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The Echo (7)

*终于又有时间写这篇啦,超开心的。


7.

 

生病对于王杰希来说虽然误事却也并非天要塌,在身体不适的时候因为旧情人而掉几滴眼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等到B市的阳光在第二天清晨以熟悉的角度侵入前一晚有些孤独意蕴的小房间时,残存的自怨自怜也都随之消散了干干净净。

 

战队后勤发来G市的天气预报,王杰希最后检查了一遍早就驾轻就熟收拾好的行李箱,微草春秋季的队服挂在臂弯上,顶着刚出俱乐部大门时轰然而至的冷风三两步跑上早就开足了暖气的大巴。

 

寒冬时节去蓝雨打客场,一直是各大战队都很乐意的安排。不论是北方凛冽的寒风还是中部渗人的阴冷,都会在飞机降落在白云机场时被遗忘在身后。今次又正好赶上大晴天,空气温润而清新,风也恰到好处,徘徊在南回归线的太阳投来减弱了许多热度的光,冲淡了冬日难免的冷意,更显得温柔。

 

微草入住的酒店离蓝雨俱乐部主场有着一段说远不远的距离。较低的楼层让繁华都市的景象囿于一隅,颇显得拥挤。王杰希在窗边徘徊着打量了一下附近陌生的环境,调出一个练手的小程序操作了起来。

 

这家酒店他住过两次,在和喻文州分开之后。

他不认为是巧合,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做的主,从第三赛季开始一直随队在G市固定入住的酒店在那之后悄无声息的就变换了。

之前那家要近上一些,房间标准倒是没什么区别,只是周围更开阔,大堂方向看得到蓝雨俱乐部大楼上漂亮的logo。酒店附近有个不大不小的公园,一年四季都有他叫不出名字的花次第开着。公园平整的石板路边有掉了漆却很干净的长椅,稍显老旧的喷泉让喷出的花样走了型。公园旁边开着一家装修温馨价格吓人的甜品店,虽然他吃不惯榴莲,但印象中那里榴莲班戟的奶油还挺甜。

 

王杰希揣测着自己应该是不会在意的,虽然有些不知是幸福或难捱的回忆。不过战队内部不论出于什么考虑,更换了驻地都对他是种细节上的照顾,王杰希心里总是颇为感激的。

 

因为生病停训,他整个人的状态不算太好,但也算是恢复到了自己能争取的峰值,刚通关的小程序记录的双手操作数值也都在他的正常范围内。早早洗漱休息,没什么特别的一个常规赛前夜。晚上的温度多了几分冬日的冷冽,开了中央空调送出干燥的热气,王杰希在酒店偏软的床上睡得踏实,毕竟他在G市的睡眠,一直都还不错。

 

蓝雨主场外满是高大常绿的细叶榕,郁郁葱葱的景象与北方冬季的萧索很是不同。而选手通道外照例站着熟悉的人影,嘴角抿着毫无瑕疵的笑容。喻文州友好的点着头,对从大巴上下来的微草队员一一问候,动作流畅自然。

 

“王队,辛苦了。”弯起的眼睫有恰到好处的热情,伸出的右手也端的稳当。性格如喻文州这样的人很容易显得八面玲珑的圆滑,但是联盟里的各选手都只会用真诚友善来形容总能让人如沐春风的蓝雨队长。

 

“不辛苦。G市还是这么暖和。”王杰希也微笑着回握了那只对他来说已经没有特殊意义的手,却还是敏锐的察觉到喻文州这一握的动作有微不可见的滞阻。

 

二人不着痕迹的寒暄了几句,并排向场馆内走去。王杰希双手插在队服口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战队上的事,斜眼瞥看比他稍快了半步的男人。喻文州穿着蓝雨的队服,头发比全明星赛上见到时长了些,软顺的贴着脖颈。眉眼还是那么温和,眼底却有着淡淡的青色,王杰希突然想起叶修告诉他的事,思维转着圈搅得心里的愧疚又露出了头。微草和他这个微草的队长,不知道哪项要对面前人熬出的眼圈负更多的责任。

 

喻文州此时却已经停在了客队备战室的门口,王杰希错开一步跟他站在一边,让着微草队员先进了去。

 

“前辈…”高英杰走到门口时,十分礼貌的向喻文州微微鞠躬致意。

“小高要上场比赛了?加油。”喻文州点头回应,语气诚恳的鼓励着。

 

王杰希有点狐疑的看了看两人,直觉让他感到两人像是有过私下接触一样。不过这些事还轮不到他在比赛之前在意,等到众人都进门之后,他转过身向喻文州示意:

“谢谢喻队,场上见。”

“场上见。”喻文州笑的很是轻松。

 

---

 

个人赛微草除了第一场肖云的失利外,另外两场都算赢得漂亮。让王杰希尤其欣慰的是刘小别在面对宋晓的气功师时对手速的控制相当到位,攻守转换中分寸都把握的很好,一来一往间居然有几分难得的沉稳,最终在双方血线都临近危险值时抓住一个机会爆发手速取得了胜利。这场打的倒是有点像黄少天的风格,王杰希看着赢了比赛一脸兴奋的刘小别,没有把这句评论说出口。

 

擂台赛是这一次比赛的重头戏,当双方出场选手的名字和角色打在屏幕上时,王杰希和喻文州在场馆两侧的选手席里各自露出了然的微笑。

 

高英杰对于锋,不出所料。

 

地图载入,蓝雨主场选图的风格一览无余。清晨的小镇地图,除了中央一条还算宽阔的主路外,两边店铺小巷住家交错,进进出出都是各种地形。高英杰的木恩骑着扫把就沿着主路一往无前,走位很是坚定。

 

锋芒慧剑也没有绕什么路,狂剑士的打法本来就大开大合,论灵活性也不及魔道学者,而且狂剑士的前半条血向来不像其他职业那么珍贵,于锋干脆也就站在街巷中央等着正面对敌。

 

魔法道具的光效与剑芒交织,王杰希坐在场下一边做着手操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比赛。

“英杰打的不错。”邓复升在一边说:“你算是可以放心了。”

王杰希点头道:“他的操作本就没过多可以挑剔的,主要是自信和个人风格的建立。”

“于锋倒是打的很谨慎,不太像他啊。”邓复升评论。

“不是他谨慎。”王杰希想了想道:“恐怕是喻文州的策略。毕竟没人见过英杰正式比赛,于锋基本上是走了见招拆招的路,更多的展现英杰的技术风格和偏好,也算是能给队友更多的信息吧。”

“你认为喻文州知道英杰还会上团队赛?”邓复升问。

“嗯,他应该猜得到。”王杰希淡淡回答着。

 

你来我往的交锋压着双方血线逐渐降低,木恩稍占优势。但是狂剑士的血线到了只剩30%时是完全另一个概念,因此魔道学者此时些微的血量优势计算上职业特点的话,已经是处于劣势了。

 

狂剑士开始反击抢攻,王杰希微微皱起了眉头。突然的压制让高英杰的操作中有了一丝的慌乱。还是经验不足啊,王杰希内心叹息。不过之后高英杰倒是反抓了一个机会,位移逼入对方视野死角,抢回了主动。

 

高英杰在倾尽全力想要拿下比赛,这份态度对于王杰希对于微草来说已经足够。众人默默注视着赛场上激烈交战的身影,多少都为这个队内着重培养的新秀感到些许的自豪。

 

于锋最后果然还是依靠着角色实力和稳定发挥拖死了高英杰。作为一场没有战术走位的对战狂剑士的比赛,这场比赛的时间已经明显偏长。

 

“队长…”高英杰下场之后也很是平静,在众人鼓掌激励之后安静的站在王杰希面前。

“做的很好,英杰。”王杰希也是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大体上没什么问题,细节我们回去复盘再说。”

 

蓝雨出战的第二人是郑轩的弹药专家枪林弹雨,对上被于锋削掉一层血皮的骑士独活打的中规中矩,也算是保留了开场的优势到了最终。

 

王杰希在独活血量还剩百分之五左右的时候,就站起了身。十指交叉活动着指节,赛场昏暗的灯光下点滴留下的暗红针孔看不太清,凸起的血管在白皙手背上勾勒着漂亮的纹路,血管中途有两处浅淡的青色,模糊了原本明晰的边界。

 

枪林弹雨最终剩下了百分之十的血量,但是技能树CD的情况很不乐观。王杰希坐进他无比熟悉的比赛席,调整一下状态,自然而郑重的将王不留行的账号卡插入机器。

 

---

 

“轮到我上场啦。”

王不留行刚刚登入完毕,蓝雨这边,黄少天就起身脱掉一直披在身上的蓝雨队服外套,在选手席旁跳了两下。

“还真把自己当体育比赛选手啊。”蓝雨治疗徐景熙斜着眼吐槽:“还跳着热身,你比赛用腿啊?”

“你这就不懂了,我比赛的时候可是需要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集中注意力,才能将所有力量爆发在双手上好么?”黄少天嚷嚷着。

 

“少天加油。”喻文州笑道。此时场上的比赛已经结束,王不留行只损失了不到百分之四的血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望着那熟悉无比的角色,喻文州若有所思了一下,却在黄少天正要迈步上场时抓住了后者的袖子。

 

“怎么了,队长?”黄少天回头轻快的问着。

“留意一下王杰希的状态。”喻文州低声道:“尤其是爆手速的时候。”

 

擂台赛的最终场经常是大神之间的对决,但因为各队先前比赛不同的消耗水平,不怎么经常出现这种几乎是满血一对一的情况。因此蓝雨这边的粉丝都是异常期待,黄少天上场时自然是引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加油鼓劲。

 

进选手席时,黄少天还热情的向现场的蓝雨粉挥着手,心底却是无比冷静的。他和王杰希论技术肯定是平分秋色,但是两人作为微草和蓝雨的当家选手从第四赛季咬到现在,完全架开了一对一单挑,他的胜率恐怕要稍逊一筹。这不是技战术的问题,更多是个人风格的差异。

 

选手席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声音,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一边赶路一边自然的敲着键盘打字。他一点都不觉得王杰希会去看他打出来的内容,因此也没有专门想什么不一样的语句,按照最常用的语库刷就是了。

 

刚走出去一段路,夜雨声烦就绕开了地图正中的大道,拐到他和喻文州商议过的一处小巷里,沿着某个店铺的墙角蹲下,一面半墙刚好完全遮挡起剑客的身形。不再移动,但是鼠标仍操纵着视角在魔道学者可能出现的几个路口飞速切换着。

 

王不留行是从半空急坠而下的,黄少天心底哼了一声,抓好角度直接递出幻影无形剑。剑影之中,魔道学者的身影在灭绝星辰上突起一跃就想要反身飞离躲避,但却依然刚刚好卡着幻影无形剑的最远一道剑光被砍僵在半空。

 

“你在这个位置埋伏,虽然有三个路口要盯,不过以王杰希的风格,恐怕不会走正路。”

“绕房顶么?那只能是这个方向下来了。”

“是,等他近身你再出招,他要躲也只能避开墙面走另一个方向,一个操作之内怎么样都脱不出八个身位格的。”

 

幻影无形剑全中,魔道学者被剑锋吹得直接糊到了小巷对面的墙上。收招僵直一过,黄少天三段斩欺身再上。王不留行在能够动作的极短时间内骑上扫把腾空而起,夜雨声烦中断三段斩递出升龙斩去断魔道学者的后路。

 

除了起手的交锋能够算计一下,之后的对决显然只能靠实力硬碰硬。

起手被摆了一道的魔道学者很快抢回了主动,魔法道具四散而出,夹杂着扫把旋风就逼到冰雨剑面前。被反打一波也没出乎黄少天的预料,吃掉不少伤害后抓了个机会,六个剑影步交错而出,将魔道学者团团围住。

 

要毫无破绽的操作这么多剑影步,即使是黄少天也没有功夫再刷什么垃圾话了。但是他一心二用的能力恐怕早就问鼎联盟,一边让剑影步飞快的交叉换位,一边却是死死盯着处于其中的魔道学者。

 

临上场时喻文州的叮嘱记在他心里,目前的交锋尚看不出来王杰希的状态与平时有什么不同,但是剑客使出剑影步后肯定是会逼迫对方也提高手速多放技能来辨别真身的。

 

剑影步让黄少天抢回了一时的主动,但是几个技能交换之后,又被一个暗影斗篷压制了一波。黄少天在抓取的僵直期间刷着垃圾话,几轮你来我往之后,看着双方的血量内心也知道这场不容乐观。

 

快红血时最后的挣扎没有成功,果然最终还是输了。

 

放下耳机,黄少天倒是很平静。出了比赛席依然笑着跟明显气氛有些凝重的观众们挥了挥手,回到了喻文州和队友的身边。

 

“打的挺好。”喻文州例行安慰,这种平稳的对决并非黄少天真正所长,而王杰希又恰恰是个人素质极其优秀的选手,落败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

“怎么样?”喻文州问道。

黄少天知道他是问王杰希的状态,虽然对于喻文州突然的关注有些诧异,但还是思索了一下道:“没有明显的问题,高手速时的失误操作都在正常范围内。打到最后时我感觉有几个技能落点稍偏,但是我不能判断是不是因为你的话,给我造成了他状态不好的心理暗示。”

 

“他怎么了?”这回轮到黄少天问了,盯着一脸若有所思的队长。

“没怎么。”喻文州轻声道,翻着刚记的笔记,招呼了要上场的众人趁着团队赛之前的间隙进行最后的战术部署。

“比分暂时落后,这不要紧。”喻文州笑着履行他身为队长的职责,在看到蓝雨众人都一脸淡定时,也知道他们还不至于因为这种事乱了阵脚。弯了弯眼睫,拇指剐蹭着手里的笔记本,喻文州还是慢慢补充了一句:“团队赛,我们会赢。”


-tbc-

评论(23)
热度(15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