和王杰希这样性格的人,真失控能到哪里去?看看微草和蓝雨近几场常规赛的成绩,要说双方队长正站在和相恋多年的爱人一刀两断的悬崖边,怕是没几个人会相信。

 

但是人就是这样,不论喻文州在外多么温和有礼,王杰希多么理智成熟,翻到两个人丝丝入扣的相处中时,多少都会变了点味道。爱情让人忍不住接近另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而等到爱意星火燎原时,最初吸引人的那某几个闪光点,早已经淹没在更加完整而细碎的人性中。

 

但是爱,永远是不讲道理的。它逼着人几近疯狂地想要挖掘关于另一人的一切,直到剥开表面的圆滑,挖出内里强硬的棱角,彼此碰撞厮磨,将最初的无伤大雅统统锤凿成眼底砂。

 

喻文州固执而王杰希任性,放到让他们相知相爱的荣耀上,这是支持二人功成名就的优点,可是落回到与恋人的相处里,就如同一场灾难了。

 

喻文州慢慢走回场馆,有点想不起来两人半月以前是为了什么而冷战,他努力地回忆着,具体细节依然模糊,但是心累的感觉倒是排山倒海。

 

王杰希就坐在选手席第一排靠着过道的位置上等他。诺大的场馆,除了他以外已经退席到空无一人,这使得那唯一有人的座位看起来显眼无比。

喻文州朝着那个位置走过去时,倒想起他自己暗恋王杰希却没表白的那段时间。那时候两人若能在比赛或者活动中见上面,在人声鼎沸的场馆里,他走向王杰希时,周边座位上的人也都如同不存在一般,他的眼睛永远能在嘈杂的场馆中一眼看到那人,而后再也挪不开目光,和这现在的场景,竟然没什么两样。

 

喻文州有些自嘲地想着,这种时候忍不住回想当初无可救药地沦陷,是不是有些垂死病中回光返照的意思?

 

“你来了?”喻文州没刻意隐藏脚步声,王杰希在他还有几排距离的时候转了头,却也没站起来,深深看了他一眼就又转回了身。

 

在光线转暗的场馆里,那双独特的眼睛也显得落寞,让喻文州几乎是发乎于本能地想要安抚。而他走到王杰希身边,挨着那人坐下,王杰希原本搭在两个座椅之间的手却默默收了回去,垂在自己的腿上。

 

“微草的全息投影,真的花了大价钱。”喻文州看着面前的场景突然道。

全息投影技术是由联盟统一研发的,但是匹配的相关设施器材,最终还是要由俱乐部自己出资购置和装配。因此虽然都是全息投影,最终的效果还是有精细度和投影范围之间的差异的。

而微草作为从不缺钱的豪门战队,在这一点上也确实很是大方。

“俱乐部有的是钱。”王杰希笑了声,语气却让喻文州有些捉摸不透。

 

“这两周,很忙吧?”王杰希望着全息投影的场地,幽幽开口。场馆里实在太过安静,让喻文州觉得几乎能听到王杰希说出的话的回音。

“还好,都是战队里的普通事物。”喻文州道,顿了顿将问题扔了回去:“你呢?全明星恐怕忙的够呛吧?”

“是啊.....”王杰希语带感慨,整个人随着这一声倒是顺着座椅向下溜了一截,看起来也是很疲惫。

“微草主场的全明星,再说不干扰战队比赛状态,活动的宣传配合,也是少不了的。”

 

喻文州不知道王杰希这句话是不是想解释两人两周没有联系这件事,但是说实在的,在他们热恋到蜜里调油的时候,别说商业活动了,季后赛那种神经紧绷作息严格的时候,哪天不是抽空就发短信睡前一定打电话的。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喻文州决定直接跳过没有意义的互相试探,无视王杰希那个找他来拿什么东西的无聊借口,直指对方的战术目的。

“说分手啊。”王杰希笑道。

喻文州神情一愣,还没来得及分辨心头涌起的剧烈情绪是早知如此的释然还是难以置信的惊讶,就觉得胃里一缩,而后无边的苦涩就顺着食道漫上嗓口。

“骗你的。”王杰希却又在这时补了一句,偏过了头没去看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抿了嘴唇没说什么,可刚那一瞬突如其来的刀割般的痛却还未完全平复。

“想跟你一起打打荣耀。”王杰希轻声道,终于转回身去看喻文州,男人神情平静,一大一小的眼睛里的情绪却很是复杂。

 

“在这里?”喻文州有些惊讶,却没有表露出来。王杰希清奇跳跃的脑回路他这么多年早就不知见识过多少次,而他对付魔术师的策略也一如既往地统一,等他出招,后发制人。

“嗯,我找场馆管理要了钥匙。”王杰希深吸一口气,点了点舞台侧边灯光极暗的那处,站了起来:“去那里。”

喻文州了然,很是配合地站起身。王杰希在某一瞬间似乎想要去拉他的手,却最终还是只扯了一下他的袖口。

 

两人很是沉默的走向比赛席的位置,到了昏暗无光的地方时,喻文州本能的拽住走在前面那人的手出声提醒了一句:

“小心点。”

“我比你熟悉这里。”王杰希冷淡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

喻文州皱了皱眉,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人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都要针锋相对。王杰希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被拉着的那只手反过来牵紧了喻文州,稍有些生硬的低声说了句:

“抱歉,你脚下当心。”

 

比赛席里开了灯,倒是光线适宜。等能看清路了,王杰希也就放开了拉住喻文州的手。隔音极好的小房间里,七台电脑放成一排,供团队赛最多时候六人使用外,再加一台备用机,以免出现机器故障。

喻文州抬眼看了一眼正在开机的王杰希,心底的感情很是微妙。

 

他从未见过身处比赛席的王杰希,一次都没有过。

 

冬天的B市室内开了充足的暖气,王杰希就穿着微草秋冬季的队服外套,而喻文州把他刚裹上的羽绒服脱下,里面也是蓝雨的队服。

这是他们两人最经常的模样,蓝与绿,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从不会在荣耀的战场上同行。

 

“你想玩什么?”喻文州挨着王杰希坐下。

“竞技场。”王杰希平静道。

“哈?”喻文州有些无奈,王杰希把他从体育馆外叫回来,先是诈了他一下要分手,现在又要和他竞技场,这让熟悉王杰希跳跃思维的他都有些不知所措。

“你这是要打我发泄?”喻文州将衣服扔到一边摊手:“我没带索克萨尔的账号卡。”

 

“不是。”王杰希倒是从兜里掏出两张新卡:“想和你组队。”

喻文州停了动作看他。男人的刘海有些长了,低头掏口袋时几乎遮住了所有的表情。喻文州歪了歪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王杰希递给他的那张卡。

 

房间里安静地出奇,只剩下王杰希摆弄电脑发出的轻微响声。

 

“还真没和你在比赛席里一起荣耀过。”喻文州感慨,环视了一圈后,笑容却不自觉的就爬回嘴角,拽动着脸颊都觉得有些疼,想一想的话,这似乎是他降落到B市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了。荣耀是他与王杰希的起点,不论此时这条路的尽头看起来多么凶险,喻文州也无法否认自己一直都很想与他过去深爱而现在也依然爱着的男人,在荣耀的赛场上并肩战斗一次。

 

选手席的电脑都是单独的比赛用程序,好在也都是架构在荣耀网游里的,改一改设置就能和整个网游系统相连,也便于偶尔的活动需要。

喻文州把账号卡插到机子里读取角色,却加载出来一个魔道学者,他有点惊讶的看了一眼王杰希的屏幕,果然看到个术士角色。

 

“开黑啊?”喻文州平静笑着:“我们组队的话,只能进团队竞技场吧?”

“是虐菜。”王杰希有点痞子气的回话:“喻队没信心跟我一起二打五么?”

“堂堂微草队长欺负普通玩家啊?好意思么?”喻文州笑,简单的更改了一下默认的键位。

两个角色都是中草堂的普通账号,装备不算顶尖,技能点也不太够,但是以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水平,竞技场二打五肯定是货真价实的虐菜。

 

网游端常用的竞技场地图都不像正式比赛时地形那么复杂多变,整个地图也小很多,主要是因为玩家之间娱乐性质为主的竞技场,战术差异没有职业级那么大。王杰希与喻文州组了队之后,让系统随机匹配了一只队伍,两人角色就刷新在了一个院落当中。

 

网游竞技场是有系统提示对方进图几个角色的,于是地图频道跳出对面队伍发来的一个问号,像是在询问为什么这边只进来两人。王杰希和喻文州都没回复,喻文州操纵着魔道学者就站在院子正中没动,而王杰希却绕了一圈把自己藏到了东侧房间投下的阴影中。

 

“打普通玩家就算了,你还偷袭。”喻文州看着那术士衣袍都掩在房檐下后,很是无奈的开口。他与王杰希心照不宣的连耳机都没带,这种水平的对决两人完全不需要听什么技能音效,更重要的是,他们也都明白此时二人坐在一起的主要目的。

“我是个术士。”王杰希淡淡道:“术士不就该这样玩么?”

 

喻文州看了眼王杰希的屏幕,自己无比熟悉的技能图标以自己无比熟悉的顺序排放着,而他面前的魔道也与王不留行的操作键位完全一样,这与其说是相互的影响,不如说只是他们曾经藉由各种琐事向彼此示好的一个证明,只是那么拼命也要接近对方的心情,似乎许久都不曾出现了。

 

玩家那边算刷新时间的话已经差不多该到了,没带耳机听不到脚步声,喻文州也一点不着急,直到那小院落的门口看到对方五人的角色齐齐出现,才不慌不忙的骑上了扫帚。

 

熔岩烧瓶起手,先堵着院门断了对方后退的道路,轻轻侧身躲过对面剑客漏洞百出的拔刀斩,寒冰降雨打断元素法师的技能吟唱,扫把挥出接下战斗法师的龙牙,而后转身寒冰粉控制住正绕背偷袭的刺客,反手一个暗影斗篷将对这个开场明显有些茫然的守护天使抓到了面前。

 

扫把旋风接闪电锁链,一套连击将玩家队的治疗打得找不到北。毫无快感,喻文州慢慢操作他的魔道学者,听着啪嗒啪嗒的技能施法产生的按键声,叹气道:“你不出手么?”

“急什么,等机会呢。”王杰希道,依然冷淡的语气里却有了笑意。

 

喻文州忍不住也要笑出来,欺负普通玩家还要等机会,王杰希这是纯粹想别扭他吧?

终于在魔道学者一个扫击将对方狂剑士拍出几个身位格后,那处落点金光乍现,六星光牢稳稳落下,然后术士各种黑乎乎血粼粼的技能一个接一个糊了狂剑士一脸。

喻文州耸了耸肩目送了狂剑士的死亡,骑上扫帚将剩下几人都或击飞或控制聚拢到了院落中央,王杰希也很给面子地读了死亡之门的条。

 

“好玩么?”喻文州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出的荣耀两个字,偏了头去问王杰希。

“你觉得呢?”王杰希反问。

“还挺好玩的。”喻文州道,靠在电竞座椅上望向身边的人。这个位置这个角度,他身边坐过黄少天,坐过蓝雨的每个人,甚至坐过叶修周泽楷张佳乐韩文清,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看过王杰希。

男人的侧脸轮廓分明,被拿来当特点也被拿来当笑料的眼睛垂着短却浓密的睫毛,那张他吻过无数遍的嘴轻轻抿着,即使对面的对手是普通的玩家,但是坐在选手席的男人多少还是有些条件反射的严肃认真。他依然那么强烈地吸引着他,以至于他转了视线就忘了转回去。

 

王杰希已经随手开了下一局,魔道学者没什么动作,就只见术士在对面五个角色中穿插走位。等到喻文州回了神,看到屏幕上的战斗后哑然失笑:“这么活泼的术士,很是少见。”

“那么慢吞吞的魔道学者才少见。”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反击。

 

两个人还真的在微草主场的比赛席里一局又一局地打了下去,慢慢的也开始随意说上几句话,原本凝滞的空气渐渐有了些松动。全封闭的场馆里看不到时间,但是全明星结束的时候也都已经很晚,此时应该快到午夜了。

 

又一局终了,王杰希推了下自己面前的键盘,没有立刻再开下一局,反而靠在椅背上转过脸深深看着喻文州。

“可耻的快乐。”喻文州也放开了鼠标,笑容里包含了不少的自嘲。他不得不承认和王杰希一起血虐普通玩家这种事虽然说起来挺没面子,但是莫名也有些酣畅淋漓。

“蛮难得的体验。”王杰希评价着:“好像又回到了没做职业选手的时候,在网游里可是真的打遍天下难逢敌手。”

“那是你。”喻文州感叹道:“我接触荣耀没多久就进了蓝雨训练营,饱受摧残了三年才出道。”

“觉得累么?”王杰希忽然问,又补上一句:“玩荣耀,做职业选手,当队长,当游戏乐趣越来越高级,越来越难以获得的时候,会觉得累么?”

 

“当然会有累的时候。”喻文州轻声道,聪明如他似乎窥伺到了魔术师的企图:“状态不好还要勉强训练比赛,战队成绩下滑却无能为力,拼尽全力还是拿不到冠军的时候,谁能说自己没觉得艰难呢?但是就因为这些放弃荣耀,却是怎么都做不到的。”

他看着王杰希,心思转了转还是准备直白的说出来:“这就像......”

“你对我一样。”王杰希却突然打断了他,很是疲惫的沉声道:“我知道,文州。”

 

“我以为你是想和我谈谈的。”喻文州皱眉。

“谈什么?”王杰希却回问着:“我没什么可跟你谈的。至少在你希望的内容里没有。”

男人靠回椅子上,出神地望着显示屏道:“你挺好的,我们之间确实主要是我的问题。所以我没想过,要跟你分手。”

“我也没有。”喻文州平静地陈述事实。他是真的没有,虽然两个人争吵、冷战、互相放鸽子轮流上阵了许久,但他没真的想过要和王杰希分开。

“我以为你已经快要受不了我了。”王杰希道:“或者只是因为不想背上始乱终弃的骂名?”

“是快受不了了。”喻文州望着那双眼睛,轻飘飘道:“但离真受不了还远着呢。”

 

“哈,”王杰希笑了一声,表情有点扭曲:“我刚一个人坐着的时候,想起我们初见的那次。那个时候你还没现在这么温和,虽然看起来友善,但是言语表情里都全是不服输的傲气。”

“那也比写了一脸生人勿近的小魔术师好。”喻文州也跟着笑他。

“我那个时候就应该知道的。”王杰希轻声道:“你不管以后变成多八面玲珑的蓝雨队长,心底里还是那个手速不达标也硬要一意孤行和自己死磕的小子。”

“那也比任性起来翻脸不认人的王杰希前辈好。”喻文州道。

 

二人又沉默了数十秒,精致而凌驾于一切的沉默。

 

“我刚才心里是有点慌的。”王杰希幽幽开口,坦然道:“担心你不会回来。”

“因为我毕竟什么都没忘在这里。”喻文州耸肩。

“你有。”王杰希看着他:“你忘了带走我。”


-tbc-

评论(36)
热度(749)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