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The Echo (3)

* Echo就是回音啦,没别的意思。叶修名字就不换了,当他私下里没隐瞒过。

* 老王正式出场,于是这就是个自暴自弃喻文州,一意孤行王杰希,如履薄冰叶不修,痴心一片周泽楷,和你们基佬怎么这么多破事黄宇直之间的故事。(开头讲笑话,这章的悲伤又狗带了。)

* 我不是日更,我只是最近闲,别太期待。

* 本章有周叶私货。


——————————————-

【喻王喻】The Echo


3.

 

“再加油吧。”

幽暗的过道里,叶修的影子被拉得斜长,看着面前挂着泪水的少年,心里叹气,在衣兜里翻了半天,总算是掏出了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联盟职业选手接近二百人,真正能封神的不过寥寥。大多数心怀梦想的年轻人都只能最终接受自己资质平平的事实。乔一帆能够被微草看上,就已经超越了大多数人了。但是冠军队的环境多少有些严苛,王杰希自方士谦退役后又是独挑微草大梁,那人性子就是情绪内敛凡事认真的人,怕是没那么多精力再营造什么和和气气一家亲的团队氛围。因此叶修知道这后辈现在最好是能换个环境,忍受痛苦的转变,然后等待腾飞的来临。

 

“你还年轻,未来的路长着呢。”叶修道,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诚恳的说着。

 

“那前辈你呢?你还会再回来么?”乔一帆问道,青涩的嗓音里尚有哭腔,但是却不像之前那样无措。

“当然,虽然我老了点,但也还没就想着放弃呢。”叶修认真说着,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一帆,带手机了么?”

 

少年被这一声亲昵的称呼吓到了,愣着神点了点头。叶修伸了手出来,笑着道:“肯定有王杰希的手机号吧?来来,正好,借我发个消息。”

 

 

王杰希望着黑黢黢的选手通道皱着眉,他们微草的两个孩子先后跑了出去,这让他多少有些担心。放在衣服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一看是乔一帆的信息,心下有点诧异的点开,却瞬间无语。

 

“新闻发布会后,XX酒店楼下英语名的那间咖啡厅等你。我没钱。叶。”

 

王杰希看着那发来短信的联系人姓名,想着乔一帆突然转型阵鬼的比赛,一秒内就搞清楚了状况。揉着太阳穴扶额。想起竞技场里拒绝了自己邀请的,与一叶之秋如出一辙的战斗法师,摇了摇头。

 

没想到啊叶修,到头来居然是我被你挖了墙角。王杰希苦笑着。

 

---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王杰希毫不意外自己成为了媒体聚焦的焦点。早有准备的他自如的应对着,顺便不动声色的推销自己队中的后辈。记者的问题没有什么超出他可回答范围的,他也乐的坦诚相待。和高英杰的比赛被讨论了七七八八之后,终于有记者勇敢的向周泽楷发了问。

 

王杰希顺着记者的话也自然的转向一边的轮回队长,却在目光落在那人脸上时一愣。

方才在台上灯光过于强烈,现在他才感觉到,这不是平时的周泽楷。青年往常虽然沉默,但是他的注意力却一直无比集中,那双被各种赞助商和迷妹爱死了的漂亮眼睛,似乎总闪着认真思索的光芒。可是今天的周泽楷却是心不在焉的,在回答记者问题时,总要比平时慢更多的时间,似乎需要刻意集中注意力才能应对面前发生的事。枪王不再是日常场下帅气而安静的样子,反而带了些阴冷的压抑感。

 

王杰希看着那表面上和往常差不多的“嗯嗯啊啊好”着的轮回队长,心里五味杂陈。

 

周泽楷现在的状态,他太熟悉了。身不由己的低落,灰暗了的感知,需要刻意努力才能掩饰自己对周遭一切的漠不关心。一年来他也是反反复复的进入这种情绪之中,在不知何时能够结束的纠缠中徒劳的自我救赎着。

 

他太懂了。

 

一边在心里给叶修记上了一笔帐,一边在记者的问题转回他这边时,尽量的多讲几句来占用发布会的时间。等到新闻官终于示意发布会结束时,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透支了十二分的热情,疲惫的感觉席卷而来,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一半的人员都已经走了差不多,而自己正望着墙上高悬的各队队徽中的那熟悉的蓝色六芒星发着呆。

 

 

电视屏幕的另一端。陈果正拉着唐柔讲着周泽楷。

青年完全没有内容的回答让陈果笑到敲桌子,唐柔也是忍俊不禁,转头问着叶修:“他这人就是这样,还是在耍记者们玩啊?”

 

“相信我,他真的就这样。”叶修点着头,却避开了唐柔笑意盈盈的目光,左手握紧右手,轻轻的闭了下眼睛,掩饰住快要决堤而出的自责与歉疚。

 

---

 

在纠结中挨到发布会结束,叶修向两位美女告了别。穿好外套下楼,在电梯里思考了一下,按了1楼大堂。

 

叶修不怎么喜欢S市,太繁华了,所有人似乎都有着做不完的事情。站在酒店门口,盯着往来如梭的车流和人流,呼出的烟气在一月阴冷的空气里模糊了视线。元旦的装饰还没被收起,街上商铺都是红火一片,叶修忽然就觉得有些寂寥。碾熄了抽完的烟,又摸出一根,还没点上,就看见王杰希围了个厚重的针织围巾向他走了过来。

 

王杰希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还带了顶毛呢的小礼帽,搭上长款的羽绒服,181的个子往S市街头一塞,很难不引人注目。

 

“你穿成这样还不遮眼睛,生怕没人认得出来?”叶修抖着烟灰吐着垃圾话。

王杰希却难得的没有呛回去,从羽绒外套里掏出手来道:“给我一根。”

 

叶修看着那只保养极佳的手,挑了挑眉毛。他知道王杰希早年抽烟,但是这不都戒了几百年了么?不过看着那张脸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叶修也没吱声,抖出一根烟递过去,顺便点了火。

 

王杰希两指架着烟卷,熟练地凑上去点燃了,却立刻被呛得咳了两声。

“不能抽就别抽,装什么大人。”叶修皱着眉看着眼角都呛红了的人。

 

王杰希没搭理他,一屁股坐在了酒店花台低矮的沿上,叶修看那架势跟坐在JJC地板上一样,一边哀叹着王杰希那身看着就价格不菲的羽绒服,一边也挨着缩在那冰冷坚硬的台沿上。

 

“第四赛季的时候…”王杰希呼出一口烟,慢慢说着:“转型压力太大,我还抽的挺凶的…”

“嗯?然后呢?”叶修道。

“没然后了,他不喜欢,就不抽了。”王杰希涩然到。

“什么时候的事?”叶修道,根本不用问那个“他”是谁。

“第四赛季啊…”王杰希苦笑道。

“这么早啊,手残那时候才出道吧?”叶修道,却看着王杰希刚抽了两口的烟没往嘴里送了,只是在一边架着干烧。

“是啊,那时候一点都不熟。”王杰希道:“他随口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戒了。”

 

品着嘴里早已经不太习惯的烟草味,架着烟的手指有些冰冷,王杰希自嘲的摇了摇头,却转手把才烧了个顶端的烟碾熄了。感情呵,就是这个样子,就算生活已经因为他的离开而回到了过去,自己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被扔在了人生的半道上,回不去,又不想向前走。

 

“怎么今天这么颓?刚苦心孤诣的捧了新秀出来,应该正得意吧。”叶修道。

“你还说…”王杰希搓了搓手看着S市夜晚的天空,太多的人工光源打的夜色都缥缈,但是眯了眼睛仔细看,还是能看到不少明明灭灭的星光。

“还不是为了给你的好小周挡发布会的记者,你以为我真有那么多废话要说?”王杰希道。

 

叶修无语,一口一口的狠狠抽完了手里的烟。侧身却看到王杰希冻到整个人都有点抖了,才想起B市不耐寒的北方人是吃不住南方的湿冷的。连忙站起来拽着那人的衣服,急切道:“起来起来,冷了也不说,你生病了微草找我我可赔不起。进去说,里面有空调。”

 

---

 

捧着手中有点烫人的杯子,王杰希觉得从僵冷里复苏的手指热得快不像自己的手了。

“禁酒也就算了,咖啡都不喝么?”叶修看着王杰希的热果汁道。

“不太喝,茶也不喝了。”王杰希望着那杯口发呆:“怕失眠。”

 

“说说吧,你是要叙我的旧,还是要叙你和文州的旧?”叶修靠在沙发上看着对面表情平淡的人。

 

“我还真不太敢叙和喻文州的旧。”王杰希轻声笑道:“这比咖啡可怕多了。”

“还喜欢人家啊。”叶修看着王杰希的颓废样,无奈的没话找话。

 

“要只是喜欢就好办了…”王杰希笑了笑,又慢慢补充道:“一直就没变过吧。”

 

叶修皱着眉头道:“别笑了,看着比哭还丑。”

 

“你见过我哭么?”王杰希反唇相讥。

 

叶修静静的望着那人,想起黄少天之前的问话,恨不得现在就打电话和剑圣一起为魔术师的精神死亡弹冠相庆。末了叼着杯沿缓缓的说:“文州今天,可是起立为你鼓掌了的,就他一个人站着,真好认。”

 

王杰希果然笑不出来了。

面部肌肉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一下后,双手扶着额头掩住了低下的脸。总是挺直的脊背微微颤动,手肘撑着桌面,连带着声音也不稳:

“你…赢了。”王杰希的声线带了鼻音。

 

“我不是真想看你哭,虽然我很好奇你两只眼睛出水量一不一样。”叶修向后靠着挪开了眼睛:“我只是想问问你,知道文州也自己熬着,开心么?”

 

“怎么可能开心。”王杰希哑然:“他不在意了我可能会比较开心吧。”

“他不在意了你不就没戏了?”叶修嗤笑。

“我早就该没戏了。”王杰希涩涩道:“毕竟是我说的分手,该我自作自受。”

 

“有意思么?明明感情还在却这样耗着?”叶修皱着眉搅着手里的咖啡。

 

王杰希捂着脸似乎是笑了一声,抬起头时眼眶微红却也没见湿意。语气里满是疲乏的说道:“别光说我,你呢?你和小周不也是耗着。你为什么不敢挑明了和他在一起?”

 

“哥这不是…”叶修心里一揪,放下咖啡杯道:“被你们俩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吓到了么。”

“呵。”王杰希直起身靠在椅背上。

“他是轮回队长,万众瞩目的新星,如日中天只差一冠就能登上神坛。而你呢?嘉世衰落队内不和,想要力挽狂澜却还是分崩离析。被迫退役却肯定放不下赛场,终究要亲力亲为卷土重来。人都挖到我微草地面了。你敢说有感情就在一起?这么多事情要做,哪有功夫维系亲密关系。对不对?”

 

“对。”叶修道。

如果说了在一起也不过是现在的交际,甚至还会患得患失徒增烦恼,就算他不在意,周泽楷呢?那么认真纯粹的人,还有冠军要拿,还有梦要做,荣耀的道路还那么长,真的不容有失。他可以等,他们有时间。

 

“我…也一样。”王杰希苦涩的把“们”字吞到了腹中。

“那以后呢?就算是文州,职业生涯到30岁也就差不多了,退役以后你有想法么?”叶修问。

“没有想法。”王杰希慢慢道:“我还真是没脸见他。”

 

叶修也说不出来话了,端了咖啡杯示意了一下,王杰希笑了笑,也端起了自己的果汁。白瓷杯碰出清脆的一声,叶修轻声道:“敬我们一意孤行自作自受到日了狗的感情。”

 

王杰希哑然失笑。

 

---

 

“黄少天来找过我,说你们的事。”叶修把王杰希送到酒店门口时说。

“有他在喻文州身边,我还挺放心的。”王杰希苦闷的语气里有一丝欣慰。

“你就不怕他和文州搞出什么?”叶修笑问。

“性向哪有那么容易改变,苏妹子天天在你面前晃,也没见你搞出什么。”王杰希笑道,顿了顿又望着天补充了一句:“其实黄少天性格很好,要真是个双,比我配喻文州太多。”

 

叶修品了品王杰希的语气,还真是一点酸意没感觉到,心想这人果然是完蛋了。

“你也别拗着了,好歹跟小周发个消息。”王杰希把围巾裹好后道:“虽然我相信他不会因此而影响比赛状态,但是私下里那样子,我看了都心疼。”

“唉”叶修却叹息着:“刚退役那会儿心里乱着没顾得上,这会儿还真的有点没脸说。”

 

掏了烟盒出来,抽了一根叼着,叶修冲王杰希扬了扬头道:“快回去吧,明天还有活动,我抽根烟再进去。”

 

“要么?”叶修打了火后随意问着。

“不了。”王杰希道,掏了手机开始打车。

“放弃治疗了?”叶修看着那夜色里愈发清冷的脸调侃道。

“早就放弃了。”王杰希道。


评论(34)
热度(190)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