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袁徐袁】对等关系(三)

* 我,以后,再也,不标,上中下,了
* 短篇就别留到明年了。(巨型flag)
* 双苏私货出没。


——————————


8.

第七赛季的蓝雨,在季后赛半决赛负于卧薪尝胆磨刀霍霍的微草。

微草在客场先下一局的情况下,第二轮主场团队赛名单里居然没有方士谦的名字。袁柏清手握冬虫夏草轮换出场,在团战后期被喻文州指挥蓝雨设伏围杀,成为团队赛转折,最终输了比赛。

于是到了最后一轮,从粉丝到媒体只关心一个问题——方士谦还不上场么?

方士谦当然要上场。即使是蓝雨客场,在列出微草团队阵容时,为数不多的微草粉丝毫无保留的嘶吼欢呼,袁柏清平静的给了方士谦一个拥抱,而后默默坐回自己的座位。

没有短板的阵容,磨合了一整年的战术。屏幕上同样的白衣牧师进退之间衣角翻飞,治疗、辅助、进攻,步步为营却显得游刃有余。袁柏清看得很是仔细,如同学习方士谦之前的每一场比赛一样认真。
直到乱战中十字架光芒骤起,神圣之火越过弹药专家制造的硝烟精准的落在守护天使脚底,而后牧师打在武器上仅有的位移技能使出,白色身影追着从一旁骑着扫把斜插转火的魔道学者,施法范围相交的唯一瞬间递上最后一个瞬发的状态增幅。

袁柏清的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在看到蓝雨的守护天使被周身环绕祝福术白光的王不留行用魔法道具淹没时,从未有过的迷茫情绪乍现在心底。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一定会被人拿出来与方士谦对比,而他比不上。可他心底多少有些年轻人的傲气,他在每一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看着方士谦的比赛视频,偷偷想着积年累月孜孜不倦的努力之后,他未必就不可以。

但是屏幕上令蓝雨粉丝都忍不住于一片哀嚎中赞叹不已的操作配合,被大屏幕上的小窗反复播放时,冷冰冰的心思从心脏一路纠缠到指尖。袁柏清看着自己的手,他觉得他不可以,他似乎永远都比不上。

微草赢了。赢了团队赛,也赢得了再争一次冠军的机会。

而袁柏清在微草赢得胜利的兴奋情绪中,接到了徐景熙的电话。

“出来吃饭么?或者你要和队伍庆祝?”徐景熙的声音很是疲惫。


9.

离开微草队友出了体育馆的袁柏清被G市六月已经很是凶残的热浪劈头盖脸轰得发晕。

他与徐景熙的约定一直被很好的履行着,两人至今已经吃了四顿饭,即使是被蓝雨围杀之后的那晚,袁柏清也还是约了那人随意的吃了顿简餐。
那一轮赛后,放下场上刚结束的你死我活,徐景熙安慰了他很多。在季后赛关键局导致队伍主场失利的压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即使是一向心平气和淡泊处世的袁柏清也被逼得红着眼框沉默了许多。徐景熙的普通话不很标准,抑扬顿挫间却别有一番平抚人心的温软。其实袁柏清也记不太住那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但总之再回到微草复盘时,他已经平静了很多。

而现在他的小伙伴需要他。袁柏清很是确定。

徐景熙坐在体育馆外的花台边等他,手肘撑在腿上扶着侧脸发愣,蓝雨的蓝色短袖队服在闷热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清凉。

直到袁柏清走近了,徐景熙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双对于男生来讲有些过于秀气的眼睛盯着前方出神,眼角还有若有似无的红。

“徐景熙。”袁柏清叫他。
“哦,来啦?”徐景熙露出一个有点勉强的笑容,声音也轻的不太正常:“今天轮到我不想说话了,你要好好安慰我。”
“没问题,走吧,先让我填饱肚子才有劲说话啊。”袁柏清笑道。

“你说我俩以后是不是总要有一个人不开心啊,魔鬼一样的季后赛。”徐景熙在出租车的后排瘫坐着,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可能,打几年就习惯了吧?”袁柏清坐在副驾驶位转头看向咸鱼一般散漫的徐景熙。
“我看悬,”徐景熙缓缓道:“失败这种事理智上看开是一回事,感性上接受不了是另一回事。我看黄少赛后的反应,没比我淡定多少。”
“你理性上看开了?那没啥要我安慰的嘛。”袁柏清笑道:“感性上就只能靠多吃几顿缓解一下了。”


10.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经验,默契,操作,个人风格这些事,除了我们自己度量以外,其实没别人管的。在粉丝和媒体眼里,这都被统称为实力。”饭吃了一半,袁柏清突然放下筷子道。“而我觉得其实挺对的,选手虽说是多元体,但没人会因为经验不足或者默契不够来原谅失误。对我们而言,认清这点还蛮重要的。”

“喂喂,你这是毒鸡汤啊。”徐景熙拨拉着面前的鸭腿苦笑。

“但是是事实啊。”袁柏清摊手:“我原来总觉得我与师父的差异主要是经验和与队伍的磨合,今天师父放完神圣之火还能给王队加上buff的时候我突然觉得,那是我永远都没有的灵感。”

“可对于我们这种,估计打个十年也不会封神的人来说,明知有能力的极限却依然竭尽所能的努力,反而更有意义吧。”

“是这个道理。”徐景熙也无奈道:“我最开始输了比赛总觉得是自己经验不足,喻队他们也都这样安慰我,但是现在觉得都是借口。菜就是菜啊!”

“你已经很不错了,等师父哪天退役了,你肯定是荣耀联盟第一守护天使。”袁柏清认真道:“像我可能就只能追求一下荣耀联盟最淡泊选手之类的。”

“毒鸡汤灌完开始进入商业互吹的环节了么?”徐景熙虚弱的笑了起来,却是真正的笑意:“不过我还是要打击一下你,论淡泊你可能很难超过郑轩前辈的。”

“并没有认真的想要争取好么!”袁柏清笑,末了又眨着眼睛真诚道:“我们上一场打完,骂我的帖子刷了整个荣耀论坛的屏。想到你马上就来陪我了,我还有点小激动。”

“你有看嘛?那些帖子?”徐景熙问。
“必须没有啊,看了不就是给自己找不开心。”袁柏清道:“你想看嘛?我可以牺牲自己让你高兴一下。毕竟我上一场死的是真的惨烈,喷点极多。”
“掉到喻队的圈套里,就算是你们王队也是那个姿势死亡的,不怪你。”徐景熙道:“所以我们以后就要靠对方的糟糕表现自我安慰了么?”

“当然不,”袁柏清笑着给徐景熙盛了碗新端上来的粥:“我们会一起努力进步的嘛。这些黑历史可要珍惜了,以后哪里还有这么出彩的表现。”


11.

“说起王队和喻队......”徐景熙舀起一勺皮蛋粥,犹豫的神情在看到袁柏清一脸了然的样子时微微一愣:“果然你也知道啦?”

“我肯定比你知道的早吧,毕竟我师父总拿这事开玩笑。”袁柏清笑道。

“今天比完赛,喻队就和王队走了,黄少还跟我们哀嚎了半天。”徐景熙慢慢说着:“场上是多年的对手,场下又是很亲密的关系,会感情很好吧?”

“看我师父那副哭天抢地失去了自家白菜的样子,应该感情很好。”袁柏清道,又想起什么似的问着:“你不会觉得反感吧,同性恋什么的。”

“不会啊,虽然我应该是喜欢女生的吧,还真没想过。”徐景熙道:“我知道这个八卦时,第一时间想到第一次约你那天方神的表现,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师父就是开玩笑啦,”袁柏清很不在意的喝着粥:“难道我们俩能搞出什么?”

“能么?”徐景熙开玩笑问。
“难道可以?你想试试?”袁柏清故作惊讶。
“并不,谢谢。”徐景熙笑道:“我就算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你这类的。”
“虽然放心了很多但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开心?”袁柏清笑道:“那你会喜欢哪类?”

“不知道诶,我怎么会想这种问题!”徐景熙咬着鸭腿,却似乎很认真的情景带入了一下,犹豫道:“可能我会喜欢喻队那样的?温和又周到,该他拿主意的时候又很有想法主见。或者话稍微少一点的黄少吧,很阳光又积极,但是内心也有冷静成熟的一面,感觉要是在一起会过得很开心。”

“你思考的太认真了!”袁柏清吐槽道:“不过我会把你对你们队长的评价报告给王队的,让他小心蓝雨队中有人近水楼台挖墙脚。”

“喻队是大众情人好么?我对他的评价很普通啊!”徐景熙叫道:“那你喜欢哪一类的?”

“我发现八卦能让你满血复活。”袁柏清道,也想了想,很快露出颇为苦闷的表情:“我觉得我也会喜欢你们喻队这种吧,怎么看都很靠谱。然后如果我师父没那么脱线,应该也不错。”

“王队的隐藏情敌真多。”徐景熙笑了起来,将桌上的几个空碟子落在一起,喊了服务员收了,转回身问袁柏清吃饱没要不要再加一份他喜欢的虾饺。

等到袁柏清咽下最后一口粥接过徐景熙刚好递来的纸巾,一边擦着嘴角,一边望向眉目清秀的对方时,思绪不知为何有些飘忽。他盯着似乎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就留长了一些的发角,南方男生的皮肤看起来很是细腻,又因为长期宅训练室而逃过了阳光的侵蚀,黑亮的眼睛里还有些输了比赛的忧郁,但嘴角已经自然抿起如常的弧度。

袁柏清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突然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有没有人说过,你和喻文州前辈蛮像的?”

徐景熙吓得差点没抓住正扫二维码付款的手机:“我确认一下,这个问题和我们上一个话题无关吧?”

谁知道呢。袁柏清想。

评论(16)
热度(169)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