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喻】The Echo (2)

* 某几句对话你可能觉得熟悉,不用怀疑,我抄的原文。


 2.


王杰希上台的时候,黄少天忍不住斜眼看了坐在身边的人。喻文州跟着全场简单的拍了两下手,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温和的眉眼静静看着台上,嘴角抿着与平日无异的笑容。

 

黄少天缩回自己的座位上,他怕的就是喻文州这个样子,表面云淡风轻,背后却让人觉得有种自暴自弃的死寂。随着场中交战开始,黄少天自然有很多的想法,但他还是憋着没吭气,在自己心里刷刷的冒着文字泡。

 

“怎么看?”喻文州却先开了口,斜侧向黄少天身边,眼神却没有离开全息投影中的身影。

“小孩的操作极快,恐怕还在王杰希之上。甚至放弃弥补破绽来追求速度,我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小子就是专门调教出来对付我的啊?”黄少天不情不愿的评论着,却也是有一说一。

“王杰希那边呢?”喻文州不动声色。

“一世英名大概要毁在这里了…”黄少天捡不好听的说,阴阳怪气道:“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打个电话恭喜他一下。”

喻文州没有回话,只是更认真的盯着场上的局面。黄少天有些无奈,他自己的精力就没放在比赛上,新的全息投影还是存在技术上的问题,人物太小看不清精细的操作,他们职业选手看比赛又不是看热闹,最终都还是要下载专门的多角度比赛视频研究。

 

王不留行开始占据下风,又过了一会儿,喻文州轻飘飘的说道:“王杰希本来不该输的。”

 

灯光调暗的选手席,男人望着场上的眼睛却显得晶亮。

“他的技能加点,没有加彻底。”

 

比赛看得不很仔细的黄少天也是一愣,本能的“嗯?”了一声。

喻文州忽然笑起来摇了摇头,划掉了面前笔记本上刚记下的两行,语气平静:“他想不动声色的让高英杰赢这场比赛…”

“用的着这么细心地去捧么?”黄少天嘀咕着,看着喻文州的表情皱起了眉头。

 

“他一定有他的道理,”喻文州淡淡道,双眼不经意的望了望完全隔绝的比赛席方向。入口没有光线照亮,那方向自然是漆黑一片。也不知道那人现在是什么表情,恐怕拿出了打季后赛的严肃认真吧。喻文州没见过真正打比赛时的王杰希,同是荣耀的战场上,两人从未并肩过,甚至连全明星赛蓝雨和微草选手都会被分开在两队。

 

喻文州突然觉得遗憾,安静兴奋也充满紧张的比赛席,这是他们各自都无比熟悉的地方,只是他之前并未意识到,就是这个让他们相知的地方,彼此却始终仅能靠想象来描绘对方身处其中的样子。

 

有点讽刺啊,喻文州从角落的黑暗里收回目光,精力好一会儿没能集中在比赛上。

 

黄少天在一边喊着要戳穿王杰希,喻文州不咸不淡的制止了,停顿了良久,看着场上最终被逼到角落里的魔道学者,十分感慨的加了一句:“能掌握的这么精准,也是用心良苦啊…”

 

黄少天听了后也是一怔,喻文州的语气里,复杂的情绪终究是有一丝泄露。想着之前那句洞悉而苦涩的“他一定有他的道理”,蓝雨剑圣半晌后从牙缝里逼出一句:“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么?”

 

黄少天心里知道,王杰希这么精密的安排,恐怕能看出来的人真的不多,那高英杰可也是有天才之称的,这场比赛之后一定会反复看录像,到那时王杰希还能瞒得住,也确实对自己有极大的信心。

但是别人看不出来,你呢?

黄少天看着自己的队长,那双总含着笑的眼睛一眨一眨,乌黑瞳仁里满是通透。黄少天知道王杰希心里也会清楚喻文州一定看得出来,就像喻文州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并且相信“他有他的道理”一样。

 

王不留行倒下。

 

喻文州将腿上的笔记本放在一边,拍了拍皱起的衣服,默默站起身鼓掌。

 

黄少天靠着椅背,在某一瞬间真的很想伸手去拉住,那此时孤独而立的人影。

 

---

 

喻文州在之后的新秀挑战赛里愈发的沉默,眼神却经常飘过微草的选手席。直到黄少天终于忍不住跟着看去,却刚好看到高英杰红着脸起身离开,走向了选手通道。

 

旁边人影一动,喻文州也站了起来。

 

“队长!”黄少天叫道,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这一声。

“去卫生间,”喻文州没有回头,跟着消失在了选手通道里。

 

 

哗哗的水声之下,高英杰在水池边双手握拳低着头。他心里很是慌乱,如果之后的第三场不是乔一帆的比赛,他恐怕早就想要逃离。他不是想要逃离队长的期许和战队的责任,否则他就不会真的站在台上全力以赴的与那个他仰望许久的人决一胜负。但他就是感到恐慌,仿佛前方的路标突然倒塌,从此脚下的路要靠自己摸索前行般彷徨无措。

 

水声忽然停了。

一双好看的手关掉了那被打开的水龙头,高英杰诧异的回头,却看见蓝雨队长神情关怀的看着自己。

 

“前辈…”身处微草核心,高英杰自然知道这位宿敌队长和自己队长的关系,此时看着那双深深的眼睛心里更是发虚。

 

“我有话跟你说,”喻文州轻声道:“这里怕有别人,换个地方好么?”

 

高英杰有些无措的点了点头,跟着喻文州出了洗手间,拐进一旁无人的走道里。

望着喻文州的背影,高英杰心里浮起莫名的熟悉感,虽然喻文州比王杰希矮一些,但是那行走间镇静与坚定的感觉却仿佛如出一辙。

 

“小高,你热爱微草么?”喻文州走到一处后,停步转身问道。

“当然!”虽然心里有诸多疑惑,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却必须是掷地有声的。

喻文州欣慰的笑了笑,说道:“那你就要明白,选手总是有更替,但是战队却会一直存在。后辈总有超过前辈的一天,而战队恰恰是靠这种超越薪火相承的。”

 

高英杰没有接话,喻文州又道:“我还在训练营的时候,练的就是与战队队长一样的职业。所有人都清楚,训练营里的那么多术士里,终究会有一位操作者站出来,接过索克萨尔手中灭神的诅咒,成为蓝雨的基石。”

 

“但我跟你不一样,”喻文州在走廊的阴影里浅笑:“我可不是队里公认的接班人,没有人会考虑一个手速不达标的小子有任何可能接任蓝雨队长。”

 

“前辈…”高英杰想要插话,喻文州却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摆了摆手。

“没事,这是当年的事实。”喻文州道:“但我不服气,我反复的看着队长的每一次比赛视频,学习和模仿他的手法,揣测他的思路。我因此而提升了很多,但手速的限制之下,我自己清楚的知道仅仅这些不足以使我脱颖而出。”

 

“后来我从队长的打法里摸索出了自己的节奏,从他的风格里提取出了精华的部分形成了自己的战术。”

 

“最终我打赢了他,”喻文州道,声音因为对往昔的回忆而有些悠远:“在他来训练营指导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连赢了三场。甚至魏队在那之后没多久就退役了,大家都说是我的胜利给他带来了太多的压力。而我后来最终拿到索克萨尔的账号卡,接任了蓝雨队长。”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时候,我知道魏队一定在某一个地方看着我们。我也曾因为魏队退役而愧疚过,但我知道我能做的更多是对的起手中的账号,对的起蓝雨的队徽。我超越了前辈,是为了让蓝雨走的更远更好,魏队之后都没有联系过我们任何一人,这更鞭策着我要努力。我知道前辈的心血在账号卡里,在蓝雨的风格打法里,这才是作为后辈的我们需要守护的东西。”

 

高英杰有些怔的看着这位宿敌队的队长,他明白喻文州告诉他这些事的用意,但他不明白这位前辈为何要专门找到他来说这番话。

 

“你比我幸运多了,”喻文州眯着眼笑着,鼓励般拍了拍有些发呆的年轻人:“王队看人很准,他也从来没有想让你成为他的复制,他教导你的打法很适合你。既然这么尊敬前辈,这么热爱微草,就别辜负前辈的倾囊相授,也别辜负了自己的天才之名呀。”

 

高英杰望着那笑意满盈的双眼,有些说不出话来,花了半天功夫抑制住自己鼻头发酸的冲动,郑重的向喻文州微鞠一躬,认真道:

“谢谢前辈,我会努力的。”

 

喻文州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转身要走却被高英杰叫住。

“前辈…”高英杰犹豫道:“你觉得队长这次,有没有让我?”

 

喻文州一怔,心想王杰希抓到的这个苗子真的不一般,即使没有确凿的证据,但高英杰的语气明显有所偏向,这样的洞察力与他的技术相匹配后,必然会成为极其优秀的选手。欣慰的感觉漫过一直有些揪痛的胸膛,喻文州知道角色尴尬的自己这一番话终是没有白说。

 

“当年魏队输给我的时候,最多拿出了八分力。”喻文州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你明白了我刚才说的话,就该清楚知道,你的队长有没有尽全力并不重要,不是么?”

 

背对着高英杰挥着手,喻文州一边离开一边轻声道:“回去吧,回到他身边去。肩负起你可以肩负的。以后赛场上,蓝雨期待你的表现。”

 

---

 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

 

黄少天靠在一边拐角的墙壁上,神情冷峻,眉头紧锁。攥紧了双手才忍住冲出去揪住那人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冲动。

 

喻文州说的内容并不重要。

但这算什么?发现自己前男友的继承人可能心里过不去坎儿,主动关心照顾顺便不计片酬的默默配合演出?

 

黄少天觉得这场景太过血腥,尤其是由一直冷静自持的喻文州出演,他于心不忍。

 

 

本届全明星的新秀挑战赛爆点不断,但是蓝雨剑圣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喻文州倒是没事人一样,回到座位上就又翻开笔记本,该记录的记录,该讨论的讨论,在发现黄少天完全不在状态后,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还是差了点,”黄少天终于在孙翔不敌韩文清时开了口,他心底决定对刚才看到的事情翻片儿,叶修说的挺对,这种事他操心不来,但是作为喻文州最好的朋友,战队的副队长,他还是私下决定找个机会和队长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喻文州有些好奇的看着不知为何沉默的黄少天突然开了口,黄少天没理那眼神,自顾自的说着:

 

“孙翔的操作确实没的说,但是他想赢跟叶修斗了那么多年的韩文清也太天真了,这还真不是什么实力上不可逾越的差距,就是经验不足吧。战斗法师转个身,韩文清脑子里都能记起叶修八百个不一样的出招方式,能打到今天这个地步,孙翔也算是没辱没一叶之秋这个角色了。”

 

“少天你回来了呀?”喻文州却笑着道:“我还以为刚才身边坐了个假人呢。”

 

---

 

黄少天没有想到的是,他和喻文州的开诚布公来的这么快。

 

第一天赛事之后,看过新闻发布会的蓝雨众人一如既往勾肩搭背的出去吃了夜宵,回到宾馆的黄少天刷开房门,喻文州先一步占领了浴室,却在黄少天冲了澡后留下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黄少天擦着头发出来,一眼看见喻文州的战术笔记本好好的放在桌上,电脑却不见了。想起某天他在蓝雨俱乐部偶然撞见的情形,黄少天披了外套就甩上了门。

 

宾馆咖啡厅的角落里,喻文州猫在椅子上盯着面前的显示屏,黑暗的环境下那光线显得有些太刺眼了,男人伸手去降了亮度,端着糖分好像不太够的咖啡吹着热气喝着,裹了裹外套又缩了回去。

 

“我并不觉得输掉一场比赛有什么关系,”屏幕里的男人坦诚的回答着问题,修长的十只手指交插在身前,穿着微草队服的身影坐的笔直:“微草的未来应该比我更强,或者说终究会比我更强,这才是一个战队的良性发展。”

 

喻文州听着那明显比平时要热情三分的磁性嗓音,会心的笑了笑,又抿了一口咖啡,却皱着眉头去摸桌上的糖包。

 

这家店的咖啡真的是冲的太苦了。

 

眼睛没有离开电脑屏幕的人,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桌上插满糖包的小盒子,轻轻“咦”了一声,错开目光去看桌上,平静到有些落寞的眼神却在瞬间变成了惊讶。

 

黄少天一手把糖盒扣在桌子的另一端,一双透亮的眼睛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气。

“你看,看完再说。”黄少天说着,抽出一包霜糖粉扔了过去,发梢上还坠着水珠。

 

喻文州的表情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撕开了糖包加到自己的咖啡里搅了搅。真的又投入到了新闻发布会的重播中。

 

“说吧,怎么了?”

耳机里的王杰希说完了最后一个字,喻文州合上了电脑,有些歉意的看着坐在对面神情认真的自家副队长。

 

“该问怎么了的人是我好么?文州,你这是想怎么样?”

黄少天改变了称呼,喻文州知道这意味着两人现在完全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上讨论私事了。

“呸呸!这家店的咖啡怎么这么甜,我真应该在跟着你多加糖之前喝一口的…”

 

喻文州愣着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杯子,就听到黄少天又说起来:“自己一个人躲在这里看王杰希的视频,你不觉得憋屈么?男子汉当断则断,断不了就把他追回来啊,这样耗着是什么意思?”

 

“我没想怎么样。”喻文州放软了声音坦诚道:“我也没想把他追回来。”

 

“那就断了。”黄少天狠狠道,眼睛扫过喻文州的电脑,又加了一句:“至少你要尝试去淡化啊。”

 

“我试过了,少天。”喻文州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咖啡道:“我做不到。”

 

黄少天愣了愣,就听喻文州又道:“这也没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情很多。比如APM400,那就是做不到。但我可以找别的途径来弥补,只要不影响我该做的事,这不也挺好。”

 

“你弥补的手段就是自暴自弃的单恋么?”黄少天没能把讥讽从语气里剔除干净:“我就不懂王杰希有啥好,长得不对称,做事死脑筋,一门心思都在他绿油油的战队上…你看看今天他对高英杰的心思,他要是能有那一半对你…”

 

“好了好了,少天。”喻文州道:“不提这些了…”

 

“我也没别的意思,我承认王杰希这人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可取之处的。”黄少天道,末了有些颓丧的加了一句:“我就是不想看你一个人这么憋着。”

 

“我没你想的那么难受。”喻文州洒脱的笑了笑:“而且我这不没有一个人么?我的副队长这么关心我,我心里温暖的很。”

 

“唉,”黄少天看着那又恢复往常的表情,心里对比着他刚进咖啡厅时一眼看到的落寞,无奈的开口:“以后…不开心的时候多跟我说说吧…找个人陪着总是好点…”

 

“好啊…”喻文州点头应允,想了想又道:“那你要跟我一起看王杰希的视频么?”

“不用了。”黄少天狠狠的拒绝,喝完的咖啡杯与磁盘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我怕我忍不住要去微草打人,把他眼睛打到一般大为止。”

 

“你可能打不过哦。”喻文州笑道。

“是,所以你最好别让我再看到你翻来覆去的看他的视频。”黄少天咬牙道:“否则你很可能失去你的副队长。”


评论(33)
热度(227)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