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Sleepless (短甜一发完)

* 是写给 澈澈的 点梗小甜饼 @则律.

* 看不到你的笑我怎么睡的着,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歌是虐歌,梗是甜梗。)

* 在论文的学术海洋里难以感性,写的不太好,随便看看。

* 如果有些文句表达的很奇怪,那是因为我在被屏蔽的边缘反复试探。


——————————————————————————

【喻王】Sleepless


“G市多少度?你穿这么多会不会太热了。”

 

人流如梭的机场角落,羽绒服挂在臂弯里的王杰希摘了口罩,自然的伸手理了理面前人因为解开厚重的针织围巾而被静电撩乱了的头发。喻文州摇着头,一边笑着将手里的长围巾仔细叠了整齐,捧到面前有些感慨的埋头轻嗅,被他带了整个冬休的针织围巾上属于王杰希的味道已经很淡,但隐约却还有着与微草俱乐部旁那小套间相同的气息。

 

回到G市他也用不上这么厚的衣物了,于是王杰希很自然的从他手里将叠好的围巾接了过去。喻文州眨着眼睛扫视了一圈周围,凑近了一步按着王杰希的肩膀让那人微微低了头,稍踮脚在额头上留下一个克制的浅吻。二人的手指在一旁紧紧交缠在一起,王杰希那双总是清冷的眼睛里也有三分压抑不住的不舍。

 

“走吧。”王杰希还是笑着道:“本来就到的有点晚,快去安检了。”

“好。”喻文州轻轻将手从另一人的掌心里抽出:“我们赛场上见了。”

 

“嗯,场上见。”王杰希轻声道:“落地了给我发消息。”

 

 

喻文州走向安检口的时候,王杰希也就掉头离开了。

 

虽说聚少离多,难免有些离愁别绪,但是两个男人也不至于要上演什么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看着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泪水模糊眼眶的言情戏码。王杰希抱着自己的外套和喻文州留下的围巾走向停车场的时候,略显空落的心底已经在盘算着微草最后的几轮常规赛了。

 

开来的黑色越野静静地停在停车场的一处角落里,懒得穿上外套的男人缩到驾驶位上时,还是没能扛住把羽绒服盖在身上开了暖气。暖风从出风口吹出,慰藉了穿越停车场时裹上的流于表面的寒冷。小空间里的空气被搅动着,几日来总属于两个人的前排,空缺的副驾驶位似乎还留着另一人的身影。

 

王杰希自己极少在B市开车,偶尔出门就尽量错开早晚高峰的地铁,到哪里都方便很多。

 

但是喻文州来时,两人却是去哪里都开着车。

 

在拥堵的B市街头,狭小的铁皮空间圈着难得共处的人。在路上耽搁的时间早就不能计做浪费,除了永远说不完的荣耀和战队,两人还会聊些生活上的趣事,无法藏匿的感情与因之而起的欢喜跳跃在二人之间的空气里,将每一个词句熨烫出别样的温柔。

有时喻文州会哼着粤语的小调,哼着哼着还在红灯时凑上来用这种他根本不懂的语言讲些温软的情话,却又以翻译不出准确的意思而拒绝复述,只是陪上一双黑亮深情的眼睛,与嘴角更深的笑意。

一路停停走走间,被固定在中控台上方的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两个Q版的汽车摆件,随着车子的行进,用完全一致的幅度左右摆动着。

 

王杰希望着那两个这会儿没动的人偶,暖气很快让整个空间又变得暖融融的。前排座椅自动加热的程式启动,温暖着男人仍然酸痛的大腿和腰背。

 

昨晚上两人做的很是疯狂,这似乎成了他们之间别离前的惯例。喻文州用他那股平日不知藏在哪里的狠劲,死死按着身下并不曾有分毫挣扎的身体,将一切说得出说不出的情感都化作几乎要撞碎胯骨的力量。王杰希则早就扔掉了平日的自持,跟着那动作放肆着源自于本能的身心喜乐。所有的爱都尽付于一场没有保留的相互交付,用无与伦比的契合向彼此剖白情意,再用每一声坠在耳边的喘息说那句至死不渝。

 

脑海中前一夜的旖旎与十分严肃的战术交替跳跃,王杰希皱了皱眉,决定在回去的路上干脆两样都不要想了。

发动汽车前,瞥到身着长袍面有魔纹却顶着一双无辜的紫色大眼睛的Q版术士,王杰希鬼使神差的伸手将那个藏在兜帽里的脑袋按到了车的前台上,然后在看到原本静止的索克萨尔在他松手后十分鬼畜的拼命晃动,心情大好的笑出了声。

 

B市的交通难得给了王杰希一次面子,没让他一个人在又变得无趣的车里待太久。一路还算畅通的回到公寓,伸手在口袋里一掏,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带家门的钥匙。

 

许是这几天都是喻文州负责开关门,短短几日就把他惯坏了吧。王杰希十分无奈的自嘲。

 

惯坏他,这种粘腻的说法,要是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必然是要得到王杰希的一个白眼的。毕竟他除了爱着一个男人外,其他各方面都没跟上基佬的步伐,对于这种带点小女生气质的说法更是抵触。虽然偶尔喻文州也会开玩笑一样说说,但更多的时候,即使是王杰希也心知肚明,温柔而强势的南方男人都是直接身体力行的。

 

虽然喻文州此时应该正在飞机上接不到信息,王杰希还是发了个消息过去告诉他这一小插曲,然后配上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表情包。

 

“回家发现没带钥匙,已经被你惯坏。(捶你胸口.jpg)”

 

当然王杰希的捶你胸口表情包必然不是小粉拳,而是一个挥舞着铁锤的腹肌壮汉。看着动图中的男人虎虎生风的轮着锤子,王杰希按了电梯摇了摇头认命的去微草训练室取他的备用钥匙。

 

等王杰希拿了钥匙再回到公寓时,冬日黑的很早的天色已经全暗了。摸索着打开灯,明明一直开着地暖很是燥热的房间却在被照亮的刹那显得清冷。餐桌边两只被拉开的椅子还没有放回去,喻文州前几日读的书也正躺在茶几上,露出一张书签的前半截。王杰希有些出神的望着沙发,好像他深爱的那人的影子像之前的几日一样蜷了腿坐在那里,捧着书看的入神,却又在每每听到他召唤的时候干脆的夹上书签,被支使着做饭或者只是被讨要走一个浅吻。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王杰希难得的几分伤感,喻文州三个字跳动在屏幕上,连名带姓,疏离却郑重。

 

“我到了,G市这几天降温挺厉害,没觉得热。”

“怪我没提醒你拿钥匙。那你现在到家了么?”

“冰箱里还有剩饭,不过也就是一顿的量了,明天就只能麻烦杰希大神自己外卖或者住回俱乐部了。”

“你们微草的伙食虽然不如我们,但是至少安全啊。而且我觉得四喜丸子挺好吃的。”

“少天来接我了,不过我猜你不想跟他讲话。”

“好,你注意身体。”

 

温和的声线隔着听筒传来,一路缠绕进心底,浇上恰到好处的关怀暖意。

 

冰箱里留着喻文州烧的菜,颇重的油在低温下凝结,浓稠的红褐酱色怎么都不像喻文州喜欢的口味,却异常地道。王杰希取了盘子放在微波炉里热,就见到昨日用过的碗碟还整齐码放在架子上控水,从两人份的餐具里取出一副碗筷,将另一副收拢进空荡的橱柜。他十指不沾阳春水,这个面积不大的厨房中每一样炊具都属于喻文州,因此每年被使用的日子加起来也绝对超不过两个月。

 

他与喻文州在一起六年了,王杰希嚼着很合口味的烧菜,目光却落在盛着菜的碗碟上。这些餐具也买了六年,却依然看起来很新,盘口的花纹精致漂亮,一看就是喻文州的审美。

王杰希觉得今日自己实在有些过于在意离别了,抬头低头间,只觉得满屋都是喻文州的影子,他只得一边克制着自己的思绪,一边决定明日就回微草住宿舍好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洗着碗筷,王杰希对自己的感情也很是坦然。喻文州与他一同住着的日子里,这间公寓是家,他们是一对普通而幸福的情侣,只要腻在一起,做什么事都欣喜。喻文州回了G市,他们就又变成身肩整只战队的队长,住在哪里吃着什么就没那么重要,事业和理想支撑起全部的生活,劳累辛苦却也甘之如饴。

 

吃了饭开了荣耀,抢野图Boss的浩荡人群里果然又看见今早才分别的人蹲在能守能攻的地形里不紧不慢的读条。拎了扫把飞身冲向那身影,各种技能毫不留情的照着最刁钻的角度释放,然后在近身缠斗时听到那边带着笑意半真半假的求饶和垃圾话里夹杂着一句吃饭了么。

 

王杰希在那一句关怀中又被勾起三分思念,以至于从蓝溪阁手里抢到Boss都不能削减他心底的空落。站在淋浴喷头下冲着还满是情事痕迹的身体,只看了那些转为暗红的印记几眼就无法自持的握上了自己,撑着水雾沾湿的冰凉墙壁,情不自禁的想着喻文州的脸自渎。甚至前端的发泄似乎都不够,硬是要裹了水的手指戳进依旧热烫的后处,模仿着那人在他身体中的动作,才颤着喉头得到了满足。

 

啧,如果这都不算爱。王杰希软着腰,自嘲着裹了浴巾出来,将自己埋进可以独享一晚的双人大床。

 

说来这间公寓他买的挺早,最开始卧室只孤零零放着一张单人床。那时候刚出道没多久的王杰希还没有严肃的确认过自己的性向,只是本能觉得似乎对女孩子没什么兴趣,朦胧中打算就这样独身到老。没想到上帝大约觉得他是个好人吧,王杰希埋头在被子里无所事事的回忆着,认识喻文州,喜欢上他,得到完全对等的回应,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似乎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情路竟然如此平坦时,两人已经在商议着买张双人床了。

 

“一米八乘两米就差不多了吧。”王杰希那时建议着。

“两米乘两米五吧,反正放得下。”喻文州笑道。

“那么大的床你是要留个空位左拥右抱么?”王杰希问。

“我怕您晚上睡着的时候还风骚走位掉下去啊。”喻文州吐槽。

 

最终还是买了张大床。

但是王杰希可以义正言辞的表示床大只是方便了喻文州做各种禽兽的事,而他只要是与那人一起睡觉,就从来没有过梦中风骚走位的机会。

 

因为喻文州总会紧紧抱着他,一晚又一晚。

 

有时候是从背后搂着,喻文州很是柔软的发丝抵着他的后颈,均匀的呼吸都落在背上,手臂箍着腰胯,四条腿交叠,难分彼此。更多时候是面对着面被搂在怀中,手搭在肩骨上,贴的极近的面部共享着狭小空间的氧气与彼此的气息,喻文州的手臂常常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枕一夜,早上醒来时那人却似乎完全不觉得手臂酸麻一样依旧保持着一夜未动的姿势对着他笑。甚至有几次,一向比他早醒的男人会在短暂的晨间时光里将他的额头贴在胸口,手臂圈着脸颊,待到他醒来,第一时间就能感觉到另一人沉稳有力的心跳,正抵着他的额发跳动着。

 

在被子里翻了个身,王杰希突然觉得有点睡不着了。喻文州的枕头还没收起来,本就很大的床一个人睡真是太空了。

他抱着冬日的双人羽绒被,怀里轻飘飘的。

 

王杰希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矫情的人,但爱情这两字里有太多身不由己。他的冷静和理智在身体里巡视一圈,也未能真就忍心将爱意产生的柔软从心底驱逐,很不似自己的那份情绪摇曳在最角落里,对着他露出一个像极了喻文州胸有成竹时的狡黠微笑。

 

略有点烦躁的划开手机屏,时钟显示刚过十一点半。对于常年为了保持状态而作息严格的王杰希来说,这个时间已经算是很晚了。王杰希将通讯录打开,看着最近通话的那一列整齐划一的名字,决定任性最后的三十分钟。

 

“杰希?怎么还没睡?”喻文州电话接的很快,带点惊讶的声音里却没有被叨扰睡眠的倦意。

“有点想你,睡不着。”王杰希把自己摊平在床上,很是坦诚。

“诶?我也有点不习惯。”喻文州在那边说着,随后一阵细索的响动。王杰希听到喻文州似乎离电话远了些:“等一下啊,杰希。”

 

等喻文州回来,语音被转成了视频邀请。王杰希犹豫了一下摸着床边的小灯打开。

 

喻文州似乎也是摸黑躺了挺久,在手机屏幕另一边微皱着眉头眯着眼睛,唇边的笑意却依旧满是温柔。

“这就回宿舍了?”王杰希在屏幕画面的摇晃中辨认着场景。

“是啊,床真硬。”喻文州笑着缩回了被子里,蓝色格子的被子在屏幕中露出一个小角。

“冬休还有三天吧,不住家里么?”王杰希问。

“没啥差别,反正也要在荣耀里上工。”喻文州笑,适应了光线的眼睛眨了眨,又懒懒的眯起来:“虽然帮不了太多忙,至少能吸引你的火力啊。”

“这作用挺大的。”王杰希道。

“你呢?明天也回宿舍么?”

“是啊,你不在这房子没法呆了,很影响我生活。”王杰希笑了起来:“可能宿舍的硬床反而让人踏实吧。”

 

有的没的说了半天,王杰希原本纷乱清醒的大脑在屏幕对面的笑容与声音里慢慢变得平静,睡意姗姗来迟却很是汹涌。

 

“杰希?”喻文州在那边叫他。

“什么?”王杰希又抬起眼睛。

“看你眼睛都要闭上了也不说挂视频,很可爱啊。”喻文州的嗓音也有了困意。

“可爱这个词不能用于形容我。”王杰希强撑精神带点严肃的说着。

 

“好了好了,你快睡觉吧,晚安!”喻文州催促他。

“晚安文州,我……”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坠入梦乡前说出那句爱你,只觉得包裹而来的黑暗甜蜜而宁静,瞬间就将他捕获进一向光怪陆离的梦境里。

 

披着繁复长袍挂满骷髅饰品的术士落下六星光牢,圈住躲闪不及的魔法师。漂亮精致的面容凑的太近,连带着被宽大的巫师帽沿遮掩了神情,银白发丝飘过魔法师的眼睫,鲜红的唇角落在耳边。

 

他轻声说——

我也爱你。


评论(16)
热度(606)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