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胖酱,比心。全职老年萌新,喻王周叶诚实四担,自拆自逆,日天日地

【喻王】两厢情愿·尾声(甜)

*百粉点梗的文,写完转眼快千粉了...颇为感慨...

*感谢 @林不唯行 提供脑洞

*喻王太好

——————————————————

【喻王】两厢情愿·尾声(甜)


王杰希的午觉是被一场倾盆大雨吵醒的。

噼里啪啦的雨点急促的打在玻璃上,敲醒了有些昏沉的梦。浓重的雨帘与乌云让刚进入下午的房间在昼夜不停的空调下有些阴冷。男人还存着困乏睁了眼,摸着枕头下的手机看了时间,也不过刚到三点。


身边的床空着,枕头上却留了张纸条。

喻文州的字写的和他本人极像,看上去端庄秀丽的笔迹却在顿笔处藏了无尽锋芒。王杰希笑着摸着那纸背后若有似无的突起,雨幕中略显昏暗的日光让那行字显得更加温柔——


“杰希,我去超市了,醒了打电话^_^”

字后面还跟着个随手画的不对称笑脸。


划了最近通话拨过去,王杰希翻成仰躺,一半的身子落入了属于喻文州的那半领地,柔软的床单早就在空调下凉了下来,覆上还酸痛着的腰胯,王杰希却觉得那半比自己睡热了的这边更暖。


“杰希,睡醒了?”

温雅的声音混着超市的广播声传来。

“嗯,被雨声吵醒了,但也睡够了”,刚从睡眠里脱出的嗓音还有些干涩:“雨好大,文州你带伞了么?”

“没有,不过我开了车的。”喻文州道。

“你别淋到雨就好。”王杰希道。

“想吃点什么?我买回去给你做。”喻文州轻快的说着。

“火爆腰花。”王杰希板着声音,语气平淡而一本正经,嘴角却忍不住勾起。

“今明两天别想吃辣。”喻文州四两拨千斤。

“那后天吃。”王杰希舒服的躺在床上,怀里抱着喻文州的枕头和那人扯皮。

“好吧。”喻文州没和他计较。

“你还真买啊?”王杰希笑道:“别了,炒起来太呛。”

“没事,还有别的什么想要的么?”喻文州问。

王杰希抱紧了怀里的枕头,压着嗓音低声道:“想要你快点回来。”


喻文州果然回来的很快。

王杰希靠在床上开了笔记本玩荣耀,没多久就听到锁孔转动的声音,然后喻文州带着一身潮气进了卧室,走到床边俯身就吻王杰希的唇。


“怎么还是淋了雨?”问候般的轻吻点过之后,王杰希皱着眉头看着头发被打湿到一缕一缕的男人,肩膀上的衣物也湿透了。

“超市地下停车场满了,我车停路边,出来的时候跑了两步,没事。”喻文州甩了甩头发,笑道。

“换衣服,别着凉。”王杰希道。

“好。”喻文州应着,一边往卧室的衣橱走,一边反手把自己身上的短袖拽了下来。南方男人细腻的脊背上,有两三道抓痕还印着未退散的暗红。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觉得自己已经躺了两天的腰还是酸痛到难以移动。


“其实这雨没多大,”喻文州的声音传来:“G市夏天下起雨来,有时候我们都要从宿舍游到训练室。”

“黄少天游泳会不会因为想说话而呛水?”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你别小看少天,他游很好的…”喻文州似乎在套衣服,声音闷闷的:“十几个来回不带歇…”

王杰希不知为何,想象着喻文州坐在泳池边很无聊的看着黄少天扑腾,这个画面让他有些吃味,当然不是因为真觉得蓝雨的剑与诅咒之间有什么,只是偶尔也会向往那种事无巨细的朝夕相处。


晚饭做的很清淡。

喻文州刚把嫩嫩的虾仁滑蛋盛到小碗里,就听到背后厨房门被拉开的声音。


“怎么起来了?”喻文州有些惊讶的看着披着家居服的男人。

“又不至于真的三天下不了床。”王杰希靠着门框笑着:“不能助长你的嚣张气焰。”

“晚上再练练?”喻文州抿着嘴把原本已经分盛在碗里准备端到卧室的菜扣回盘子里。

“你舍不得。”王杰希摊手笑,掉头到餐桌边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着,拿了平板电脑划着看电竞新闻。


“喷垃圾话的时候,打感情牌是作弊行为。”喻文州把盛着菜肴的盘子一个个放在王杰希面前,又端了粥出来,还附上了一碗自己煮的芋圆。

“垃圾话的精髓就在于不择手段。”王杰希一脸严肃的端着微草队长的架子,接过喻文州递来的勺子,舀了糖水抿着。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那人日常中难免疏离冷淡的面容,没接着搭话,转而问:“好吃么?够甜么?”

“够”,王杰希也笑了起来,对上那人浅浅的暗示着的期待目光,从善如流的答着:“你做的什么都好吃。”


饭后王杰希躺在沙发上翻着职业选手的QQ群,偶尔插几句话。喻文州收拾了厨房后,却是到了阳台把自己的行李箱拖到了客厅,靠着沙发敞着。行李箱里空无一物,男人把手边顺来的一些杂物丢了进去后,却望着那箱子发呆。


“要开始收拾东西了?”王杰希懒懒的问着。

“是啊”,喻文州道:“早点收拾免得有什么忘了带。”

“你还有忘东西的时候?”王杰希放下手机看过去,却见喻文州神情有些黯然,心底清楚却还是幽幽的问了句:“怎么了?”

“觉得挺感触”,喻文州摇了摇头笑道:“每次从这里回G市收拾行李的时候,这一边是你,那一边是蓝雨和荣耀,几乎要逼近我最挣扎的时候了。”

“几乎?”王杰希道:“那最挣扎是什么时候?”

“还能是什么时候,”喻文州坦然的说着:“发现自己手残却还是疯了一样想做职业选手的时候。”

“那看来还是蓝雨和荣耀重要一点啊。”王杰希装着感慨万分的语气。

“不一样的,”喻文州却慢慢的认真的说着:“我分得清因果,如果那个时候的我没有坚持,没有了荣耀,我又怎么能够拥有你。”



喻文州要回G市的那天,王杰希把人一直送到了安检口。

大箱子已经办好了托运,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登机箱递了过去,男人伸手接过,却忍不住去勾着那也扶着拉杆的手。两人不经意的纠缠着手指,抬眼对望。

王杰希摘了一边的口罩,倾身在喻文州耳后边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注意休息,别熬夜。”王杰希叮嘱。

“我一直很规律,你放心。”喻文州道:“你才是,要照顾好自己。”

“微草的食堂很好。”王杰希道。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喻文州笑着:“别什么压力都自己扛,该放手的要放手,杰希大神。”

“嗯,”王杰希点头:“我会注意的。”

喻文州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拉过了自己的箱子,正式的伸了手出来:

“杰希,下赛季加油。”

“嗯,你也是,下赛季加油。”


双手相握,郑重如同赛场上作为对手的每一次相逢。


王杰希出了航站楼,盯着天空一架飞机收起了起落架,慢慢在B市难得的湛蓝天空里越来越小。

回味着喻文州的笑容,他突然想起自己不知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


真正的爱情本来就是一厢情愿的事,能恋爱只不过是一厢情愿变成两厢情愿的意外*。


王杰希又惦记起那天喻文州关于荣耀和自己的说法,他那时没有接话,此时却难得有些矫情而俗套的想着——

可能什么样的喻文州他都终究会爱上。

如果说人能有转世,那么无论他在哪个世界,在做什么,以何种角色和姿态,他都想找到这个笑的温柔的男人,不计付出,不问答复,说那一句——


我愿意。


————————end————————

*出自温瑞安《惊艳一枪》

——————————————————

评论(31)
热度(548)

© 月半圆 | Powered by LOFTER