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我也曾是个王喻党(下,end)

* 继续讲笑话,带周叶。大约都是双向暗恋。

————————


5.

 

王杰希对于四人每晚的陪练很是感激,周末时订了B市旁边的一处温泉权当报答。

 

“魔鬼一般的福利。”黄少天感慨:“你可以趁机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喻文州问。

“王队是不是和yy里一样器大活好啊。”黄少天笑。

“泡温泉是穿着裤子的,要确认这个我还不如在卫生间埋伏。”喻文州本能的先指出了问题,然后想了下又道:“而且最多看出来器大,怎么能看出来活好?”

“有道理诶,要不你勾引一下让老王给你露一手?”黄少天没正经的问着。

“王队才不是那样的人。”喻文州皱眉道。

 

“我是哪样的人?”王杰希突然从二人身后冒了出来。

“咳咳…”黄少天被吓了一跳,脑子飞快转了起来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在讨论你的同人二设。”喻文州的表情,平和中带着无尽的兴趣:“器大活好。”

黄少天猛地回头看着自家队长,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心底一万头偶蹄目动物来回奔腾。这球飞的简直比银光落刃的轨迹还直,完全不像内心九曲十八弯的喻文州打出来的。

 

“器大我不敢自夸。”王杰希却居然淡定的接了话:“活好不一直是喻队的人设么?”

 

黄少天目瞪口呆。

“原来在秋名山山道上的人,从来就不止我一个。”他真情实感的吐着槽。

 

“王杰希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喻文州在王杰希走后一把拉住黄少天问。

“总不是因为看了太多喻黄吧。”黄少天看着居然有些惶恐的队长很是绝望:“你应该高兴,你看他居然关心你的人设。”

“我…”喻文州一向缜密的思路却突然跳脱了起来:“我都不知道我活好不好,他会不会很失望?”

“你不是王喻党么?活好不好没机会展示的吧?”黄少天望天:“怎么?逆了?不想当受了?”

“他的腿真的好长。”喻文州没有接话,只是看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没头没尾的感慨了一句。

 

微草俱乐部离联盟总部本就很近,周六休息的时候王杰希提前了些回了趟俱乐部,把自己极其硬朗霸气的牧马人开了出来,在联盟大楼接上了另外四人。

 

“攻破天际。”黄少天看着这么爷们儿的车深受震撼,想到自己刚买的轿跑,反省着他总被yy成下面那个或许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车好看。”周泽楷真诚的就事论事。

“骚。”叶修惜字如金的评价着。

“是有点。”喻文州居然对叶修的评价进行了肯定。

 

王杰希的车上放着粤语歌。这一点点若有似无的糖,让以容易晕车为借口赖上副驾驶的喻文州猝不及防。

“你听粤语歌?”喻文州有些诧异的问着。

“嗯,最近听得多,你想听什么可以自己翻翻。”王杰希随意道。

喻文州在惊讶之中拽着安全带半天没扣上。

 

“怎么了?”正要启动的王杰希偏头问。

“不知道,我插不进去。”喻文州低头摸索着。

“哦哦。”王杰希连忙也凑过去看:“平时也没人坐,我用别的插上了。”

“好像卡住了?”“你等一下。”

“能行了么?”“嗯,出来了,你插吧。”

 

这糟糕的对话。

叶修坐在安静如鸡的周泽楷和吵闹如鸡的黄少天之间,两眼一翻简直快要背过气去。

 

6.

 

王大金主给五人订了尊贵的小包房。只是泡汤之前的淋浴如果不去公共区域就只有两个位置。王杰希正要以东道主的姿态开口表示自己等到最后单独去冲水时,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敏锐的打断了魔术师极短时间的读条。

“老叶你别跟我们这些后辈抢!”黄少天一把抓住明显准备服从安排的周泽楷:“我和小周先!”

然后就拖着还没搞清楚事态发展的大帅哥进了淋浴间。

 

叶修愣了一下,就听到淋浴间里黄少天叫嚷着“周泽楷你怎么身材这么好!”“别脸红啊大家都是男人!”“天呐我看到了什么我会不会被你的粉丝谋杀!”之类的话。

目光无奈的在剩下两人身上扫过,叶修放弃治疗一般的挥了挥手:“行吧,你俩一起,我最后就是了。”

 

喻文州没有想到自己的福利来的如此突然。

单独,全裸,不用四舍五入就是睡过了吧?

 

喻文州是真没见过王杰希不穿衣服的样子,黄少天他们冲完水的淋浴间里热气还没散。喻文州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脸红,但是他确定自己的思绪和目光都根本无法从旁边人身上移开。

 

冲澡会有人从裤子开始脱么?

喻文州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脱衣服的手拽了半天才把身上的短袖扒了下来。一回头就看见王杰希衬衫刚解了三四个扣子,松垮的露出一片胸膛,两条笔直笔直的长腿已经一丝不挂,连他刚刚瞥见一眼的平角内裤都扔在了叠好的运动裤上。

 

王杰希似乎正在辨认着温泉酒店提供的洗浴用品,稍微皱着的眉毛间有些迟疑。

喻文州放任了自己从那精致骨感的脚踝开始,一路向上用眼神猥亵过曲线完美的小腿,漂亮的膝窝,然后是肌肉多一分显壮少一分显娘的大腿,王杰希偏瘦,腿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肉,站着的时候腿侧还能看到肌肉间浅浅的一条凹陷。

目光已经漂移到了腿根,男人的体毛并不旺盛,只是刚刚好的宣示着阳刚的气息。喻文州犹豫了一下,决定不辜负自己的心脏之名,内心忐忑表面冷静大大方方的朝男人的腿间看了去。

 

“大么?”王杰希却在此时开了口。

“…呃”

泰山崩于前而面还来不及改色的喻文州如同被突然转火一般,早就习惯被突袭的反射弧反而在此时异常迅速的稳住了:“我摇摇欲坠的尊严让我不想做出评论。”

王杰希笑了起来,隔着水雾,这个笑容倒是比平常微草队长清冷的笑温柔了很多,让喻文州恍惚间有些镜花水月的倒错感。

王杰希倒是没继续说什么,半侧着身开始解自己剩下的几颗扣子,灵巧的手指一路向下,解到最后一颗时很是自然的背过身去,然后那件湖蓝色的衬衣就从肩头滑落,露出精瘦的背,曲线完美的脊椎,以及紧绷的腰胯。

 

喻文州飞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二人坦诚相见。

 

“也不错啊。”王杰希评论着,一双眼睛带了浅淡笑意飘过喻文州的下半身。

“谢谢夸奖。”喻文州在这种时候很是沉得住气。

“王队你多高啊?”喻文州突然问道。

“181吧”王杰希道。

“总觉得你的腿不止比我长三厘米呢。”喻文州揉着洗发露感慨。

 

“诶?”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腿侧一温,扭头就看到王杰希将那白花花的长腿贴了过来,就抵着他胯侧比对着。

淋着水的两条腿紧紧挨着,王杰希刀劈斧削一般的胯骨几乎快要到他腰弯,男人的手在两人贴在一起的腿根上比了一下。

“是不止啊,我都没注意过。”王杰希看着自己手指比出的距离,很是淡然道。

 

王杰希被骨架雕琢的极好看的腰侧皮肤上,有个淡淡的绿色图案,喻文州在一片水雾中辨认了半天,才看清楚那是个微草队徽的纹身,加了花边的绣画在腰间的薄肉上,很是妖异。

 

喻文州觉得自己脑子里瞬间轰的炸成一片,一半的他依然冷静的分析着王杰希这种举动究竟是无心无意还是故意撩拨,另外一半的他——

 

好吧,另外一半的他正在疯狂叫嚣着把这个男人压到墙上,让那双长腿分到撅着屁股恰好适宜被进入的高度,没有润滑就用水胡乱的准备一下,他想把这个男人所有的淡定都摇碎,所有的矜持都击溃,想把他的腿分开压出一字直到他痛的求饶,想把他绑在床上套上王不留行的那双长筒靴,想一口咬在那个微草标志上,想在他腿根纹上自己的名字,想看那双不怒自威的眼睛盛满泪水,想听那总是吐着客气言论的双唇颤抖着溢出哭泣和呻吟。

 

王杰希已经又回到另一边的淋浴喷头下随意冲着身上的泡沫。

而喻文州则望着自己瞬间挺立到涨痛的腿间。

 

我确实有黑化病娇和囚禁play的潜质啊。

喻文州很是平静的想着。

喻王粉诚不欺我。

 

7.

 

温泉之后,喻文州欢欣鼓舞的发现自己和王杰希之间的距离进了许多。虽然叶修还是总在晚上的时候泡在隔壁,但是鉴于黄少天一直很是仗义的跟着,他倒也不太操心。

 

结果他这边没什么事,黄少天倒是在某天晚上被叶修堵在了走廊拐角处。

“干嘛干嘛老叶!你这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是什么意思?”黄少天炸着毛。

叶修自从进了集训中心后就被禁止在室内吸烟,万般无奈下只好经常叼着棒棒糖,此时双指非常娴熟的将棒棒糖潇洒的架着,单手撑在黄少天身侧,用略微高了2cm的身高优势并不明显的俯视着那人。

 

“少天,你知道我喜欢男人吧。”叶修微笑着问。

黄少天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脑中弹幕飞过五颜六色的厚厚一层——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联盟所有选手,哥跟你最熟了。”叶修有些感叹的温言温语着:“所以有什么心思也不想瞒着你,大家说开了会比较好。”

 

黄少天支支吾吾是真被吓到了,他跟喻文州说的轻松,因为毕竟两人朝夕相处,喻文州是不是真喜欢他他多少心里有底。但是叶修这种段位他骚扰多年很少占据上风,因此也实在捉摸不透。

 

“你是不是喜欢小周?”叶修头一偏,很是潇洒的笑着问。

 

“啥????” 黄少天惊呆了。

 

叶修一看他表情,就知道是自己误会了,收了撑在墙上的手,笑道:“不喜欢啊?那你为什么每次选手群发言都要黑小周,为什么上到全明星下到训练赛都抓着小周不放,为什么上次泡温泉要和他单独一起洗澡,为什么每天晚上我在他们房间里的时候你都要凑过来?”

 

“虽然听起来挺邪教,但是一旦接受了奇怪的设定,周黄周这个cp也是莫名带感是吧?”黄少天面无表情:“你怕是想的太多了。我觉得我需要写个我是直男的条子贴在脸上。”

 

“你是直的啊?”叶修抓住了重点:“那你离沐橙远一点。我一直以为你是弯的才放任你们一起玩。”

“那请问你们已经两两组了队,我要敢是弯的,我和谁在一起呢?”黄少天咬牙切齿的问着。

 

叶修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嗷!原来如此。”

黄少天突然意识到他卖了谁,瞬间有点怂。

 

“其实可以周叶黄或者喻王黄的,修罗场NTR什么的也很有看点。”叶修拍着黄少天的肩膀。

“总之我都是受呗,真不知道你们这种奇思妙想是从哪里来的。”黄少天面无表情:“行了,既然你不准备跟队长抢老王,就也没我什么事了。我终于可以在训练完之后安安静静和肖时钦待在一间房里了。”

 

“安安静静?”叶修笑问。

“周叶?”黄少天垃圾话剑走偏锋。

“那必须的。”叶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8.

于是在喻文州毫不知情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卖了个彻底。但是黄少天也不是普通人,在迅速嗅到一箭四雕的机会以后,立刻和叶修同流合污py了一个完美的方案。

 

“我真是个天才。”黄少天躺在自己的床上对自我抒发着滔滔不绝的满意。

“能把自己翻出花样的夸到这个地步,黄少确实是个天才。”肖时钦坐在桌子前头也不回客客气气的吐槽。

 

喻文州在自己房间看到王杰希光着两条腿侧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吓得手里抱着的文件都差点飘一地。

“你为什么在这里?叶修呢?”他惊讶的问。

 

“叶修说他要追小周,就把我赶过来了。”王杰希一副无奈神情。指了指房间角落里自己的行李。

“他要追小周?”喻文州更加震惊,整理着文件的同时迅速理清思路问道:“所以叶王什么的从头到尾就是幻觉么?”

“谁说的,一直单箭头的我,可伤心了。”王杰希在原本属于叶修的床上躺平了,望着天花板装作自怨自怜的说着:“但是我决定成全他。”

 

“那他跟小周怎么说的,总不能直说他要追人家吧。”喻文州问,眼神落在王杰希的腿上,思考着他走过去把被子给那人盖上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刻意。

“他跟小周说的是我要追你。”王杰希倒是毫不在意的笑道。

喻文州掂量了一下王杰希语气中的情绪组成,不动声色的问:“这你都能忍了?”

“爱的太深,心甘情愿,配合表演。”王杰希笑的更厉害。

 

“所以你的理想是叶王么?”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笑容,就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坐到自己的床边歪头瞄着那个躺的舒展毫无防备的人,旁敲侧击着问了个自己在意的问题。

“嗯?”王杰希的眼睛都没离开手机,随口道:“是啊,难道你觉得我很攻么?”

“……我也许是觉得叶修很受吧。”喻文州估计着王杰希的认真程度。

 

“别拐弯抹角了喻队长。”王杰希突然把手机放到了一边,躺平了偏过头,带着点狡黠认真的看着坐在另一张床上的人:“你喜欢我,是么?”

“是啊,被发现了么?”喻文州心跳了一下,却还是很普通的笑了笑。

“挺明显的。”王杰希道:“别的不说,只要我和叶修凑到一起,黄少天就贴上来闹个没完,总不会是他看上我了吧?”

 

“那我有机会么?”喻文州问,不知为何到了真要和王杰希摊牌时,他反而很是平静。

“你刚还问我是不是叶王党,你这是要当备胎啊?”王杰希笑意更盛。

“我心甘情愿啊。”喻文州一副一往情深的模样:“何况我的人设不一直是得不到心也要不择手段得到身体的么?”

“社会我喻队,人狠心又黑。”王杰希翻了个身,侧躺着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还是轻飘飘的解释了一句:“我不喜欢叶修。”

 

喻文州望着一脸看好戏表情的男人,目光从那还留着三分严肃清冷的大小眼,一路飘过被红黑队服外套掩盖的腰身,向下游移到一曲一直交错着的光裸长腿上。

 

他突然就无师自通的抿出了一个霸道总裁般的危险笑容。

弯腰凑到王杰希耳边,轻声问道:

“王队,你记不记得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记得,你想要我做什么,你说就是了。”

王杰希微抬眼看他,兴致盎然。

 

“喻王不拆不逆,接受么?” 他问

“好啊,随便你。” 王杰希懒懒笑着点了头。

 


评论(99)
热度(187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