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我也曾是个王喻党(上)

* 纯属搞笑,别掐cp和攻受,他们每个人我都喜欢。带微量周叶。

* 大约凌驾在甜和肉之上,我还有个技能叫做说相声。

* OOC到癫狂,晚上更下半部分。


————————

【喻王】我也曾是个王喻党

 

1.

 

“少天,少天…”喻文州推着身边的人。

黄少天在座位上抖了一下,胡乱扒下写着“吃饭叫我”的黄色眼罩,还有些懵的问:

“怎么了…队长?”

“吃饭了啊…”喻文州指着黄少天面前的餐盘。

 

彼时蓝雨双核正坐在H航的头等舱里,沿着无比熟悉的空路飞向B市。参加世邀赛集训这么脸上贴金的事,俱乐部那边自然是锣鼓喧天的欢送正副队长,尤其是喻文州还被任命成了国家队长,蓝雨高层简直看到金条从G市明朗的蓝天中哐叽哐叽的往下砸,二话不说给二人订了头等舱的飞机票,还专门打了一大笔奖金到工资卡上,出门前从老板到食堂大妈都轮流拉着喻文州的双手,珍重的如同那apm常年不上200的手是蓝雨俱乐部的镇部之宝一般。

 

H航的飞机餐还是可以下咽的,黄少天把眼罩随手放到一边,正拆着餐具的包装袋,就见喻文州把自己的那块慕斯小蛋糕放到了他的盘子里。

 

“谢谢队长!”黄少天连忙谄媚的笑起来,他相信自己的笑容一定已经甜过了这块民航点心。

“嗯…”喻文州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队长?你想说啥就说啊,咱俩什么关系你这欲说还休的样子我心里好虚。”黄少天叽叽喳喳的开口,手下动作却不停,一叉子鱼丸面已经送到了嘴里。

 

“少天,你知道我喜欢男人吧?”喻文州微笑着问。

黄少天的第二叉子鱼丸面落回了锡纸盆里。

 

笑容慢慢收了回去,目光在喻文州让给他的那块慕斯蛋糕上徘徊着,黄少天脑子里跳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队长难道以为一块小蛋糕就能跟我表白了?我堂堂剑圣也太没身价了吧?

 

“嗯,队长,我一直都是很尊重你也很喜欢你的。”黄少天决定还是严肃点面对这个问题:

“但是却是不是那方面的…喜欢…你懂的…我是说你真的是个好人…可以说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但是…”

“我知道,但是你不喜欢男人。”喻文州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少天,你是不是喻黄同人看太多了?”完美的温和笑容依然完美。

 

“我…不…我…没…”

黄少天难得语塞,反应过来之后以剑定天下的气势把叉子插回了鱼丸面上,大叫道:

 

“为什么是喻黄?我怎么会看喻黄??我肯定看的是黄喻啊!!呸呸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队长你居然喜欢的不是我,我的心好痛。说好的剑锋所指之处诅咒如影随形呢?说好的我们还有无数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呢?我为你抛头颅洒热血,放下所有固执就做你手中利刃,不论天涯海角都只离你一个转身的距离,这份情谊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

 

“嗯…这还是很喻黄…”喻文州看起来颇受触动:“有点感动…要不我再考虑考虑?”

“不用了,让我得不到回报的爱随风而逝吧。”

黄少天挥舞了一下叉子,器宇轩昂。

“说!你看上谁了?就凭你每次都让我吃你的小蛋糕,我黄少天豁出这条命也帮你追。”

 

王杰希。

 

这个答案一点都不让黄少天意外,但即使如此,剑圣还是难过的在宽敞的座椅上缩了缩,把腰间的安全带松了几分,侧过身默默忍耐着失去自家白菜的痛苦。

虽然喻文州严格来讲是颗自由的白菜,但是这样不顾一切的凑上去让隔壁大小眼的猪拱,黄少天还是心有不甘。

 

“你是为他着想才接了国家队队长的职位吧?”黄少天绝望的问。

“算是吧,王队说让我去当队长,他答应我一个要求。”喻文州笑着道。

黄少天很想问问隔壁的猪知不知道自己要被白菜拱了。

 

2.

 

叶修成为领队的事让所有队员义愤填膺了良久。

黄少天拿着训练表端着午饭在喻文州身边不带换气的疯狂吐槽,就看见新晋国家队队长望着手里的房卡露出运筹帷幄之间决胜千里之外的笑容。

 

“怎么了?”黄少天拉了吐槽闸,问道。

“我觉得自己这个队长当的好啊!”喻文州感慨道:“要不然王队不就要和叶神一间房了么?到时候他们生米煮成熟饭,我可怎么追。”

“你叶王看多了。”黄少天冷冷道。

“诶?为什么不是王叶?”喻文州笑道:“很难想象王队这样的男人做受呢。”

 

“所以哥就活该做受了是么?”叶修叼着棒棒糖端了餐盘坐在两人身边,含混不请的说着。

“委屈叶神了。”喻文州滴水不漏。

“他委屈个啥?就他这战五渣的形象,活该被all叶好么?”黄少天噼里啪啦道。

“拼热度还是不及二位,惭愧惭愧。”叶修很不在意的挥手。

 

三人换了话题,正经说着荣耀没多久,就看见不知因为什么姗姗来迟的王杰希穿着队服短袖,外套披在肩膀上,右手随意抓着餐盘,一脸严肃的走到自助餐区取菜。

 

“我们理性讨论一下。”这时吃的七七八八的叶修架着筷子一指餐厅另边的王杰希道:“大眼儿哪里攻了?”

“身高?”黄少天不情不愿。

“气场。”喻文州理直气壮。

“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叶修嘲讽笑,晃了晃筷子:“大眼儿有三好,禁欲腿长易推倒。”

 

喻文州慌了,他觉得叶修似乎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正准备旁敲侧击进入心脏斗法环节,就见王杰希转了身,腰背依然笔挺,没端盘子的左手拉着因为夹菜动作而滑落肩头的队服外套,里面的短袖polo却是一颗扣子都没扣的露出锁骨深深的形状。

 

一双大小眼刚好迎上三人内涵各异的目光,有点诧异的睁大了些,随即就自然的朝他们这桌走了过来。

 

“说我什么呢?”王杰希嘴角抿出友善的笑容,落座后很不在意的问着。

“说你顶天立地。”黄少天翻白眼。

“说你玉树临风。”喻文州温柔微笑。

“说你一表人才。”叶修面不改色。

 

3.

 

集训第一天的晚间,叶修赖在王杰希和周泽楷的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喻文州心情沉重的召唤来了黄少天。

 

“你说叶修和王杰希之间是不是有点什么。”喻文州躺在自己床上,如同一只搁浅的鱼:“感觉他们关系很好。”

“叶修和王杰希嘛?B市青梅竹马,从追逐邻家哥哥的小弟到追逐斗神的魔术师,为战队呕心沥血的双队长,表面互相嫌弃,内心互相敬佩,线上约打副本,线下约涮羊肉。好像也没什么了,没有我们俩关系好,你别太介意。”

喻文州翻了个面:“那我和杰希呢?”

黄少天露出同情的目光:“鼓掌之交,塑料姐妹,日常分手,偶尔复合。”

 

“很是绝望。”喻文州点评。

 

“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黄少天迟疑了一下,望着房间门似乎是怕叶修突然回来:“你真准备做受啊?不怕疼么?”

 

“不知道,我就是觉得杰希怎么都不会愿意做受的。”喻文州喃喃道:“我是真的喜欢他,能追到的话,让他上也没什么。”

“虽然喻王似乎比王喻热度高点。”喻文州闷笑补充着:“粉丝们挺看得起我啊。”

黄少天看着放弃治疗的队长,突然意识到什么道:

“队长你能不能争口气!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你看看喻黄热度那么高,你不竞争一下荣耀总攻反而躺平当受了,我总觉得自己的面子会很没地方放诶。”

 

“能追到就好了啊…”喻文州趴在床上挥了挥手,用讨论战术的正式语气道:“从朋友的角度,你觉得王杰希有可能看上我哪一点?”

“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黄少天想了想道:“心思细密足智多谋苏破天际?”

“开玩笑的啦,”黄少天放任自己躺在了叶修的床上道:“你知道恋爱这种事不是能从朋友的角度揣测的吧?说不定你很细微的一些方面反而更会吸引人,比如出门会帮我列行李单、生病了叮嘱我吃药、记着我所有日用品的剩余还及时补充、坐飞机从来让我靠窗睡觉、知道我爱吃的菜和饮料、即使是飞机餐都愿意把小蛋糕留给我。”

黄少天说着说着突然情绪激动的坐了起来,扑到喻文州床上挤着那人装出就要嚎啕大哭的模样:“我这么好的队长,就要便宜那个大小眼了,我心痛我不甘啊!”

 

“大小眼还不一定要我呢,你还有希望啊。”喻文州笑道,伸手去拍黄少天的肩膀。

“并不想当备胎,谢谢。”黄少天拍开他的手道:“而且我是直的。”

 

“所以你喜欢王杰希哪一点啊?”黄少天问。

“我?”喻文州愣了下,也是认真的想了想道:“各种方面吧。从对荣耀和战队认真的态度到他刚才向我点头告别的样子,都很喜欢。”

“你没救了。”黄少天宣判。

 

4.

 

喻文州与黄少天定下了集训期追王杰希的战术布置。大体思路与他们团队赛常用配合没什么区别,主要内容是由黄少天引开所有可能与王杰希1v1独处刷好感度的人,然后喻文州在后面慢慢读他的大招。

 

“其实主要就是叶修。”喻文州转着笔确定了战术打击的首要目标。

“纠缠他我相当熟练,保证完成任务!”黄少天摩拳擦掌。

 

国家队队员的荣耀素质各个顶尖,在这一前提下,喻文州和叶修两人一合计,决定给王杰希一个放飞自我的机会。于是当喻文州在训练前拉住王杰希说了自己的设想后,后者挑着左边的眉毛显得左眼更大的思索了一下,而在喻文州带了滤镜的目光里,只觉得王杰希周身都透露着愉悦。

 

“我试试吧,”王杰希点头微笑道:“谢谢你。”

喻文州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小鹿砰砰直跳。

 

于是王杰希开始了恢复手感的疯狂加练,每日晚餐过后他还会回到训练室里再多打1小时左右的竞技场。

喻文州以战术需要及队长头衔名正言顺的每日陪练,

叶修以技术指导及领队名义顺水推舟的每日陪练,

黄少天本着誓要帮喻文州追到心头所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信念不屈不挠的每日陪练。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也顶着一张帅到惨绝人寰的无辜脸每日跟着陪练。

 

王杰希的魔术师手感在叶修的散人、黄少天的剑客和周泽楷的神枪加持的顶级助攻之下,迅速向巅峰状态爬升。

虽然莫名其妙的人多了点,但是喻文州还是很满意的。因为他肯定不会跟王杰希单挑,所以每天吃了晚饭就迅速搬了椅子坐在王杰希身边看着,任对面三人如何轮换,他这个位置丝毫不能撼动。

 

“要输了要输了,老叶你是不是真的老了?散人的操作跟不上了吧?要不要换战斗法师试试?不过你手速退化了换什么职业都是被打爆,我也真的很同情你啊。”黄少天在对面电脑旁很是聒噪。

“文州都能当队长,我这手速还能退化好几年呢。”叶修很无所谓的笑着,他们这个级别对战胜负都是正常事,而技术统计上他的有效手速并没有任何下滑的意思,当然黄少天的垃圾话也一向没有就事论事这一说。

不过输了就是输了,叶修还是笑着称赞了王杰希。

“打得不错啊大眼儿,让我梦回第三赛季啊。”

 

“我试试。”周泽楷在一边突然开口,然后一枪穿云就端着荒火碎霜站在了王不留行对面。

周泽楷敲键盘的声音颇大,噼里啪啦也很是密集。

 

“被射爆了,心疼你。”叶修的笑脸从电脑缝隙间露出:“还是比不上我们才貌双全的荣耀第一人啊。”

“过气领队是不是有些心酸,要不要餐巾纸擦擦眼泪?”喻文州的脸也凑到电脑间,与叶修隔空相望。

 

王杰希甩了甩手指。

“是不是负担有些太大了?”喻文州的注意力很快被吸引了回来,侧着看向王杰希从键盘上拿开的手,指尖都有些颤抖了。

喻文州写作很是自然读作心怀鬼胎的将王杰希的手拉了过来,一边和几人正经的探讨着刚结束的竞技场,一边按着指关节帮王杰希做起手操放松着。

 

“谢谢。”王杰希也没有推脱,一双宽阔修长的手就被喻文州有技巧的揉捏抻拉着。

“别客气。”喻文州还在抬着头和叶修讨论技能选择和走位,斜眼间却看到王杰希红了一片的耳根。

 

嗯?

喻文州突然对面前人又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


评论(58)
热度(1568)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