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The Echo (6)

短更,亲妈爆炸,有私设

6.

冬季的天总是黑的特别早。王杰希直直盯着宿舍的天花板,他专门涂成淡绿色的墙随着药水的滴落慢慢的转暗。等到黑的有些看不清剩余药水量时,王杰希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灯,却又被突然的亮光闪痛了眼睛。

一直放在被子外的手因为药水的注入而有些发冷,扎了针的地方也若有似无的疼,王杰希仔细看了看被医用胶带覆盖的那片皮肤,确定没什么异样后轻轻扯了被子盖上了打着针的手。手的温度一时还升不上来,药水注入血液却让王杰希觉得肿痛着的咽喉更加发苦。

队医中间来了一次,询问王杰希要不要去卫生间。沉默的摇了摇头后,王杰希恳请看起来一丝不苟的男人把他的电脑拿给他,被拒绝。

药水快挂完的时候,高英杰敲开了他半掩着的宿舍门,带着保温盒。少年有些局促的把保温盒放在床头柜上,认真的汇报了下午的训练情况,正要道别离开,王杰希却叫住了他。

没挂水的右手指了指一边的椅子道:“没事的话,陪我一会儿吧。”
“好的!队长!”高英杰似乎因此而有些开心,搬了椅子坐在王杰希旁边,给床头泡着胖大海的水杯加上热水,就听见王杰希幽幽道:“英杰,正式比赛第一场就对蓝雨,你紧张么?”

“紧张总是有点的…”少年笑了笑,却还是坚定的抬头看着靠坐在床上的男人:“但我迟早需要踏出这一步,走上比赛场,为战队争取胜利。”

“我…”顿了顿,高英杰双手互相揪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补充道:“我不会辜负队长对我的指导……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的…以后我也…我也想像队长一样…有能力守护着微草。”

“……”王杰希的眼睛眯了起来,原本浅淡的欣慰笑容有一瞬间的僵滞。房间里一时陷入沉默,只留下加湿器中水汽跳跃发出的微不可闻的声音。

清了清嗓子,王杰希正要开口说些什么,队医却卡好了时间进来拔针。
“稍微按一会儿。”队医严肃道:“小心淤血。”

王杰希默默按着自己的手背,高英杰在一边低着头把保温盒打开,又觉得光线不太够,转身开了顶灯,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小声问道:“队长我…刚才说错话了么?”

“没有。”王杰希很快的回答,沙哑的声音显得更加平和,眨着眼睛适应了更明亮的室内,低头注视着被自己按住的针孔位置,没去看高英杰,却轻声补了句:“你刚才说话的语气…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喻文州…前辈么?”高英杰犹豫了半晌问。

“嗯。”王杰希点头承认,看着高英杰一副犯错的愧疚表情,笑了笑道:“没事的。你不用在意。”

“……”少年迟疑着,想了想没有说出这确实是喻文州的话。抿了抿嘴唇换了个话题问道:“队长你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谁呢?”

“我?”王杰希笑着想了想,充满回忆的感慨道:“回忆起来的话,似乎也是对阵蓝雨吧。第三赛季的蓝雨还挺弱的,老队长魏琛刚退役,喻文州和黄少天被当时的队长方世镜压着没让出道,整个战队处于调整期的青黄不接。我也是擂台赛首发…记忆里打的还挺顺利的。”

对于自己的第一场职业比赛,王杰希的记忆当然不可能如此模糊。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卯足了劲头想要一鸣惊人,第三赛季职业联盟刚刚走上正轨,那时候的蓝雨和微草与嘉世这样的战队尚有距离,再加上蓝雨选手出现断层,第一次登上擂台的小魔术师用职业联盟从未见过的打法完成首秀一挑三,技惊四座。

但是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告诉高英杰这些来为后辈增加压力,职业联盟技战术水平今非昔比,蓝雨也早就位列豪门,按照他的分析,喻文州极有可能让于锋首发来碰高英杰,经验和角色的差异会让少年的首秀取胜艰难。

高英杰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
“青黄不接”,外界已经无数次用这个词语形容过本赛季的微草战队。虽然有着冠军队伍的光芒,但是治疗之神方士谦退役,现任副队长邓复升状态也已不如巅峰。袁柏清作为方士谦的徒弟,也不过第七赛季刚刚出道,要熟练两种治疗却又欠缺比赛经验,尚需要进步。小别哥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节奏,难以适应团队赛。

而自己呢?高英杰默默握紧了拳头,望着刚挂完点滴捧着保温桶慢慢喝着粥的队长,一字一顿清晰的说:“队长,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好。”王杰希放下勺子,点着头鼓励的笑了笑。

---

高英杰走后,王杰希还是捧来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研究起了蓝雨这个赛季曾经使用过的主场选图。作为典型的防守反击型战队,主场地图往往是要多复杂有多复杂,论坛上曾经有过荣耀玩家排出的职业联赛最报警团队赛地图,顺着第一名往下,前10的地图几乎都被第四赛季之后的蓝雨采用过。

电脑一边放着蓝雨的主场团队赛视频,一边开了个小窗显示着职业联赛专用的地图模拟器,可以用来仔细的研究比赛用图的每一个细节。王杰希看的很认真,脑子却因为没有退的烧而有些难以快速思考,数个小时一晃即过,电脑屏幕上石碑林立的地图让身体不太舒服的男人感到有些眩晕。

王杰希拖动着鼠标,查看着这张地图他研究过的地区占比,显示的数值让他有些泄气,果然还是效率低下了。打开另一个窗口里的视频继续播放,熟悉无比的术士角色指挥着蓝雨全队在复杂的地形中游刃有余的周旋游走,团队频道不断刷新简洁而有效的指示,王杰希看着看着就觉得眼睛酸痛的更厉害。

他知道喻文州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研究主场用图的,按照地图模拟器一个一个坐标记录地形数据,然后操纵着索克萨尔走过地图的所有角落,尝试不同角度的技能释放。喻文州几乎能记住地图上每一块岩石凸起的高度、每一寸河流的流速和深浅、每一颗树木的枝丫,然后将它们全部统筹在蓝雨的战术体系之中。熬着在联盟中无人可及的心血,那人却只是淡淡的说一句“勤能补拙罢了”。

合上电脑放在床头柜上,挨着养在球型玻璃瓶中的一簇绿萝。那还是喻文州买给他的,在二人短暂的交往时间中,来B市客场作战的蓝雨队长对B市初冬的空气极为不满,执意要王杰希在宿舍养点绿色植物。
“我懒成这样,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那时的王杰希无奈的被喻文州拉着手,却不知掌心的温度有多奢侈。

喻文州第二天却是执意抱来了一蓬绿萝,就放在王杰希宿舍的床头柜上。
“绿萝很好活。”打理着新来的绿色植物的男人笑着道:“有水就疯长,这里装不下了你就分给其他人,训练室也可以放几盆。”

绿萝果然很好养。

王杰希看着在温暗暖光下绿意盎然的叶片。这株植物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照料,王杰希每晚回来时把水杯里剩下的白水向那玻璃瓶中一倒,就养出一片的欣欣向荣。但即使这样,等到自己宿舍这一蓬挤满了喻文州买来的玻璃缸,让他不得不分出几支放在训练室时,他们短暂的交往已经画上了句号。

初时不觉珍贵,回首却已燎原。

现在微草的训练室里的窗台上,背靠背的电脑缝隙间,都放满了这种生命力异常顽强的植物,整个训练室看起来和他们的队名更加般配。而王杰希心知自己的感情也如那初时的一小捧绿色一样,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回味维护,甚至在他孜孜不倦的想要放弃与逃离的情况下,随着时间不肯回头的肆意蔓延,不止不息。

王杰希拿了水杯喝着水,喉咙的肿痛到了夜晚更加严重,连带着整个侧颈和后脑都跟着抽痛,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艰难的咽下一口水,明明温和的液体却如刀割开咽喉,王杰希望着床头柜上的绿色,鼻腔被疼痛激的发酸。

关了灯缩到黑暗里,王杰希觉得今天他总要想起喻文州。虽然他平时也总会想起,但是这不太一样。大约是身体的虚弱多少会让精神有更多的破绽,王杰希叹着气与自己讲和了。揽了被子盖住了脑袋,将全身包裹进更深的黑暗里。

思念密不透风的席卷而来,伴随着心底无声咆哮的爱意,窒息一般的痛苦占据了每一处末梢神经,胸口处跟着撕扯,但脑海里的画面却尤自传达着宛若实体的幸福,王杰希只觉自己仿佛行将就木的瘾君子,在越陷越深的苦海里守着虚幻的快乐,喻文州温暖的笑容如同跳耀的火光,黑暗之中愈显光明,却也映的除它以外的一切,早就麻木阴冷,毫无意义。

脸颊上有液体划过,肆意的落在柔软的织物上,他却放纵着任它洇湿一片,没有去擦。

评论(24)
热度(18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