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The Echo (8)

*这文全篇都会是视角乱跳的上帝视角,希望不会显得太奇怪。

--

8.

 

因为没有转播嘉世比赛而被闹腾到一片狼藉的兴欣网吧里,叶修坐在老板娘陈果身边,投影打出的光映着斑斓色彩在二人面颊上变换。不着痕迹的瞥过周围的一圈电脑,光线昏暗看不太清,但是也估计得出大体的损失。陈果绕了一圈回来后依然一脸淡定,叶修知道她心疼只是没说出口,内疚更深。

 

追求荣耀的顶点,说到底是很私人的东西,叶修从不愿意让粉丝对他抱有误解。不论是在嘉世还是未知的以后,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中,都没有对这些支持者的回馈成分。然而却终究会引得那么多人喜悦或自豪、伤心或愤怒。

 

投影上的比赛进入了团队赛阶段,双方出场名单打出,看着那并排的两位队长姓名,叶修心下唏嘘着难免想了更多。对冠军和胜利的渴望,占据了二十出头的职业选手绝大部分心力。别说关心支持者了,叶修叼着根没点着的烟想着,他们疯起来连自己都不关心。大好的年纪除了比赛以外的生活,要么荒芜一片,要么一团乱麻。偶尔在比赛和训练的间隙想起自己,却没等到思考清楚呢,就又投入到下一轮的比赛和训练之中。

 

“唉…”叶修难得真情实感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陈果在旁边挑眉:“你叹什么气?”

“没什么,”叶修笑道:“网吧的损失是不是要从我工资里扣啊?我担心我下个月的烟钱。”

陈果翻了个白眼没理他,看着场上已经载入完毕的两队人,忍不住问道:

“怎么样?哪边能赢?”

 

“你这个样子看什么比赛啊?”叶修无奈:“去睡吧,一会儿我告诉你结果。”

“我这不是问问你意见么?”陈果气道。

“我的意见就是剧透,听了多没意思。”叶修靠在搬来的座椅上,看了看陈果一脸纠结的表情,还是慢慢分析道:“蓝雨的团队整体实力优于微草,配合也更默契,但是他们的短板也同样突出。”

“喻文州么?”陈果搭话问:“他的手速到底在职业圈是个什么概念?”

“训练营新生的入门水平。”叶修笑道:“现在所有的职业选手加上训练营小鬼,差不多也就他独一个了。”

“这么夸张?”陈果还是有些惊讶:“那他为什么…”

“能当上蓝雨队长?”叶修笑,顿了顿感慨的说道:“也许是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就会意思意思开扇窗吧。手残的脑子,是真的很好使。”

没等陈果吐槽,叶修又继续说:“对细节无止境的追求和把握,顶尖的大局观,极度缜密的思维,加上数年如一日的勤奋和努力。”

“我觉得,你们这些人都挺勤奋努力的。”陈果默默道。

“是这样没错,谁也没比谁一天多两个小时。”叶修道:“但是聪明人更知道他努力的方向在哪里,荣耀里技术和战术的重要性本来就可以分庭抗礼。当然和他的职业选择也有关系,术士读条多,对节奏的把握要求远胜于单纯的手速。然后他身边有黄少天,除了操作水平够以外,两人的配合默契度也很高。这样想想,上帝还是给文州开了挺多扇窗的。”

 

陈果想了想,转而问:“那微草呢?”

“微草在方士谦退役之前,团队水平要比现在高一些。”叶修评论道:“和喻文州完全相反,王杰希的个人能力绝对是联盟顶尖,你也看到了,单打独斗的话,就连黄少天也稍逊一筹。这不仅仅是这一场,他们二人的历史记录也是王杰希胜的多。”

“但是微草的其他人,就分化得很两极。像邓复升这样的选手,基本是作为王杰希的辅助引进和培养的。退役的方士谦,新人里挺突出的刘小别,都和王杰希一样个性鲜明。除了治疗之外,微草不能总走主攻选手一枝独秀,其他人辅助的道路,所以他们培养了高英杰,现在算是转型期吧。”

 

“所以蓝雨赢面大一些么?”陈果还是关心这个问题。

“场上的局面不能光看纸面,没到比赛结束,都不好说。”叶修道:“看王杰希今天的状态和他们双魔道的配合了。如果联盟里挑一个最了解和克制喻文州的人,就是他了。”

“你都比不上么?”陈果问。

“比不上。”叶修坦然。

“为什么呢?”叶修难得的谦虚让陈果诧异不已。

“不为什么。”叼着的烟晃了两下,目光移回投影幕布上,微垂了眼睫,叶修没有解释。

 

---

 

微草的双魔道确是打了蓝雨一个措手不及,再多场下的战术布置,面对从未出现过的场面也还是略显苍白。行动极灵活的魔道学者来回撕扯着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之间的配合,骑士和柔道充分发挥职业特性,死死拖住狂剑士和弹药专家,尽力割裂蓝雨的阵型。

 

潘林和李艺博对于微草的新阵容也是大加赞赏,同时十分谨慎的对于蓝雨接下来的应对做着猜测。

 

灭绝星辰洒下的点点星光从一开始就没有超出过索克萨尔的近身范围,不论是剑客的阻拦还是弹药专家的掩护,王不留行能躲的躲,不能躲的硬吃伤害也不后退,生生逼得术士几乎一个条都读不出来。牧师进攻辅助的白色光芒在魔道学者和术士脚边交替跳跃,蓝雨这边的守护天使已经快要超出治疗被拖住的狂剑士的范围。

 

“蓝雨不妙吧?”陈果也是有荣耀素质在的,除了听潘林的解说之外,自己也感觉出来场上形势的变化。

“暂时弱势,不好说。”叶修目不转睛盯着投影看得出神道:“看喻文州的应对。”

 

被逼到放不出技能的术士抓住一个难得的空挡,却没有读条,而是抓紧时间在团队频道打了字:

“抱团防守”

蓝雨的阵型瞬间收缩,原本游离着纠缠木恩的夜雨声烦都放弃手边的进攻机会,果断的交出位移技能回到了索克萨尔身边。

 

叶修把嘴里的烟咬的更紧,神情无比认真。

“能行么?”陈果又忍不住问。

“不清楚,但是决策没问题。”叶修缓缓道:“微草没有元素法师这种群伤职业,以蓝雨的配合只要抱团,对面就是五个王杰希也一时半会儿咬不下来。”

“但是这不就是被动挨打?”陈果问:“我之前看电竞之家说越集中的站位,可以做出的变化就越少。”

“理论上肯定是没错的。但是战术还可以变化,对面的操作也许会有失误,先稳住己方然后寻找机会,这本来也是蓝雨的风格。”叶修道。

 

蓝雨的五位选手集中站位之后,徐景熙操纵的守护天使很快将全队的血量维持在了健康线边缘。治疗技能的CD情况还算良好,五个人保持着彼此很容易就能接应的距离,各自应对着面前的攻击。蓝雨的队伍频道跳跃着简单的指示,整个战线开始慢慢往靠近换人点的方向移动。

 

微草这边众人的血量远高于健康线,原本就占优的情况在蓝雨采用了防守姿态后,受到的伤害更少,血量也是很快的又被抬起来一些。

 

“蓝雨要换人么?”发现了战场的转移,陈果迫不及待的问。

“不会。”叶修道:“只是未雨绸缪一下而已。”

 

果然蓝雨退了一段之后就没再整体移动,双方在一片较为复杂的地形里又开始了激烈的缠斗。阵地战绝非蓝雨所长,微草这一场的进攻又是格外的坚决果断,蓝雨五人的血量缓慢的下降。沉寂了多时的队伍频道却又跳出了喻文州的指示:

 

“撑住”

 

叶修在投影前皱起了眉头,手指无意识的相互绕着圈。将一直叼着没点的烟收回了烟盒,却复而咬起了自己的拇指。

 

“什么情况?”陈果问。

叶修也很是疑惑,并非是喻文州的战术选择有误,而是他不能很好的理清喻文州做出这个选择的理由。继续维持防守姿态对于蓝雨来说肯定是一步险棋,而喻文州不会无缘无故走这一步。

 

“直播的镜头切换和场上的直接观察差别很大,我说不准。”叶修倒也不隐瞒自己的疑虑,脑海里飞速闪过从比赛开始到现在的一些交战细节,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镜头重新给回场上纠缠在一起的两队队长,叶修死死盯着王不留行的身影过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道:

“王杰希身上的担子……太重了。”

 

“嗯?”陈果这会儿倒是完全沉浸在了比赛里。

“微草悬了。”叶修道。

 

场上形势还是微草占优,陈果自然是对叶修的预测很是惊讶。叶修对上陈果的满是疑惑的目光,笑了笑道:

“王杰希后半程失误明显增多,很可能是状态出了问题。而喻文州看出来了,他在等一个足够有把握的机会,等机会到了,蓝雨就会反击。”

 

---

团队赛最终是蓝雨获胜,喻文州在一个空档中六星光牢控制住了王不留行,全队转集火送走高英杰的木恩,又在微草第六人赶来之前将冬虫夏草的血量压到了接近红线。

 

获得五分以六比四逆袭赢下这一场比赛的蓝雨主场,自然是欢呼一片。略微调亮的比赛台上,双方选手列队握手。

 

王杰希握鼠标的右手已经有些僵硬发抖,与黄少天的擂台赛他就已经拼尽全力,到了团队赛末期时,操作跟不上的情况几乎是难以避免。比赛结束放下耳机时,才发现键盘上都留着汗迹,这对他来说早就是极其罕见的事。出了比赛席,王杰希先绕到一旁的洗手间里洗了手,才赶回来与大家一起走最后的握手流程。

 

蓝雨队员已经站成一列,王杰希领着微草众人一一握过,客气却也是真心实意的说着表现很好祝贺云云。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边,握着他的手叽里呱啦说了一长串有的没的,王杰希大脑自动进入防御模式,连客气话都没说出口。

 

等到站在喻文州面前,原本自然的握手动作却在看到对方幽静如深潭的眼神后硬是愣了半秒。不算明亮的灯光使得喻文州一向温柔的笑容都显得阴郁,平静的目光里却透出一丝复杂情感。王杰希诧异间鬼使神差的没递上还有些不稳的右手,反倒是伸出了左手,却正好和喻文州的手撞了个正着。

 

触电一般的感觉从指尖直击在心底,王杰希动作一僵之下,却见喻文州已经笑了笑收回了手,换了左手轻轻握上道:

“今天蓝雨很幸运。王队要注意身体。”

 

 

黄少天陪着喻文州将微草一行人送上了回酒店的大巴车。等那大巴转过一个街口看不见了之后,喻文州却是走了几步坐在了场馆外的长椅上,双手撑着下巴不说话。

 

黄少天心底吐着槽一屁股坐到自家队长身边,很是义气的将胳膊搭在喻文州的肩膀上,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挑起话题道:

“今天王杰希状态不好啊,跟我握手的时候,手腕都还有点抖,这点强度的比赛,他丢不丢人啊。你说他是不是太老了该退役了?反正微草的小苗苗也长得差不多了,他这个长江前浪是时候死在沙滩上了。”

 

“嗯,他生病了吧。”喻文州道,语气倒是没有什么起伏。

 

“你怎么知道的啊?”黄少天问。

“迎接的时候。”喻文州涩然道:“你后来握手没发现么?他手上有针孔。”

 

“我没事看他手干嘛!”黄少天嚷嚷,看着喻文州很是纠结的表情突然想起什么道:“所以你是不是现在觉得自己趁人之危了?你知道团队赛那个时候我们拖节奏就是最合适的战术啊!有没有这个场外因素你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的。”

 

“话是这么说。”喻文州长叹口气,别过头避开黄少天的视线望向了另一边。

 

刚散场的蓝雨主场,粉丝们穿着各种文化衫,举着标语灯牌兴高采烈的往外走。一对情侣穿着蓝雨的队服周边,脸颊上还贴着蓝雨队徽的贴纸,男孩搂着女孩笑的大声,娇小的妹子突然抬头在男孩侧脸印上了一个轻吻,就落在那漂亮的六芒星队徽边上。

 

“但是你还是内疚是不是?”黄少天闷闷的问,语气无奈。

“是啊。”喻文州笑道,收了目光回来。

 

“担心啊?”黄少天挑眉看着一遇到王杰希的事就很难很好的控制情绪的自家队长。

“多少有点吧。”喻文州苦笑着,盯着自己的手低了头轻叹了一口气。站起身缓缓道:

“走了,回去复盘吧。”

 

喻文州刚走一步,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着还没站起来的黄少天笑道:

“不过看他擂台还能打赢你,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吧。”

 

“队长!”黄少天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痛心疾首的追上已经向场馆里走去的人:“你还有没有点队友爱了!”

 

喻文州却是背着身摆了摆手,回头又远远望了一眼那对已经走远的粉丝情侣,笑容终究是从嘴角缓缓的滑落了下去。


--tbc--

评论(42)
热度(164)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