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周叶】玻璃花窗 (短甜一发end)

小周要过生日了,我要复健一下周叶。

查图片看到苏黎世大教堂的双塔,于是有了这文。(图源网络,侵删)



————————————————————————

【周叶】玻璃花窗


苏黎世的天很蓝,云也很白。

叶修对着这清澈一片的天,舒服的吹出一缕烟气,却被明媚的阳光照的眯起了眼睛。


到底是北半球夏日的午后,高纬度的风最多吹凉树荫下的空气,无所遮蔽的广场上,因为空气透明度极高而愈发强烈的紫外线逼的连叶修这样不爱带墨镜的人都不得不架着一副。


刚到苏黎世的周末,难得从训练中抽出半天随便逛逛城市。大教堂前的小广场,叶修懒懒的坐在长椅上,看着远处黄少天和方锐两个追逐着一群肥胖的鸽子,喻文州在一边端着相机示意他们看着镜头。王杰希在粉粉嫩嫩的冰淇淋店买了四个冰淇淋球,正拿着勺子向上面猛撒各种颜色的霜糖粉,张佳乐凑过去给他看着手机上的什么,两人不知为何笑突然笑成一片。打扮的一身炫酷的孙翔和唐昊吸引了前凸后翘的白人美女来合影,孙翔把头顶的棒球帽掉头扣着,摆出了一个更加酷炫的姿势,金发美女看了手机上的照片后,热情的在青年面颊上留了一吻,勾起一片若有似无的红晕。


一直没什么前辈自觉的叶修,突然心里也生出岁月静好般矫情的满足感。


又抽了几口烟,目光幽幽的追随着最吸引他的身影,墨镜的掩饰让他看的十分放肆。周泽楷今天的牛仔裤有几个不夸张的破洞,不算紧身的版型却衬得青年双腿笔直修长,他的手机随便插在左边屁股的口袋里,撑的那一片布料平展紧绷。


青年上衣是普通的黑色polo衫,长度刚刚好盖着牛仔裤的腰线。而此时像是想要看清教堂的尖顶,周泽楷一手摘了墨镜,一手挡着眼睛逆着光抬头,被拉扯的上衣与裤腰间随意的露出一片常年锻炼塑造的紧致腰身,肌肉绷紧的力量感让那一片侧腰的皮肤即使隔了墨镜都刺的叶修眼睛发疼。


啧,居然穿低腰,叶修猛吸了一口烟。


大概是瑞士空气太好了,连带着嘴里苦涩的烟草味都有些甜意。叶修又注意到周泽楷在左手的手腕上栓了个饰品,潦草的几根皮绳交错,上面随意的挂着几颗珠子。直衬得那结实的手臂和宽阔修长的手更添一分帅气。这有点犯规了,叶修想着,职业选手不能在手腕上带饰品,尤其是周泽楷,不训练的时候也不行。


把快吸完的烟狠狠掐灭,叶修的目光肆意的在那轮廓深刻的侧脸上游移。周泽楷手上拿着教堂的宣传册,虽然是英文也看的无比专注,时而又把眼睛抬起,似乎在比对着什么。青年一直稍长的头发垂在脸颊边,随着他的动作轻微的摆动着。那宣传册上似乎有了他想看懂的词,周泽楷的手背身掏着手机,那被手机撑平的布料一下子软了回去,忠实的修饰出臀部结实的形状。


叶修突然觉得有点渴了。他知道这是买杯水解决不了的渴。自己身上周泽楷之前放手机的相同位置有些发烫,他知道他想要什么,但是有趣的是,在赛场上可以从容不迫可以所向披靡甚至可以跌落尘埃从头再来的男人,第一次觉得他需要做一件事的勇气。


再去摸烟的时候,叶修看到周泽楷往教堂的入口走了去,想了想把烟盒塞回了口袋,摘下墨镜跟了上去。


罗马式建筑的内部异常简约而大气,历经过宗教改革洗礼的圣地,不如欧洲传统天主教堂的繁复华丽,相比较下也确实少了不少的艺术气息。亮堂而安静的空间里,有三五人的唱诗班在角落里和着曲子,阳光把细碎的玻璃花窗照的斑斓晶莹。


安静的青年如普通游人般抬头环顾着两边的陈设,叶修却觉得那人快要藏入空气原本的静谧里,俊俏的容颜如一尊神圣的塑像。他疾走了两步,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像唤醒自己轻柔的梦。


“前辈,”周泽楷并不惊讶的转头看他,微微笑着。

“小周看得懂么?”教堂安宁的氛围让叶修允许自己凑到很近低声说话,他看到青年的polo衫一枚扣子都没有系,敞开的V领露出深刻的锁骨。

“不懂,”青年诚实的摇头,发梢轻微蹭过衣领,叶修感觉心尖上被蹭的痒痒。

“来之前,查了资料。”周泽楷从手中一沓漂亮的宣传册里,抽出一张对折的A4纸,递到叶修手中。叶修伸手去接,眼神却停留在周泽楷手腕的皮绳上,牛皮环绕,有青色的血管隐没在细致肌肤下,与手腕凸起的经络交葛,很是诱人。


转了目光去读周泽楷打印出来的资料,叶修原本的家教是很好的,奈何15岁就离了家,涉及建筑风格与宗教改革历史的资料,他扫了两眼也不过是知道了解,也不完全能懂。周泽楷在一边走走停停,叶修的目光在手上文字和青年的脸颊上来回转移着。


“前辈,信教么?”周泽楷干净的声音忽然传来,混着遥远的几句圣歌,竟有些缥缈。

“我自然是不信的,”叶修小声回答,觉得在教堂里说这些还是有些不妥,拉了拉青年的衣服示意他们出去说。


一出教堂门,叶修就伸手掏了根烟出来叼着,问询的看着周泽楷,后者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

“国人信教的本来就少吧”,烟丝缭绕在呼吸中,叶修想了想,又道:“我以前可能还有点上帝啊命数啊之类的想法,后来发生了两件事之后,我就一点都不信了。”


周泽楷点点头,即使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有时候相信点善恶轮回什么的,也很正常。又惦记起叶修的后半句,想着面前这个男人起起伏伏,如何从巅峰到谷底,再一步一步靠着自己走出,也唯有这样的人能说一句自己连命数都不信吧。


“前辈很厉害,”周泽楷诚恳的说着,叶修却觉得这话有些没头没尾。


“哪跟哪儿啊小周,我说的两件事可不是这些。”他笑着说,转头避开周泽楷的方向呼出烟气,他明白他在想什么,心底叹息,觉得自己在这样正直的青年面前耍心思有些不道德。


“那是什么?”周泽楷是真有些疑惑,眨着漂亮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叶修。


“第一件事,”叶修缓缓抽着烟,看着教堂的两座尖塔出神,顿了一会儿才把目光转向身边的男人,直直望进那纯粹的黑亮双眸。


“我遇见了你,小周。”叶修笑着移开眼睛摇了摇头,呼出一口烟道:“如果这世上真有博爱公正的造物主,就不会创造出你,你太完美了,这对有缺点的普通人来讲未免太不公平。”


“我···”周泽楷双眼突然睁大,一瞬间他脑海中蹦出了自己的无数缺点想要反驳,但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需要较真的方向。苏黎世的清风吹得他后耳发热,而叶修站在教堂的阴影下眯起了一双好看的眉眼对着他笑,那神情纯净的不带一丝妄念或期待,就只是单纯的笑容。


“呐,不想问问我第二件事是什么么?”叶修掐了烟开口,语气随意。


“唔···”周泽楷还有些没缓过来,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第二件事当然就是,我发现自己是个同性恋,几乎不被任何信仰接受,那我何必要凑上去找虐呢?”


叶修笑的更加开心,夹了烟气的嗓音有些哑,在此时却听得清脆郑重,看着如同被自己捕获的青年耸了耸肩膀,呼出一口气,似乎是对自己的坦诚很满意的轻松道:

“小周,别紧张,好好想想,我等你答复。”


苏黎世大教堂以其高耸的双塔闻名于世。周泽楷眼见着叶修踏着其中之一投下的阴影转身离去,方才瞬间停滞的心跳此时热烈的撞击着胸膛。


叶修的身影隐入一家粉紫装潢的店铺,周泽楷在视野里失去那人的瞬间迈开长腿追了上去。



风铃声在推门后响起,甜腻的奶香扑面而来,叶修正站在玻璃柜前沉吟思索,花花绿绿的冰淇淋印的那晶亮的黑眸也是斑斓一片。


周泽楷走上前,凑在叶修身边打量着那些粘稠的冰淇淋,手指在柜台的阴影里,缠绕着不容拒绝的攀上了叶修的手,紧紧抓牢。


“我要巧克力味。”他说。


评论(7)
热度(150)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