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袁徐袁】对等关系(二)

* 继续胡写,狂吹4000,隐约夹带双苏私货。

---------------------


5.

 

袁柏清跟徐景熙说他应该不会在对阵蓝雨时上场,于是徐景熙原本想象中二人的初见应当是在赛后的选手通道里,友好的互相问候然后一起打车去吃饭,从此开启一段属于同期职业选手间格外惺惺相惜的美好情谊。

 

却没想到蓝雨赛前的战术会议结束,他在体育馆的洗手间里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将两只手放在水流下面冲着,正小声念着徐景熙你很厉害你最优秀王杰希算什么你一定可以从他的扫把下保护好队长,就见一个陌生却又有几分面熟的人从隔间里摸出来,一脸憋笑的表情。

 

“袁...柏清?”徐景熙很快反应过来。

“是我。”袁柏清的声音带着笑:“打扰你的赛前心理建设了?”

“没...”徐景熙有点尴尬,毕竟他刚才正在疯狂diss对方队长,但看袁柏清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在意的。

 

“你头发留长了?”袁柏清换了个话题。

“本来要去剪的,”徐景熙耸了耸肩:“但是为了准备对微草的比赛,我这两周几乎是住在训练室里的。”

“表示同情。”袁柏清很是理解的说道,随手扯了一边的纸巾递了过来。

“谢了,”徐景熙接过纸巾将手上的水擦了干净,随口问道:“有比照片帅一点么?”

“有啊,”袁柏清笑,顿了下又说:“这么紧张的赛前你还能惦记这事儿?”

“这不分散下注意力,”徐景熙也笑了起来,拨了拨已经有点挡眼睛的刘海:“我这几天做梦都梦到自己被你们王队把头都打飞了。”

“会的。”袁柏清表情认真。

“垃圾话?”徐景熙笑问。

“实话。”袁柏清十分严肃。

 

事实证明袁柏清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说的话就是实话。

 

徐景熙在选手通道等人,垂头丧气,内心凄凉,再多的心理暗示都没有实力差距有意义,他还是被王杰希把头打飞了。最终蓝雨只拿下了个人赛的1分,1比9,一个无比惨淡的主场分数。虽然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似乎并不意外,肩并着肩一派坦然的走进了记者招待会长枪短炮的战场,但是承担了团队赛主要失误点的徐景熙还是很低落。

 

“我们的治疗选手是这个赛季才出道的新人,我不觉得在面对王杰希时他的失误是不能够被原谅的,我相信即使是张副队或者方士谦前辈,在自己的第一个赛季,也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喻文州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徐景熙靠着墙用手机看着发布会直播,鼻头酸酸的。队长拒绝了他参加发布会的要求,在得知他晚上与微草选手有约时更是微笑着批准了,还叮嘱他别想着比赛,复盘等明天再说。

 

“你们为什么抓着景熙不放?他这不才打了几场,王杰希狡猾的跟只老狐狸一样,旁边还跟着方士谦时不时放冷箭,联盟里有多少治疗能够做出完美的应对?而且我和队长没人会治疗啊,又不像方士谦能手把手教,都靠景熙自己努力,很不容易的好么?刚才那位记者朋友问我们为什么这么着急让他挑蓝雨治疗的大梁,哎呀这不都是为了季后赛,治疗位置没有轮换不是很正常的么,张新杰不也是一上来就坐稳霸图的主力位置,说起张新杰,你们有没有觉得上一场霸图对嘉世的时候.......”

 

“我们相信徐景熙的能力,蓝雨没有也没必要有另一位治疗。冠军是我们的目标,队里的每位选手都会在季后赛时达到足以争冠的水平,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和关心......”

 

徐景熙关了视频,选手通道的灯光很暗,他却觉得有些晃眼睛。他自认为是个竞技心态很好的人,赛前全力以赴,赛后笑对输赢,但是压力和责任与个人得失终究不同,喻队和黄少对他的回护让他发自内心的渴望着自己可以再强大一点,他不想当蓝雨这只木桶最短的那块木板。

 

6.

 

脚步出现在选手通道时,徐景熙正满脑子战队和责任、光荣与梦想,手机握在手里快要被渴望变强的中二之力捏碎。

 

袁柏清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边挂着一只兴高采烈的方士谦。

 

“前辈好!”徐景熙看到方士谦还是慌忙问好,毕竟作为治疗选手对于治疗之神多少是有几分仰慕。

“我不是来蹭饭的啊!小徐你别误会!”方士谦倒是极其平易近人,勾着袁柏清的脖子拍着徐景熙肩膀道:“就是顺便来看看我徒弟新结识的小伙伴。”

 

“不错不错,”方士谦不知对什么感到十分满意的样子,却转了话题道:“小徐的守护天使玩的挺不错的。”

徐景熙本能的觉得方士谦前半句的不错指的肯定不是他的荣耀技术,就看见袁柏清一脸无奈的杵在方士谦怀里冲他使眼色,于是他还是正常回答道:“谢谢前辈鼓励,我还差的很远。”

 

方士谦的目光在徐景熙身上停留了几秒,突然悠悠开口,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昏暗走廊里笑意满盈:

“你走位习惯性的太靠前了,即使喻文州需要你的辅助,你也完全可以再往后站点。不论战术体系是什么样的,治疗都以有效治疗量为第一优先,就算一次进攻失败了,能奶回来就能有下一次。”

 

“对阵王不留行的时候,位移技能不要省,能用一个位移抢出一个小技能的释放时间就算赚到,别贪多。而且你的正副队长应付我们的经验丰富着呢,优先保自己的命,实在不行就丢下索克萨尔跑路,你会惊讶的发现他死的绝对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快。”

 

“团战的时候,给喻文州的技能,减伤优先于治疗;给黄少天的技能,治疗优先于减伤。当然这些是大体上的思路,具体要根据场上形势调整,你肯定明白。”

 

徐景熙有点懵。他看着对他笑的一脸慈爱的方士谦,说不出话来。方士谦给他的建议与这一场比赛并无完全的关系,而是直接针对于他的治疗手法和蓝雨的战队特色。袁柏清在一边也是瞪大了眼睛,过了半晌小声吐槽了一句:

 

“师父,你这是通敌行为。”

 

“你懂什么,为师这是为了联盟治疗的整体水平鞠躬尽瘁。”方士谦笑道,转而一脸沧桑望着袁柏清道:“而且要说通敌重犯的罪名,在队里还轮不到我。”

 

“谢谢前辈指导!”徐景熙这边却是反应过来后,很认真的向方士谦半鞠躬致意。蓝雨的训练营更多注重的是选手的基础素质,这些实战中高屋建瓴的技巧很少有人能够教给他。

 

“不客气,下次让我徒弟跟你过过招。”方士谦摆了摆手,放开袁柏清掉头边走边道:“吃好玩好,早点回来,别和某人一样见了蓝雨的人就忘了微草大门朝哪里开。”

 

7.

 

“有方神教,总是很好的吧。”

 

喻文州私房餐馆推荐单上的某家餐厅角落,还比较籍籍无名的袁柏清和徐景熙坐在大堂,面前堆了满满的盘子和小蒸笼,前者还穿着微草正选的队服,后者却是披了件休闲外套。

 

“好当然是好的,进步会很快,虽然有时候压力真的山样大。”袁柏清啃着鸡爪道。

“大概能懂,我都看到好多篇帖子把你拿来和方神对比了,能想象哪天你独挑大梁了,肯定是铺天盖地的评论。”徐景熙嚼着奶黄包:“有一种,整个荣耀治疗圈都在等你长大的感觉。”

“想都不用想,我比师父肯定差远了。”袁柏清吐出两根鸡骨头:“对战局的把握,技能的选择,尤其是跟队长之间的默契。我完全没得比啊。”

“别太纠结,方神能看上你说明你身上一定有闪光之处。”徐景熙端起一碗鸡蛋布丁。

“呃......”袁柏清夹起一个虾饺,有些语塞:“大概我......人活的比较淡定?你说的那些帖子我都只看了个标题,然后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双修治疗难玩嘛?”徐景熙叼着奶茶的吸管问。

“还行吧,我最早也是玩守护天使的。”袁柏清咬了一口烧麦:“但是微草训练营大家都双修,我才开始接触牧师,到现在也还是觉得牧师玩的差一些。而且就算是你,牧师应该也玩的可以吧。”

“原来可能还行吧,但是蓝雨的战术决定了队里不会用牧师的,也就很久没摸过了。”徐景熙又拿了一笼糯米鸡。

“听说你们喻队每场比赛前要开十小时的战术会议,席间连黄少天前辈都全程一言不发的记笔记,是不是真的啊?”袁柏清抓着蛋挞很是好奇。

“没那么夸张,不过每天除了训练惯例是要讲一小时战术是真的,喻队很勤奋也很厉害。”徐景熙嚼着白斩鸡认真道:“我们蓝雨训练营还流传着你们王队治队极严格,训练时间不许别人笑的传说呢。”

“那我师父怕不是要被打死。”袁柏清啃了口榴莲酥,皱了皱眉:“这是什么?...不太好吃。”

 

两人本就同为治疗选手,说起战队比赛就没个完。尤其期间讨论到霸图近期对嘉世比赛时张新杰依靠辅助技能对沐雨橙风的牵制,成功割裂了黄金组合的配合,更是赞不绝口。两人就着一桌的蒸笼摆了个地形示意图,推着一小碗鸡蛋布丁在其中推演起了张新杰当时的战术思路。

 

“战斗奶战斗奶,我的牧师要有张新杰前辈那么厉害就好了。”袁柏清感慨。

“你觉得张新杰前辈有比方神厉害么?”徐景熙问。

“不一样啊,师父的动态视力真的一绝,有时候我简直觉得他是凭直觉在奶队长。”袁柏清一脸崇拜:“听师父说牧师读条时间最长的技能,他这么多年就没在队长身上读出来过几次。所以他特别喜欢喻文州前辈呢。”

“因为六星光牢和死亡之门能让王队停下浪到飞起的走位么?”徐景熙笑。

“大约是吧。”袁柏清摸了摸吃到鼓的肚子,满足道:“广式茶点真好吃,怪不得连王队都喜欢来G市客场。”

 

“以后你每次过来,都请你吃!”徐景熙爽快邀请。

“好啊,你去B市的时候我请你。”袁柏清也很大方。

“我想尝尝豆汁。”徐景熙道。

“别了吧,”袁柏清苦笑道:“有遗憾的人生有时反而比较美。”

 

 


评论(23)
热度(183)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