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袁徐袁】对等关系(五,end)

* 跪求各位爸爸点蓝手,冷cp安利卖的艰难。

* 这么好的庙药治疗组不来一份么?前文走目录最后一行

* 双苏(也许偏王喻)出没。

————————————————————————

14

 

第八赛季的微草,被如日中天的轮回连赢两场斩于半决赛。而蓝雨则凭借着出色的团队赛发挥将本就被霸图消耗的有些厉害的烟雨挡在了决赛门口。

 

蓝雨训练室里的气氛兴奋而凝重,这赛季的轮回,打到现在谁都知道不是个好啃的对手。

他们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却注定走的艰难。

 

蓝雨全队上下在决赛前保持着近乎苛刻的作息,训练、用餐、休息,每个步骤都很有条理的卡紧了时间。除了每日例行的战术会议上,队长喻文州微微皱的比平日多半分的眉头外,似乎压力也并没有很大。

 

徐景熙在食堂啃着自己最喜欢的凤爪,吃了半天才撇着嘴承认自己都有些尝不出味道了。低眼瞄了一圈,黄少天正趴在郑轩肩膀上兴高采烈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宋晓和于锋坐在另一桌上边吃边平静的交谈,却不见队长的身影。

 

吐出最后一块鸡骨头,徐景熙决定偷偷溜回训练室再看看周泽楷的比赛视频。这不算加练,不会增重手的负担,不会影响状态的,徐景熙默默念叨着,轻推开训练室的门。

 

“……个人没什么破绽不代表团队就铁板一块,但是你还是尽量不要拿黄少天跟他硬抗吧。”

“我知道。还有什么?”

“…抓治疗我们第一场试过,效果不是很好,有限的干扰时间很难做出足够的伤害。我感觉轮回那边在这种情况下会直接交换治疗,毕竟……”

“…其实这些你比我懂的多,我也真没什么别的建议了。”

“好,是啊,我是都知道,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

 

徐景熙愣了一下,听了好几句才反应过来,是喻文州在打电话。

队长惯常的座位上,看得到喻文州披着蓝雨的队服外套斜靠着的侧影,手机就扔在桌上开了功放。

徐景熙虽然不至于不好意思,但发现话题走向明显已经开始私人之后,掂量了一下就又缩着关上了门。

 

“…我知道说了也没用…但是你别压力太大了…我会去看你的…文州…”

 

门合上前他还是又听到了一句。打了2年职业比赛,王杰希的声音他并不陌生,但这时在电话里的语气却是他在赛场内或是两队友好聚餐时都从未听过的。

 

“文州…嗯”徐景熙边往宿舍走边品味着自己队长的名字,只觉得这两个熟悉的字被微草队长念出了点不一样的味道。

“爱情啊…”他感叹着,随即又因为自己这种琢磨而一阵恶寒,仿佛王杰希那招牌的大小眼正向他投来威严的目光一样。

 

徐景熙突然就想找袁柏清八卦一下。

 

“所以,你在决赛前两天给我打电话,就为了八卦?”电话那边的袁柏清笑的很是无奈。

“压力大嘛,虽然偷听队长打电话很不道德。”徐景熙瞥着笔记本电脑上被静了音的比赛视频,没头没尾的说了声:“突然就觉得谈个恋爱也挺好的。”

“像他们那样异地?和养个电子宠物有什么区别?”袁柏清本能的吐槽了起来,却在话说出去时有点没来由的后悔,慌忙又接了句:“不过职业选手间嘛…也不算异地了…”

“诶?”徐景熙一时没跟上对面的脑回路。

“同处于荣耀大陆啊,抢个boss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袁柏清道。

 

“有道理,”徐景熙煞有介事的在电话这边点头,却突然转了话题问:“你觉得周泽楷怎么样?”

“哈?”这下轮到袁柏清跟不上脑回路了:“哪个方面的怎么样?”

“还能哪个方面?荣耀啊。”徐景熙困惑。

“……”袁柏清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槽吐了:“喂喂我们刚在说异地恋啊!你直接就提周泽楷让人很容易想到别的方面啊!!”

“?”徐景熙诧异:“喂…我这边好歹决赛当头,脑子里除了荣耀还能有什么?”

 

袁柏清握着手机将一句到底是谁打电话劈头盖脸就开始八卦的压回了肚子里,看着自己电脑桌面上守护天使的壁纸顿了顿感慨道:“我能有什么别的想法啊,就是强呗,无解的枪王。”

“……压力山大啊,”徐景熙望着自己宿舍的天花板,脱口而出郑轩前辈的口头禅。

“其实你常规赛也打过轮回,你们喻队的眼光也比我毒辣的多,但是……”袁柏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轮回季后赛是真的强,太强了,我们和轮回对战的时候,其实没有明显失误,就是被强拖到死的。”

“嗯,我知道。”微草对轮回的比赛徐景熙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二人之间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重,袁柏清思忖着自己是不是不该在徐景熙决赛前说这些,就听到那边念念有词道:“周泽楷…还真挺不错的……”

“……你这个不错指的就不是荣耀了吧?”袁柏清笑了起来:“那周泽楷必须不错啊,联盟的脸哦,心动么?”

“……竞争太激烈了…”徐景熙装模作样的感慨着。

“你别压力太大了……”袁柏清磨蹭了一下,还是转回了正经的话题。拿着电话张了张口,心底涌起一种莫名情绪,眼神又落到屏幕上守护天使防风身披的金甲上,尽量随意的说了句:

 

“…我会去看你的…”

 

徐景熙挂了电话,耳根发红,脸颊发烫。

 

15.

 

当王杰希统计队里去看总决赛的人时,袁柏清第一个报了名。

本来,季后赛出局的队伍就自动进入了夏休期,虽然总决赛的机票会依然由俱乐部承担,但是选手有时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理由选择留在俱乐部或者提前回家。

 

“我不去了,队长,我留下来训练,”高英杰很是懂事。

“我也不去了,队长,我也留下来训练。”刘小别意外的跟着懂事。

 

袁柏清慌了。

 

他不是怕跟王杰希单独飞G市或者S市,也不是怕自己不留下来训练会显得不上进。

 

问题是,队长是去看蓝雨队长的。

他呢?

好吧,他是去看蓝雨治疗的。

 

作为一个优秀的治疗选手,袁柏清还是试图抢救一下自己。

“你不想去现场看黄少天比赛么?”袁柏清在午餐时搂着刘小别的肩膀问。

“我又不是脑残粉!”刘小别不解:“我又不是没看过他现场比赛,我还用剑戳过他呢!”

袁柏清的脑回路突然像王不留行的走位一样飘忽了一下,红了耳根。

 

给里给气,无可救药!袁柏清自我批判。

 

但他最终还是真的单独跟王杰希一起,坐上了飞S市的飞机。

 

16.

 

蓝雨输了。

 

索克萨尔在团队赛第一个倒下,夜雨声烦爆发留下了充满机会的残局,但却依然被周泽楷一人极限翻盘。

 

发布会之后,王杰希带走了喻文州,而在轮回主场闲逛的袁柏清,却十分巧合的在卫生间里,碰到了面无表情的蓝雨治疗。

 

这一幕时间地点人物,似曾相识

“你…”袁柏清迟疑的开口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没事,”徐景熙却露出一个有点虚弱的微笑:“我觉得我发挥的挺好的,没什么遗憾。”

袁柏清点了点头,徐景熙在团队赛最后撑到了拖死对方三个残血角色,又在死之前用最后一口治疗抬起了锋芒慧剑的血量,形成了蓝雨残局二打一的局面,他的发挥已经算是十分优秀了。

 

“所以刚才有在镜子前给自己打气么?”袁柏清笑着问。

“诶?”徐景熙楞了一下,却又很快也想起了两人初次见面的场景,笑出声道:“你要记多久啊!”

 

袁柏清看着徐景熙的笑容,心跳速度有点不正常。他注意到自从二人第一次见面之后,徐景熙的头发就再也没有剪到当时电竞之家报纸刊登的那张照片那么短过,反而是一直半长不长的贴着侧颈,将南方人本就白净的面庞修饰的更加秀气。

但那笑容却一点都不阴柔,相反的很是阳光,他笑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眯眼睛,笑到出声的时候就会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

 

“走了走了,吃饭去。”徐景熙依然笑着,很是自然的拉有些愣神的袁柏清袖口道:“我估计你亲爱的队长是不会管你了,我可以勉强收留你。”

 

袁柏清的目光落进面前人弯起的眉眼中。

眼前一晃,好像被天使威光笼罩般炫目。

 

心情异样而复杂的跟在徐景熙身后,没想到拐了两个弯就被走在前面的人拦了一下。

“怎…”袁柏清刚要开口就被徐景熙的手指竖着贴在他嘴唇上让他噤声。

 

“…我不是安慰,我在说事实。决定你先被集火的因素里,更多是因为你的战术优势,而不是手速劣势。”

“…我知道,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偶尔跟你抱怨一下而已…”

 

是队长。徐景熙看着袁柏清极小声道。

换条路?袁柏清的思绪有一部分还停留在自己被徐景熙手指触碰过的嘴唇上,剩下的一部分已经游移到了两人目前极近的距离间。

 

“…这个比分,我心里没底…下一场的出场顺序又…”

“…你相信自己的判断就是了…联盟不会有人比你做的更好了…”

 

现在就这一个出口,发布会一完别的都关了。徐景熙继续小声道。

那就走呗,能咋。袁柏清决定不怂。

还好说的都是正事,走吧。徐景熙点了点头,却从墙后刚探出半个身子就飞速缩了回来。

怎么了?袁柏清一直在状态外,看他缩回来就自己探头看了出去。

 

正好对上喻文州看过来的视线。

 

17.

 

“咳…抱歉”王杰希在看到他们二人后轻咳了声开了口,语气一贯的平稳,丝毫听不出尴尬,好像他的手刚才根本没有放到过什么地方一样。

“不好意思,是不是吓到你们了?”喻文州跟着笑道,拍了下自己队服的下摆。

 

“没事,是我们打扰前辈和队长了。”袁柏清倒是很快反应过来,还算镇定的接话道。

“我和王队…”喻文州很是淡定的微笑着,看了眼王杰希道:“虽然没明说过,不过估计你们也都知道啦。”

“嗯嗯!”徐景熙努力点头。

“希望你们不要介意。”王杰希抿起浅浅的笑容,很是真诚的说着。

 

“我们不介意的!”徐景熙笑。

“也不是很敢介意。”袁柏清吐槽。

 

大约吐槽真的是缓和气氛的最有效手段。两位被后辈撞到亲热场面的队长笑了笑也就放松了下来,喻文州勾着徐景熙的肩膀问他们二人是不是要去吃饭,然后很顺便的推荐了一家S市的餐馆。

 

“这家的菜味道比较重,感觉王队还算喜欢。柏清你也是B市本地人么?”喻文州说了个餐厅名然后问着袁柏清。

“是的,不过我吃东西不怎么挑。”袁柏清回答。

“诶?所以确实是王队挑食不是B市人的问题么?”喻文州笑道。

“……”袁柏清有点不知所措。

“王队真的治队很严格呢,你看队员都不敢说你坏话。”喻文州露出招牌笑容,他拉着的徐景熙也很是配合的偏头微笑,表现出与自己队长之间毫无隔阂的相亲相爱。

袁柏清心头警铃大作,总觉得蓝雨这两人正在进行挑拨离间的战术,正要想点话回答,就见王杰希双手插在口袋里很不经意的说:

“你怕是忘了方士谦骑在我头上的样子。柏清有什么不敢说的,别忘了他是谁带出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徐景熙还是和袁柏清一起去了那家喻文州所说的口味偏重的餐厅。

四人在体育馆门口告别时,徐景熙还询问了两位队长要不要同行。

 

“就不打扰你们了。”王杰希用很是理解的口气说着。

 

谁打扰谁啊!

袁柏清和徐景熙在坐上出租车与队长们友好的挥手告别后,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这句不吐不快的槽。

 

这样还真的蛮好的。袁柏清心里嘀咕着,从后视镜里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的车开走后,王杰希的手很自然的揽过喻文州的腰,而后两人凑的极近说着什么,动作亲昵而温馨。

 

徐景熙又瘫在了出租车的后排。

“夏休期有什么安排么?”后座的人突然出声。

“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啊…”袁柏清笑着回了神:“你有什么安排么?”

“想跟你出去玩。”徐景熙道:“G市太热了,又有台风。想找个凉快点的地方避暑。”

“就我们俩么?”袁柏清有点惊讶。

“不然呢?你想热闹点,我可以叫上黄少?”徐景熙笑道。

 

袁柏清愣了一下,他这几天对徐景熙有了挺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自己的思绪没理清楚,对方却突然抛来一个直球。

“我们什么关系啊,单独出去玩。”袁柏清决定先确认这是不是直男的不过脑建议。

“什么关系…嗯…”徐景熙一副死鱼的样子瘫在后座上嘟囔:“非常好的朋友,敌对战队的对手,夏休期抢boss时特别不想在对面看到的人,所以一起消失对蓝溪阁和中草堂快速结束战斗有重要帮助。”

 

袁柏清被他逗笑了,侧头看向后座时,却见徐景熙身上蓝雨的短袖队服被蹭着拉起来了一点,露出半截绷紧的腰线。目光在那白皙肌肤上只扫了一眼,就如同被烫伤般赶忙缩回。

 

“…或者你想要的别的关系…嗯…我都接受”徐景熙又没头尾的加了一句,声音飘忽。

“!?”袁柏清原本挪到旁边的目光满是震惊的对上徐景熙一双略显疲惫的笑眼。

 

望着放弃治疗般咸鱼躺着,随便搭着的双手指尖还有些颤抖的人,袁柏清掂量了一下,让自己先冷静了下来。

“还有决赛呢,景熙大奶。”他笑着道:“别的事,我们等你打完比赛再说。”

 

18.

 

袁柏清没有想到,徐景熙的第八赛季在他们走出轮回场馆时其实就已经结束了。

总决赛第二场,单人赛出场名单一亮,袁柏清就看到坐在他身边的王杰希握紧了手。

 

排兵布阵是一场赌博,轮回赢了。

 

蓝雨惜败于决赛。

而袁柏清在他与徐景熙第一次约见的那条选手通道里,手足无措的看到泪水沿着徐景熙那张常年挂着笑的面颊滑落。

 

“我就是…不甘心…”攥着餐巾纸团胡乱擦着眼泪的人,鼻音浓重:“对不起,让你看见我这样…别嘲笑我啊。”

袁柏清心一揪一揪的疼,同是职业选手,他太懂这种没能上场拼过就失去胜利的无奈,尤其蓝雨输了的是冠军荣耀,是他们这些人付诸全部的热血与梦想追求的东西。

 

他将徐景熙抱在了怀里,用朋友之间的姿势。

徐景熙明显的僵了一下,却在感受到袁柏清鼓励般拍着他的背时慢慢放松了下来,擦掉最后的眼泪,只留下一双有些泛红的眼眶。

 

徐景熙在平稳住情绪之后,袁柏清也就放开了他,两人很是随意的靠在选手通道的墙上。

“这个地方,让我想起方神。”徐景熙的声音里有了很淡的笑意。

听到徐景熙提起方士谦,袁柏清立刻也笑了起来,偏了头看着另一人,用陈述事实的语气道:

“师父一直以为我们俩之间有点什么。”

 

“怎么,你想搞点什么么?”徐景熙吸了下鼻子。

“我很确定我提过两次,都被你拒绝了。”袁柏清笑着。

 

他偏头去看徐景熙,刚从激动情绪中缓过来的人,鼻翼和面颊还带着红晕。他又想起一周前徐景熙丢在他面前的那张窗户纸,心尖被勾的温暖而酥痒。

此时两人之间的氛围让他很是舒服,虽然卡在徐景熙刚丢了冠军的时点上,有点心理层面的趁人之危,但是既然在蓝雨的地盘上,被熏陶出点机会主义的风格,这也是难免的。

 

“诶?有么?”徐景熙倒是选择了装傻防守。

“有,第一次你说你不喜欢我这类的,第二次你说我是个好人。”袁柏清语气沉重:“发卡技术十分娴熟。”

“你不是直男么?你不是要靠技惊四座的治疗手法吸引女孩子么?”徐景熙忍笑道。

“我放弃治疗了。”袁柏清道:“我只能靠微草的高工资勾引一下你了。”

 

“你可不能放弃治疗啊!”徐景熙佯装感慨:“说不定能靠帅气与机智呢。”

“机智是不及你们喻队的,帅气也肯定不及周泽楷。你觉得可以么?”袁柏清问。

“喻队就罢了,周泽楷是什么鬼!”徐景熙笑着推他。

“你这句话敢走出S市体育馆的大门对着那些疯了的姑娘们说么?”袁柏清道:“而且之前明明是你自己说周泽楷很不错的!你标准这么高,我压力很大的。”

 

“袁柏清你能好好告个白么?你不能好好说就换我说好么?”徐景熙低着头,手掐着眉心无奈道。

“好啊,我说。”袁柏清找回了自己平日的语气,在迎上徐景熙抬起的目光时清了清嗓子,加了分郑重道:

“虽然我没有那么帅气与机智,恐怕到退役也不会很有钱或有很多粉丝,但是徐景熙,我永远会在你最危险的时候,为你留一个神圣之火的。”

 

“去死吧…”徐景熙笑出了声,却依然红了脸颊。

 

“荣耀的路,即使永远身为对手,我也想与你一起努力走下去。”袁柏清又接着轻声说道:“以后的以后,别的事上,也是一样。”

 

“夏休期,一起去旅游吧。”徐景熙没有回答,只是悄悄勾住了袁柏清放在身旁的手指。

 

“嗯,所以你是愿意跟我试试了?”

“是啊,试试吧。”

 

 

———end———


没想到这个故事写了2w字。

虽然身上没有五圣那样的光辉,但是他们有自己的压力与坚持,梦想和追求,我真的很喜欢他们。

评论(32)
热度(295)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